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 user请用Firefox观看影片
12 22nd, 2016

晚報專欄:少年 . . . 壯哉?

Author: shihhow

刊於 12 月 21 日。

交稿前編輯問我寫了些什麼,我說余澎杉。“他又有新聞了嗎?”編輯問。

喔,所以看來本地媒體已沒在關注他了。

----------------------------------

czsr7eduqaat9b

(網絡圖)

 

《少年 . . . 壯哉?》

少年博客余澎杉因“意圖傷害宗教感情罪”而遭判囚 38 日(據報道,後來只在獄中待了 21 日,在家拘留了 14 日),前些時獲釋後的第二天便嗆聲說別以為關了他兩次便能嚇怕他,他還會繼續戰鬥。

香港專欄作家高慧然便寫了篇《壯哉少年!》,贊揚他“有獨立思考,而又忠實於自己的獨立思考;有自己的立場和信念,而又不介意為之付出……是多麼難能可貴!”另一專欄作者劉健威也寫了篇《壯哉余澎杉!》,說“他象徵了正直、勇氣、理想,有獨立思考能力,又勇於為自己的信念而犧牲;有多些這樣的年輕人,社會才進步,國家才有希望。”

這些海外作者都只將重點放在新加坡政府關禁了一個少年,所以認為這少年多勇敢啊!我則懷疑他們從沒將少年的每篇文章與每段視頻都看過,尤其是這回讓他坐牢,無關政治但極度侮辱宗教的視頻與文章,不然就不會有這正直之說。

(如在回教徒跪趴祈禱的圖片添加文字:“等着被肛交”、撕毀回教與基督教經書,對可蘭經做出性交動作,對基督教的十字架標誌做出口交與自慰動作等)

要說少年有勇氣,我不反對,反正年輕是本錢,敢鬧被關也不過損耗一點點青春歲月,(況且少年也曾表示很樂意被關,他自詡自己好比為新加坡的曼德拉)。但說他正直,我則很有意見,一個躲起來失聯讓慈母擔驚受怕,也曾經以粗言穢語辱罵父母的不孝兒,一個主張兒童色情合法化的傢伙能正直到哪裡去?而且我也已批評過他總是謊言不斷,因為他陸續承認了於關押期間遭鎖於床上尿於床上只是唬弄媒體的假消息,在獲釋後的憔悴懼怕狀也僅是一場表演;再加上誣蔑保釋他的輔導員“molest 非禮”他,然後硬拗強辯自己對“非禮”的解釋;曾出示文件信誓旦旦說他的確會去當兵,後又反口他不願入伍;不斷喊窮向大家討捐款,又承認他憑視頻每月已有數千元收入;明明自己的視頻演出手勢小動作一大堆讓人厭,卻也批評別人視頻的演出手勢太多;而且一直打著言論自由旗號的他,居然也反對別人製作視頻調侃他。

如他當初發佈被鎖床尿床的假消息,這回傳出他在獄中被毆打,也引起了人權團體關注而批評新加坡政府,但他又說那只是因為害怕而“稍微誇大事件”;受《關鍵評論網 The News Lens》專訪被問曾批評香港異議少年黃之峰與認為他沒自己聰明時,他又改口稱當初的發言只不過是“垃圾”。如今他也承認那些侮辱宗教的視頻是刻意為之的煽動騷擾,而且是令人反感的糟糕行為,以及不反對 Youtube 將之刪除,並要修正自己的抗爭路線。

如果少年就一直專心認真地批評時政,我也會大力支持,那是他言論自由的權利,而且他倒也評論得頭頭是道。但他什麼都想談,而且什麼都刻意聳動挑釁卻又立場反覆;反或正,反正一切都是任他說,別人說的都是屁。

俗話說三歲看大,七歲看老,已經滿 18 歲的少年,從其歷來所有的反覆與欺騙言行,你又看出了甚麼?我倒是覺得他算不上壯,有的只是裝。

12 06th, 2016

晚報專欄:金馬 53 雜談

Author: shihhow

刊於 11 月 29 日。

---------

《金馬 53 雜談》

13901355_10154481059171180_2747843528142621037_n-e1475134610836
(網絡圖,1991年《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裏的小四)

不像全世界各影展的金熊、金獅、金雞、金球、金棕櫚獎等等的“Golden 金字”獎項,金馬獎的“金”其實是指“金門”,“馬”則是指媽祖。

當時台灣仍未戒嚴,還在與中國大陸冷戰對抗,所拍的都是帶宣導意味的政治正確電影,新聞局設立此電影獎項時也以於戰線最前方的金門與馬祖外島為名,意在要電影界能以前線軍人為榜樣,政治意味十分濃厚(第一屆還於蔣介石 10 月 31 日的誕辰當天舉辦,典禮後還有備祝壽晚會呢)。

自 1996 年起首次接納中國大陸影片能參賽後,大陸電影近幾年來踴躍報名參加金馬,今年的賽果更是包辦了最大四獎(最佳影片、導演與男女主角),讓台灣媒體以陸片“血洗”金馬的悚動標題來做報道(咦?那新加坡的《爸媽不在家》不也曾“血洗”過金馬?)

說回這次第 53 屆的頒獎典禮,倒是這些年來我看得最舒服的一次;因為頒獎人沒有肉麻地互相吹捧彼此(華人頒獎禮的陋習),得獎人沒被限時提醒的音樂催促下台,而他們也沒廢話連篇語無倫次;雖然新加坡小天后的演出走音跑調,主持人的“懷孕”哏也被人批評,但整體上流暢大方,實屬難得。

老實說世上每一個電影獎能做到讓所有人信服幾乎是不可能的事,畢竟評審主席與成員的口味會左右賽果,但金馬獎已被公認為是華人世界里最公正、開放與包容的電影獎項了。

你炮轟過我們?我們不僅頒最佳男主角給你,今年還把導演獎也給你;兩個女生都演得太棒了?那我們就破例頒出雙女主角獎;馬來西亞電影的馬來歌?照樣能贏最佳歌曲;綠營炮轟獎落大陸,不該再辦?這才顯示了台灣的大方器度,不是嗎?

對於金馬獎的開放、包容與公正,大陸媒體與網民都給予正面肯定,並詬病內地分豬肉式的電影獎,但台灣媒體卻因獎落對岸而不免酸溜溜。

其實並不需要如此,心胸開闊,才能贏得人心;對岸大陸成天祭出封殺令,常常因某些議題禁韓禁港又禁台;這回大陸騰訊網對頒獎禮進行直播時,也將敘述香港爭取普選雨傘運動的最佳紀錄片《亂世備忘》與《九月二十八日 . 晴》的畫面全剪光。台灣金馬獎的無禁寬厚多元懶理政治,純粹以第八藝術為考量,那才值得讓對岸借鑒啊。

但也因為台灣自訂的文化保護政策,對於大陸片進口仍立法保有抽籤制(2014年起,大陸電影只要獲得坎城、威尼斯、柏林、奧斯卡影展競賽單元獎項,或金馬獎最佳劇情片、最佳導演獎者,就不受“每年10部”限制,可直接在台上映)。所以還未通過抽籤程序與尚未得獎的《七月與安生》,如其監制陳可辛在頒獎時說,在台灣只有評審團的 12 人看過。

台灣歌手阿信就嘆說“如果得獎的這些片能夠在台灣上映,至少大家能看得到 . . . 但聽說有限制配額,所以很多片不能來 . . . 輸就算了,連怎麼輸的都不知道 。”

真是無奈哦無奈,還好我們新加坡能觀賞到精彩的《七月與安生》。

------------------------------

新加坡陳哲藝為此屆金馬執導張震重回當年《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拍攝現場建國中學的預告片:

緬甸裔導演趙德胤重現《戀戀風塵》的經典軌道一幕,但卻加上了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