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c user请用Firefox观看影片
03 23rd, 2017

晚報專欄:庸人自擾想太多 + 搞笑誠實預告片《美女與野獸》91 年卡通版

Author: shihhow

刊於 3 月 21 日。

----------------

《庸人自擾想太多》

beauty-and-the-beast-gay-moment

(網絡圖)

《美女與野獸》真人版電影上映了,這個原始版本面世於 1740 年的法國童話故事,在 1991 年時憑著迪士尼的動畫版風靡全球。在看過動畫版與在紐約看過其舞台劇版後,我對這次的真人版基本是無感的,不過就一部執行精良的好萊塢靚人靚衫靚景大製作嘛,拿來打發時間“看爽”的而已。但那天在戲院裡坐我隔壁的小男生,卻頻頻摘下 3D 眼鏡拭淚;我好奇地轉頭一瞥,喔 . . . 原來那不是個小男生,而是帶了個小女友的 Tomboy 型女生(作男孩打扮的女生)。

581c142f700d41f2bd4d79b5e8178bcc

故事原作者 Gabrielle-Suzanne Barbot de Villeneuve (網絡圖

說到這部《美女與野獸》引起熱議的同性戀情節,相信之前在批評的人都沒看過電影(畢竟還沒上映),他們全都是道聽途說地人云我云。小弟觀看後覺得根本就不是那麼回事,它充其量不過是搞些主僕間小曖昧的笑點,實在算不上甚麼同性戀元素,單純的小朋友更應該不會察覺。如果迪士尼電影向來都是清爽的果汁,那這一次它們只不過是加了幾滴琴酒增添成人趣味,畢竟買票入場的大多數還是成年人。

《美》片在新加坡一刀不剪地上映,本地代表超過250家教會的基督教會協會(National Council of Churches in Singapore)已在網站上發佈致旗下教會的信函,當中提到一些基督教領袖對影片的相關情節表示擔憂,並建議家長為孩子提供正確指導。這種關切倒無可厚非,而且還比美國一些保守鄉下的戲院拒絕放映此片來得寬容與理性多了。

至於馬來西亞電檢局則要對電影大動剪刀,可是迪士尼不肯讓半步,還向馬國內政部提出上訴。在此同時,馬國旅遊與文化部長納茲里則公開力挺迪士尼,並嘲笑電檢局的審查標準。而據馬來西亞電影監制協會主席Ahmad Puad Onah表示,為了給予電影製作人更大自由度,同性戀電影中的同志角色,若最後能「由攣變直」或「受過教訓後變回正常」,電影便可以上映;也因為此等類似理由,以往香港黑幫片總會拍兩個結局版本給新馬市場(新加坡以前也很嚴),如新馬版《t古惑仔》裏的陳浩男便成了警方臥底,《無間道1 》的劉德華最終也被逮捕 . . .
(追加:最新消息,《美女與野獸》已獲批一刀不剪在馬上映咯。)

而台灣的某些社會團體則很搞笑,反同志平權與多元成家的“下一代幸福聯盟”在面簿上的粉絲專頁“下一代性福聯盟”,重批電影涉及“人獸交”,所以他們反對與動物結婚的異性戀價值觀、反對性解放、亂倫、變態等,並發起活動要求大家把迪士尼與性解放電影趕出台灣。

先不說那甚麼腦殘聯盟都搞不懂故事中野獸只是個被詛咒的王子,如果讓他們來審核,那世界各地的童話與神話里都有欺詐、妒忌、陷害、家暴、鬼怪、謀殺、弒親的情節,小朋友們不就都沒故事可讀了?單單說人獸戀好了,那“青蛙王子”呢?“美人魚”呢?“白蛇傳”呢?更別說“Zootopia 動物方程市”里兔子與狐狸的跨物種之戀呢?

有種說法是,你是甚麼樣的人,能看到的就是甚麼樣的東西。所以那些想太多的所謂衛道人士,他們看不到故事里強調醜陋表象並非一切,內在的真善美才是重點的大主題,反而小眉小眼地糾結在其他的細微末節。

所謂庸人自擾,就是如此。

 

03 21st, 2017

晚報專欄:素俗素租俗蘇組+曾志偉/岑健勳潮州音片段

Author: shihhow

刊於 3 月 7 日。

-------------------

《素俗素租俗蘇組》

640_c4d91f195142acbff5d37f94d47ec2ac

(網絡圖)

 

台灣插畫家 Duncan 日前發佈了篇兩格漫畫,裡頭她要她姑姑說一次“四十四隻石獅子”,結果被他畫得像歐巴桑的姑姑念出的是“素俗素租俗蘇組”。

然後一些有心把事情無限上綱的網絡酸民與正義魔人便開始借題發揮了,他們痛批 Duncan “歧視台灣國語”,並遠扯到老蔣時代學校禁說閩南話 的歷史,然後當然又泛政治地繞到外省本省、藍綠之爭上去兜圈子了。

因為發音習慣使然,許多說慣閩南話的台灣人說起國語(我們的華語)時,總是不能搞定一些發音,如“吃飯”他們會說“粗換”,“舒服”說成“蘇胡”、“佛祖”說成“猴祖”,這些帶有濃重閩南口音的華語就被稱作“台灣國語”。

當然,要說對這口音沒有一點歧視是騙人的。當年香港電影在台灣被配音成華語版時,裡頭的流氓地痞或低下階層一定被配上一口台灣國語;甚至在台灣自己製作的電影里,黑社會兄弟也都一口閩南話與台灣國語,而且當演員一說起閩南話或台灣國語時,總是得粗聲粗氣地惡形惡相,這連帶造成了台灣國語“不入流”的既定印象。但看看侯孝賢電影中的辛樹芬,說起閩南語來委婉動聽,風姿好氣質佳;所以這完全不是語言的問題,而是說者如何呈獻表達的問題。

但隨著本土意識抬頭,李登輝與陳水扁當上總統(台灣國語的最佳代言人),台客文化代表了炫酷的次文化,台灣國語早已超脫意識形態的偏見了。Duncan 就解釋其漫畫只是表達了他與姑姑的現實日常生活,沒有任何嘲諷或歧視的心態。

的確,之前爆紅的“藍瘦香菇”,為甚麼就沒人批評樂翻了的網民其實是在歧視取笑與消費“藍瘦香菇哥”的廣西口音呢?

其實在生活中或創作上拿口音來開玩笑也不是一天的事了,若不是抱有惡毒目的的心態,其實不過就是笑一笑樂一下的小玩笑,若你敢說你從來沒有開過此等玩笑,我不相信。

全世界的中文娛樂節目里,藝人常故意模仿香港廣東腔;香港則曾流行拿潮州口音與台山口音的廣東話來搞笑(請看 80 年代“卷毛/潮州怒漢”岑建勳,與“光頭神探”麥嘉所演的喜劇片);本地影視故意開馬來西亞“聯邦腔”、中國腔(露露,就是妳啦)、印度腔、泰國腔、菲律賓腔、韓國腔、日本腔的玩笑,有時也自嘲自家的 Singlish,大家都看得很樂;中國大陸人調侃東北腔、港台腔;老外的影視里玩得更多更大,啊啊呀呀的廣東腔(他們似乎認為廣東話就等於中國話)、日本腔、印度腔、非洲腔、意大利腔(還得加上手勢)、法國腔、墨西哥腔、西班牙腔、加拿大腔、黑人腔 . . . 等等等;再加上如今英語的兩大主流,美國腔與英國腔的互相調侃,但英國也存在蘇格蘭腔、愛爾蘭腔與各地方言,實在好不熱鬧。

所以要說有口音歧視的話,全世界都有罪,只要不是侮辱到民族尊嚴的話,笑笑算了;要是認真起來較真的話,你就輸了,而且“灰常不蘇胡”。

------------------------

附:

曾志偉潮州音唱歌:

岑建勳、吳耀漢與當年玉女于嘉希在《神勇雙響炮》的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