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 user请用Firefox观看影片
09 27th, 2017

遭退之稿:《笨蛋!重點不在腦容量!》

Author: shihhow

原本標題為《方言方言方言》。

遭編輯退了稿,說太敏感了,出不了街,要我另寫一篇補上。

近年已不止一次被退稿了。

咦?是不是本地媒體的言論自由度越縮越窄了?我問。

編輯說是的。

編輯真是個老實人。

-----------------------

《笨蛋!重點不在腦容量!》

(此篇寫的時候已盡量克制,但反正被退了,於是就放開來加料了)

由知名舞台劇改編,並邀得名攝影師杜可風掌鏡的馬來西亞電影《海墘新路》將於本地上映,但遺憾的是本地上映的版本將會全被配上華語。得知此消息後,我心裡只怒蹦出一個字。那是甚麼字?我不告訴你。

不久前《紐約時報》有文章說本地受到政府數十年禁止方言的“語言壓制”,之後新加坡駐美大使便回函反駁。當然大使的立場與說法,與政府一貫回應呼籲放寬方言政策的聲音時是一致的,這些年來我們也都聽得會背了,反正就是仍保留與推廣各族母語啦,政府的政策是力推具有經濟價值的華語為華人的共同語言啦,政府依然適度放寬方言節目以“宣傳政策”啦,然後就是解禁方言的話將影響華人學習華語啦,因為“大部分新加坡人並不是有語言天分的語言學家”啦(這是許多人不同意的一點)。

當年李大家長的個人堅持認定,大概因為“大哥是對的”,因此當局也應聲堅持支持此論調至今,認為一個人的腦容量不能讓他兼顧學習好幾種語言。但本地民眾可以自由地觀賞各類外語片,年輕人還因哈日哈韓而學習日、韓語,所以老李那荒謬邏輯不攻自破,所以禁方言電影與歌曲的方針其實根本站不住腳。

(而且眾所週知,本地推廣華語的阻力早已不是方言,而是說英語的根本不屑說華語,還有就是當局雖口口聲聲說推廣華語,但在各種公共宣導或設施文案的荒謬事例,都顯現他們說一套做一套的苟且敷衍心態。

何況聽得懂方言的就是聽得懂,怎麼禁都沒用,但對於不諳方言的人來說,方言聽在他們耳里就像外國話,一如福州話對我來說就像外星語言一般。所以當局為何不能尊重一下電影藝術與觀眾?讓方言電影就如外語電影一樣存在着?(如今本地放映的某些英國電影也因片中有大量方言俚語而有英文字幕版了,當局為何不用對待中國方言的邏輯來對付?)

其實區區發覺當局對待方言的態度似乎有著針對性,南洋華人多數來自中國南方,所以通行的是福建、廣東、潮州、客家話等,但當局就是不讓我們接觸我們熟悉的語言,因此港片港劇與台片台劇都只能播映華語配音版;可是對於我們不瞭解的種種北方方言,當局就輕易放行,譬如中國的賣座片《瘋狂的石頭》,裡頭大部分的對白都是四川話,其他的還有湖北話、河南話、唐山話、青島話等,但它在本地放映卻沒問題(還有其他的中國電影,不贅。)

許多年前更曾有件荒謬的事例,第八波(現在的八頻道)播映張曼玉的《阮玲玉》時,因為片中普通話、上海話與粵語參雜,於是播映版的粵語全被配上華語,而片中的上海話則被保留,但因對話間的急促與語音配合,所以某些上海話是由配音員以其蹩腳的上海話配出。當年我曾撰文批評,後來他們在報上回應表示遺憾,答應再播映一次原汁原味的《阮玲玉》。

當然我在此或其他人通過各管道所發的牢騷也很難讓固執的當局做出改變,因為他們的腦容量大概也只容得下一種思維,而且是那種過時的迂腐思維。

所以,就這樣囉。

09 17th, 2017

明天會更好

Author: shih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