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 user请用Firefox观看影片
03 06th, 2017

晚報專欄:文明撈起有多難?

Author: shihhow

拙文刊於 2 月 7 日,大年十一。

其實現在才 po 這篇上網,真是有點遲了。

但,還是想罵。

-----------------------------

 648fabcfg9c702d9f6fb9&690

CNY2015_LaoSeng_03

(網絡圖)

《文明撈起有多難?》

我們打住先不撈,聊聊魚生的歷史吧。

《漢書. 東方朔傳》里說“生肉為膾”,而中國人吃“魚膾”的已知最早記載,是公元前 823 年的西周。而說法是唐朝時日本遣唐使才將魚膾的吃法帶回日本,到了應永 6 年(1399 年)他們才改稱為“刺身”sashimi (因切割後的魚塊種類難辨,便將魚皮以竹籤刺在肉塊上,後來以之為名)。

如今大家一說魚生就想到日本,學者也都說日本魚生傳自中國。可是按邏輯來說的話,古時全世界的人類都吃生食,到懂了以火來煮烤烹調後,各地仍保留了一些生食習慣,如泰國的生蝦,如荷蘭的生鯡魚,如歐洲的生蠔,如各式的“韃靼”肉等等。《禮記. 內則》就說有些肉烹煮後便失原味,魚便為一例。日本是島國,魚是大量大量的吃,不可能沒吃過生魚啊;可能僅因日本在唐代文化傳入前沒有文字,所以並無文字記載,之後才有從中文“魚膾”至日文“刺身”的文字轉變,所以就被認為是中國傳去的(當然這僅是小弟的 5 分錢淺見)。

說回魚生,南北朝時有佳餚叫“金齏玉膾”;“玉膾”指的當然是生魚肉了,“金齏”則是指蒜、姜、白梅、桔皮等等配料。非常合理的推斷下,看來這就是現代魚生的雛形了。

可是到了現代,南洋人還在爭論撈魚生到底是廣東人還是潮州人發明的;其實兩種的吃法都差不多,都是生魚片配上精調醬料與各類瓜果配料,而潮州屬於廣東省(中國八大菜系里就沒潮州),所以它既是潮州也是廣東的,那還爭甚麼呢?真要爭的話,那都是老祖宗傳下來的。

中華飲食博大精深,老祖宗傳承下來的是飲食文化與智慧,要如何發揚光大也是智慧。

過年吃年糕、端午吃粽子、中秋吃月餅是傳統文化,但以撈魚生來賀年,絕對不是全球華人的傳統文化,這一招只在新馬流行,而且僅始於(60?)70 年代。這應該是南洋廣東人想出的噱頭,因為廣東話的“撈”有賺錢的意思,所以因應“撈得風生水起”這句廣東俗話,就有了“撈生”(也因魚“生”)和“撈起”的說法(都以粵語發音)。

但無論哪種說法,不過就圖個吉祥意頭,稍微的意思意思一下就夠了。西方人說“別拿你的食物來玩”,我就不只一次看到餐館裡的洋人對鄰桌或同桌華人的“撈起”皺起眉頭,似乎有點不屑。我不怪他們輕視華人的文化,因為這已稱不上是文化。

如果您認為以“步步高昇”為求好運理由,所以將盤中食物撈得高高拋下,甚至還站到椅子上執行任務;如果您認為一堆只想嬉鬧的人(其實一桌只需有一個這種人,殺傷力就很大了),將食物亂拋亂撒,惡形惡相胡鬧一陣後,價格不菲的盤中餐就有一半已成了盤外渣;如果您認為滿桌的食材屍橫遍野,還得麻煩服務員清理一番,這就叫過年文化嗎?我則認為如果真有神明要賜福的話,也絕不會賜給這類暴殄天物的人。

若您堅持這就是南洋人獨有的過年文化嘛,一年玩一下,何須太計較?那請恕我百分之兩百的不認同,那本來就並非傳統,更稱不上是文化。

在大家都能文明守禮又優雅的撈起之前,我只把它當成陋習。

祝大家年十一快樂,若各位要撈起的話,請文明撈起。

One Response to “晚報專欄:文明撈起有多難?”

  1. 金口 Says:

    哈哈! 唔怕生壞命, 最怕生壞名, “捞起餘生”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