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 user请用Firefox观看影片
04 28th, 2017

晚報專欄:純屬虛構(附Mr Brown 視頻 與 倪匡/肥佬黎/鄭秀文/杜琪峰聊天視頻)

Author: shihhow

刊於 4 月 25 日。

-------------------------------

《純屬虛構》

-14-638

(網絡圖)

 

當你在國外旅遊時總會碰到一些無知的老外,他們雖然沒有惡意,但會對台灣與泰國(Taiwan、Thailand)傻傻分不清楚,或以為馬來西亞人就是馬來人(甚至一些大陸與台灣人也有如此謬知),要不然就以為新加坡是中國大陸的一部分(這也難怪,一些大陸人就老愛稱新加坡為“坡縣”,實在很討厭。)

最近美國知名劇集《Criminal Minds》的跨國執法系列(Beyond Borders),讓他們的 FBI 探員到新加坡來持槍執法,實在讓人匪夷所思。加上該劇的主創對新加坡膚淺荒謬的理解(或刻意為了效果而曲解),包括把新加坡當成一般有大片山林的亞洲國家來呈獻,也以為新加坡就是大街小巷都是紅紅燈籠高高照的唐人街,尤其美國勇探居然能在本地任意踢門開槍逮人,當然本地人看了一定會有“你騙誰啊呵呵呵”的反應(如果有人在本地舉槍對我喊“FBI !”,我一定會回嗆“蝦咪懶 ?!”)。

但老實說啦,多年來我們早已看慣好萊塢的影視英雄在全世界各國自由執法,他們隨意進出仿入無人之境,如 Batman 蝙蝠俠曾偷渡入香港拐人後又非法出境(拐的還是我們新加坡演員呢);《Mission Impossible》系列的阿湯哥如四海游龍到處趴趴走,開槍爆破殺人又飛車,可是從來不須負責任;也別光提世界大佬美國人了,英國的 007 占士邦歷來周遊列國外,還上山下海去過太空,除了到了哪兒就殺到哪兒,他去到哪兒也上床到哪兒,而他殺殺人上上床後拍拍屁股就走,十分的瀟灑。

對於那些,我們都看得很爽,可是當有此類影視作品踩到我們的地頭,群眾的反應就激烈了。博客 Mr Brown 一貫來的尖酸回擊當然讓新加坡人給贊,可是難得旅遊局借力打力,在官網的以招拆招更是不卑不亢又有笑梗,真希望其他的政府部門也都有如此的急智與幽默感。這總好過當年瘋狂喜劇《Zoolander 1》說要刺殺馬來西亞“總理”,而“總理”居然是個穿唐裝的華人,於是馬來西亞就把電影給禁映了。

Screen Shot 2017-04-28 at 8.24.08 am

(網絡圖: Zoolander 裏的馬來西亞華人“總理”)

但話又說回來,所有的影視片末都會類似的聲明“內容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所以面對這些荒腔走板的與事實不符,但它早已說“純屬虛構”了,你又能奈它個甚麼何?

如當年倪匡一時不留神在《衛斯理之地心洪爐》中寫下衛斯理在南極殺了一隻白熊,之後被一名讀者天天寫信罵他邏輯不通、不負責任,最後他終於在專欄上答覆:“1. 南極沒有白熊,2. 世上也沒有衛斯理。”(而調皮的金庸也插一腳來攪局,說:“原來南極是有白熊的,現在沒有,因為給衛斯理殺掉了。”)

氣得那讀者的最後一封信只回兩個字:“無賴!” 呵呵呵~

 

-------------------------

追加 1:

後來想起曾看過倪匡、肥佬黎(黎智英)、杜琪峰與鄭秀文在《亂噏24》中的聊天,於是再重溫一下,視頻中倪匡自爆其實自己很不負責任,他說寫完稿後都從不看第二遍,所以裏頭也有錯漏、烏龍,但最大問題是編輯也不敢替倪匡改正,因為不清楚他的情節脈絡。倪匡笑說:“其中情節講到衛斯理去了南極,見到一隻白熊,但我當時沒想起南極沒有白熊!出街了一定會被人罵到抽筋!”Sammi 鄭秀文則說:“你可以抵賴撿錯字粒,北極變了南極!”倪匡稱後來出單行本時有編輯要他更正,但他怎也不肯改:“我說我喜歡南極呀!”。可見他不是不知有錯的,但他真是頑童一個,而且紅得發紫,當時大家都忍他。如果換作是我們這種小作者,不止被罵到臭頭,還永不錄用吧。呵呵呵 . . .

 

 

追加 2:

而最近的《Independence Day 2》裏新加坡被外星人炸個稀巴爛,但能被好萊塢此等鉅製災難片裏選上搞破壞的城市都是沒有三両三都上不了榜的世界頂級都市,所以炸也炸了,新加坡人似乎也覺得與有榮焉,沒什麼抗議之聲。而《Hitman Agent 47》在新加坡的取景並不像獵奇式的專拍髒亂、污穢、給洋人看笑話的場景(是的,號稱“乾淨城市”、“花園城市”的新加坡其實是有太多地方是很不堪的),反而盡攝獅城繁華一面。但其海報被本地網民質疑地標所在全不準確,但人家的海報是刻意構出“Hitman”的 logo 圖形,這在廣告或圖像創作上已是常例,也不為奇。

independence-day-resurgence-12--168786

hitman_agent_forty_seven_xxlg_with-names2-691x1024

(網絡圖:認真網民列出新加坡地標的位置不符)

Hitman-logo

(網絡圖:Hitman logo)

 

追加 Mr Brown :

 

04 20th, 2017

消失的專欄:康希解字( 附:老外評論+MC Hammer MV+解字視頻)

Author: shihhow

0

(網絡圖)

前言:

本來以為罪證已確鑿了,判也都已判了,結果現在還須待那些法律專才如何再解讀法律,再來對刑期定奪,實在歹戲拖棚。

我不是 Amos Yee 余澎杉,我尊重也不會詆毀別人的宗教信仰, 我要談的只是個人。

本來以為已經寫得很克制了,包括沒提自己不喜某名牧師時常流露的陰邪眼神(純粹個人感覺):沒提不喜某牧師娘那惹眾議的扭腰擺臀的所謂傳道 MV 《中國酒》( 就不說以日本藝伎 Geisha 之名卻唱 China Wine 的不倫不類了,對比當年 MC Hammer 的《Pray》MV,即使裏頭也有緊身皮衣褲性感熱舞女郎,但人家的 MV 就是好聽+動感又正面,完全沒有淫穢感,人家的影響力是不是更大?(以下有附視頻)):沒提不喜為傳教而提一些扭曲理論的做法;也沒提實在不喜某些教會規定信眾奉獻部份薪水的方式。

拙文所寫的內容,如康希的佈道都是能在網上找到的視頻與其他佈道者的相同理論,個人會反對全基於任何對中國文字演變史有點認識的人都懂的道理。這是個自由的國度,你支持相信是你的事,我則憑我習得的知識與智慧不予苟同。

談談牧師對漢字的胡亂解讀會敏感嗎?我自己覺得並不。

但交稿後,本該於 4 月 18 日出街的專欄並沒出現。

噢 . . . 原來這樣也很敏感。

收到。

-----------------------

《康希解字》

城市豐收教會的六個骨幹人物挪用公款失信案宕延數年,實在令人不耐,下判後又因三司對刑事法典解讀的分歧(法律真是個神奇的東西啊),而獲得大減價式的減刑恩惠,看來這歹戲拖棚的案子還有得演下去。

雖然這失信案件已定性為商業罪案,但因為牽扯到教會,在本地仍屬於敏感課題,要評論起來還是綁手綁腳的,不然一不小心又傷害了教徒的感情。所以小弟在此只實事求是,就談談康希牧師以聖經教義來詮釋漢字的謬論(這應該不算敏感吧?)。

kong-hee-93-1377827700

(網絡圖)

如果大家上 Youtube 的話,就能找到許多康希佈道的視頻,其中有些是康希說英語,而身旁有個操中國大陸口音的女士 Lulu 為其現場翻譯的片段,很顯然地這是特別針對說中文的出席者。

眾所週知中國文字的原型為象形文字,三千多年前的甲骨文被認為是“中國最早而又比較完備的文字”,能解讀出的詞彙已達三千個以上;但在河南舞陽賈湖發現的八千多年前的出土文物中,已有比甲骨文更早的刻划符號,證明了中國甲骨文也是經過長時間才由圖像沈澱至文字。所以如今我們若以漢字依其字形逆流而上,從早已定型的楷書追溯至隸書、小篆、大篆、金文 . . . 就能知其所以然。

而這名康希牧師在 2009 年的佈道時也充份發揮漢字以形來拆解詮釋的特點,如他說“船”字是“舟+八口人”,那代表了諾亞一家八口登上了方舟,可是他卻罔顧所謂的“八口”在金文中是“公共”之意(公的原始字);他又說“福”字則是神與一個人在田園裡,而罔顧甲骨文中的原始“示”邊是代表祭祀,如今的“畐”原始為雙手捧“酉”(酒罈),原字的本義為“以美酒祭神,祈求富足安康”;“婪”則被他解釋為禁果之樹與女人,因為第一個犯下“貪婪”罪的是女人,但他不知在最原始的甲骨文中原為“妾奴如林”之意。

Screen Shot 2017-04-20 at 4.32.30 am

Screen Shot 2017-04-20 at 4.33.31 am

(截圖自象形字典網)

此外康希也舉了許多字例,硬掰說歷史證明了中國文字與聖經故事的關係,上帝也參與了中國人的歷史。但事實上康希也不過是拾人牙慧,據查證這些謬論應是源自一本於 1979 出版的《The discovery of genesis》( C.H.Kang 與 Ethel R. Nelson 合著) 在書中提出的,他們不知漢字演變下來的各階段,而斷章取義地以現代漢字來看圖說故事。譬如“弗”被解釋成兩棵樹與一條蛇,意為蛇的誘騙引致否定的結果;“義”是羊為我犧牲,而簡體字的“义”則是一滴血在十字架上,因此神的死早已在漢字裏被“預言”了 . . . 等等等,想象力實在極為豐富。

當然康希的現場信眾是完全深信這一套的,就像他們當中有許多人仍深信他是清白的一樣。

-----------------------------

附:

聽聽老外新聞評論相關事件:

MC Hammer 《Pray》:

好啦,最後來段康希解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