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 user请用Firefox观看影片
08 10th, 2017

晚報專欄:南大的交代

Author: shihhow

刊於 8 月 8 日。

--------------------------

(網絡圖)

《南大的交代》

絕對不是我事後孔明大放馬後炮,但自從南大校方就食閣禁中文事件表示會成立 5 人委員會徹查,要給關心事件的公眾一個交代後,我就預料到這交代就只是“交代交代”而已。

我所預料的“交代”會是:1. 事件的始作俑者是內部的某負責人,與校方無關;2. 負責人的錯誤決策全是因為誤會;3. 校方將內部處分該負責人;4. 保證以後絕不再犯。結果,事件的澄清居然也照著我虛構的劇本走。

日前調查報告終於出爐,我說“終於”,因我實在不明白 6 月時事件已發生,為何耗時甚久至 8 月才有調查結果。照邏輯程序來說,不過就是把下達指令的當事人找出來,然後問他到底在搞甚麼冬冬,就此而已,一個星期都辦不了嗎?

好吧,畢竟調查工作的而確地是進行了一個月以上,所以我想像南大校方應該是有很詳盡的資料需時整理,以給公眾一個全面解惑的報告,或者慎密地編籌一個天衣無縫的說法來圓場。結果校方不過只給了一個如我之前所料 1. 2. 3. 4. 式的“交代”,所以實在令人失望。

首先南大聲稱事件起因是租賃部的某主管在 2013 年就在招標條款中擅自加入“只允許英文招牌”一款;至 2016 年,該主管以今年續約為由“藉機重申”攤販必須遵守條約,而校方高層不知情也並沒批准。他們還表示這名租賃單位主管其實並沒惡意,只因誤解校方語言政策才犯錯,把以英文為溝通媒介的需求,錯誤理解為排除其他語文,租賃部門的負責人也沒有給予適當的督導(又有主管又有負責人?所以到底誰管誰負責?),而校方已給予嚴厲警告云云。

我的問題是,南大校方記得你們第一次回應媒體時是怎麼說的嗎?你們說南大作為國際化校園,新加坡的行政語言又是英語,所以要求食閣經營者只使用英文是合理的。後來大概你們發現事情大條了,才又二改聲明,也因此惹來噓聲不斷;那證明了你們校方高層其實也完全不瞭解自己所謂的語言政策嘛,或當時根本就只是為了應急而丟出的敷衍說法,那誠意何在呢?

然後南大說這事全都是因為誤解嘛。那可不可以請你們清楚說明校方與該租賃主管溝通時的凸槌原因?是堂堂大學負責人的表達能力不足?或堂堂大學部門主管的理解力低落?反正二者必有一,若都不是的話,那南大是在隱瞞卸責避重就輕咯?而且這事是始自 2013 年,數年來也有攤販反映,但校方卻不聞不問?如果事件不是被媒體曝光,想必校方便任由那負責主管把這齣噁心的爛戲自導自演下去。這是我們老百姓完全有權與有理由的質疑。

而且租賃主管擅自刪改公文,那可是得負上“文書造假”的法律責任啊,但相關人居然只是被嚴厲警告,校方也沒說明甚麼算是“嚴厲警告”,甚至連那相關主管的族裔身份也完全不提,那何以平民怨?
(千萬別說扯到族群會很敏感,就是刻意迴避才會讓問題更敏感。)

所以南大這次的調查報告,真像只是輕鬆地交代交代。反正在新加坡嘛,日後肯定少不了中文受辱事件,多一事後大家也就忘了前一事。

但我不要交代,我要真相,更詳細的真相。好嗎?

08 03rd, 2017

你行?你來啊!

Author: shihhow

(網絡圖)

 

若要說新加坡有新聞自由,打死我也不相信。
本地的新聞自由指數在全球受評估的 180 個國家中,
總是被列於第 150 多 (今年排名第151)。

就如李家公主所說的,新加坡媒體一直都是被嚴格控制的。
基本上媒體不敢忤逆犯上,大多時都是盡力配合。

(看看世界知名的本地時事漫畫家王錦松調侃盡世界政治人物與事件,
但他敢針對本地的政治人與事開刀嗎?)

這幾年的地鐵服務讓人不用吃搖頭丸也搖頭不止,
報章對實況與民怨據實以報後,
居然傷了部長的玻璃心,
他罕見地對向來聽話的媒體訓斥你們壞壞喔。

哇~連這樣也惹到你老人家,
那以後乾脆請中國《人民日報》或《環球時報》的編輯到新加坡來教 SPH 怎麼做新聞好了。
反正新加坡已被認為是中國大陸的“坡縣”了。

這篇本來是前天星期二要刊出的《晚報》專欄稿,
但編輯說他們內部雖然看得很開心,但無奈出不了街啊,
因為那邊有人不爽了。

呵呵,沒關係。
刊印不了的,就上網吧。
網絡的偉大功能就在這裡。

----------------------

《你行?你來啊!》

2015年10月,許文遠部長說要提高本地地鐵服務的可靠性,得盡快縮小與香港地鐵服務水平的距離(本地地鐵平均每行駛13萬7千公里便發生一起事故,香港地鐵則平均每30萬公里發生一起事故)。

2016年5月,許部長表示台北捷運平均每80萬公里才有一起延誤事故,得向他們學習改進,希望4年內能趕上台北(新加坡仍是13萬公里發生一起,還沒趕得上香港)。

然後現在已2017年7月了,部長的期許終究只是期許,地鐵系統還是非常不給部長面子地頻頻故障,常常出其不意地打了部長的臉。可憐的部長防不勝防,所挨的耳光可不少。但部長既然居其位領高薪,當然得司其職負其責,合情又合理啊。

這些故障情況是事實,民眾在憤怒也是事實,沒想到媒體的據實報道卻惹得部長不滿。他批評記者以為拿支筆寫幾篇文章,就能把地鐵的信號問題解決,這對背後的工作團隊不公平,並說如果真是那麼簡單的話,就讓記者來操作地鐵系統吧。

要說不公平,許部長的這番言論還真是不公平得讓人遺憾。地鐵系統維修與新聞報道,本來就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個專業,而部長那種「你行?你來做啊」的吐槽,就如 . . .

導演嗆聲影評人「你行?你來拍啊!」
走音歌手嗆聽眾「你行?你來唱啊!」
廚師嗆食家「你行?你來煮啊!」一般,
完全像是惱羞成怒下的直接情緒反彈,這未免有失風度。

尤其堂堂一位部長。

(我相信如果部長質問相關負責人“為何搞不定?”
負責人心裏也會暗幹「靠!你行?你來啊!」
如果部長們真要體會民疾,苦民所苦,
那就請你們自己一個人搭地鐵巴士上下班一個月。
那下次在你們發言前,就應該更有體恤民眾的同理心。
幹不幹?敢不敢?)

畢竟並非得當過總統才有資格批評總統,何況地鐵故障事故已成了這幾年來民眾的切身不便,所以我們當然有資格表達不滿,以及冀望當局能早日解決問題,記者的報道只不過是反映民怨。

何況記者當然也不會回嗆許部長「你厲害?你來寫啊!」

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