Mac user请用Firefox观看影片
06 04th, 2017

勿忘六四

Author: shihhow

28 年過去了,別跟我說什麼“你不是中國人就沒資格對六四說三道四”的鳥話,它可是我少年時不可磨滅的一段記憶。

我也特別討厭當年曾經義憤填膺地譴責,現在卻因直接或間接與中國有利益關係而改口支持當年血腥鎮壓的那些人(如梁振英之流),或開始 diam diam 不提還叫我要忘掉放下往前看的傢伙。

(網絡圖,梁振英當年在香港多份報章刊登的聲明,後來當上特首的他每逢面對記者質問時,他就 diam diam )

我也不 buy 什麼當年如果不鎮壓,中國就不會有今天的富強的謬論,那只是今天由得你怎麼說都行的假設。但如果學生運動成功的話(其實演變到最後已成了老百姓運動了),可能現在的中國更富強而民主,也更受世界尊敬呢?

OKOK,即使我退一千步一萬步地認同如本地已故大家長老李般支持小平的殺人可以保持 X 年穩定之論,但我仍是秉持一貫的觀點,中共如果覺得當年以機關鎗、坦克與國際禁用的爆破達姆子彈(他們當初的辯解是說塑膠子彈不夠。我操!所以學校裏藤鞭不夠就須用刀來砍學生嗎?我再操!)來對付學生與市民是必要而正確的,那為什麼不大大方方坦坦蕩蕩地對人民承認(即使為執行時的“技術過當”道個小歉)?而到現在卻還是畏畏縮縮地不讓人提、不讓人記、不讓人知(這也是為甚麼中國封殺Facebook、Wikipedia、Youtube、Twitter、Google … 等等等的最大原因之一),還迫害如“天安門母親”等受難者家屬(連祭拜也不准)與曾經參與者,那不是心虛是什麼?那跟日本不敢提南京大屠殺有什麼分別?

今天中國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說了一貫的濫調“只有中國人才有資格對六四發言”。

好好好!非常好!但你們讓中國人民發言了嗎?

QQ、微博、微信上,“64”、“六四”、“天安門事件”當然是永遠的封殺詞(所以前幾年中國 64 週年國慶時,總不能把所有的“64/六四”都屏蔽,所以他們好尷尬啊),而每年當 6 月 4 日來臨前,“XX週年”、“蠟燭”、“燭光”、“學潮”、“學運”、“真相”、“木樨地” … 甚至連“今天”都成了被封殺的敏感詞。

至於今年,有人在微博發文“請問今天是幾月幾日”、“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某一天的時間“、“讓我們一起守護記憶,不要以為這不重要” … ,也都被微博管理員以“違反相關法律法規”為理由而刪除。

小眉小眼地懼怕成這個孬樣,你還算什麼自稱“大步自信走向世界的大國”?

就像許多酒店高樓都沒設“13樓”這一層,那我建議不如中國也實施自己版本的年曆,一個沒有“6月4日”的年曆,那就一了百了咯。

----------------------------

2008年6月4日,我在本欄 po 了一篇《勿忘.64》。裏頭有我在網上蒐集的數百張照片中,依日期整理挑選出自胡耀邦去世至學生運動,再到軍警殘暴鎮壓與慘案後世界各國的反應的新聞照,相信是還蠻詳盡的一個記錄。請大家去看看:

勿忘 . 64

(後來每年的6月4日我都會重 po 一次,但後來因為職場上頭的反對,於是很孬種地妥協了好幾年。但現在我無牽掛,尤其人到中年,就該說真心話。但我真的希望有一年我終於不再須要重複這課題,真的希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