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真的平等了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现在,吃饭的手机,服务员也手机。
不只是端菜的在手机,连正在下油锅炒菜的厨师也手机。
小卖场的商贩手机,买客也手机。
任何的柜台人员都手机,如果能找到一个没看手机的,不妨考虑升他的职。

商场的保安和看更的看手机,没想到那天过海关的时候,机场把关检查行李的人也在看手机。
驾车的手机,走路的也手机。
驾宝马奔驰的手机,骑电单车和自行车的也能边行边刷屏。
等人的手机,找人的也手机。
富人手机,穷人也能手机。
医生手机,病人也手机。
上司手机,下属也可手机。
老师手机,学生也手机。
孩子手机,父母也手机。

当然也有不手机的。
一些跟不上科技的老人,一些拒绝被手机的人,还有就是死人。
只有死人才不看手机。
可是有活人还是不甘心,硬是烧了新出炉的手机给他。

手机终于完成了人类一直无法完成的任务,让众生平等。
手机万岁,万岁,万万岁。

先做什么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很想做一件,让自己开心的事。
可是倒不如,先做一件让别人获益的事。

很想做一件,让自己骄傲的事。
可是倒不如,先做一件让父母放心的事。

很想做一件,让很多人都赞赏的事。
可是倒不如,先做一件很多人都不愿意做的事。

很想做一件,惠泽天下的事。
可是倒不如,先给楼下的保安买杯咖啡茶。

很想到落后山区,去帮人家修桥铺路盖房子。
可是倒不如,先给家里的老人捶背挖耳说说话。

很想做一件,轰轰烈烈的事。
可是倒不如,先做一件让自己睡得安稳的事。

很想做一番大事。
可是倒不如,先做好身边的一些小事。

给它们一个名字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本地到底有多少道桥?
上网查了一下,竟然找不到一个官方的统计数字。
应该是铁齿蠢笨找不到,不是没有。

说的不只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亨德申波浪桥,或者是安德逊桥,还是加文纳桥。
还有很多人没听过的如渥桥、李德桥等。
更多的是那些守在道路两边,默默为人们服务的行人天桥。

这些行人天桥都没有命名,尽管很多已经在那里耸立多年。
最多只是依傍着地名,如大巴窑天桥。
但是如果现在告诉你在大巴窑天桥下等我,你会知道是在哪里吗?
那天有个友人打电话来求助,说车子在武吉知马的天桥底下抛锚。
开玩笑,懂整条武吉知马有多少道天桥吗?

试想一下,如果有一天,可以叫女朋友在“梦里桥”下等我,那该有多诗意。
虽然理想和现实有着巨大的差距。
但也是时候给这些无名的天桥一个名字,让生活添加一些色彩。

请问你真的是想帮我吗?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从报章获悉,某超市集团和警方合作,开始在全国20家店面,推行“商店防窃社区安全与治安计划”。
在此计划下,超市职员会接受警方的基本训练,学习如何辨识及应付可疑人物。

这些职员会穿上“May I help you?”字样的T-Shirt在店内工作,当发现“可疑人物”时,就会上前询问与提供协助,借此警惕有意犯罪的顾客。
原意当然是好的,只是从此当听到有人问你:“请问我能帮你吗?”的时候,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做何感想。

把原本协助人的本意,和企图阻止偷窃挂钩,怎么想都觉得有欠妥善。

你看人家LTA,光明正大地派驻稽查人员在天桥上,专抓那些超速违例的驾驶者。
以及就站在大路旁,拍下闯入巴士专用道的驾车人士,不再遮遮掩掩躲在大树后面。

表面上笑容可掬,背后却暗藏玄机,实非君子所为。

颠覆善意,最终可能得不偿失,还请三思。

理所当然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在机场,入境处,看到一母二女在候机。
两名女儿已经成年,手上各拿着一杯冷饮。
一名异族中年妇人,身穿制服,站在一角不远处。
傍着一辆清理推车,手上拿着一根扫把和畚箕。
很显然的,她是一名清洁工人。
只是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站在哪里。
因为她跟她的推车与整个光可鉴人的地板、一切井井有条的离境大厅显得格格不入。

这时,看到一团纸巾,有意无意地从其中一名女儿的手上掉落。
另一名女儿和妈妈都看到了,还以为她们会有所行动。
但两人都没有,选择了视若无睹。

心里开始在盘算,应该走过去告诉她,还是动手帮她捡起?
可我只是在心里盘算,什么都没做。

这时,那名站在不远处的异族妇人拿着扫把畚箕走了过来。
她把地上的纸巾,扫进畚箕,然后又退回原位,看也没看那三名母女一眼。
三名母女也无甚表示,谢也没谢一声。
她和那三名母女,对这一切,似乎都理所当然。

那是凌晨一点钟。
过后母女接了爸爸走了。
接了老大我也回去了。

她,那个清洁工人,傍着她的清洁推车,还理所当然地站在哪里,目光炯炯。

人心不古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前两天,去吃鸡饭。
如今只要是在尖峰时刻,食物不太难吃的摊位,都有人潮,都需要排队。

快到铁齿的时候,见排在前方的一位虬髯大汉,一身工地装,抖一下好像还有石灰粉落下。
听到声若洪钟的大汉叫了一盘鸡饭,说饭多一点,黄瓜也多一点。
摊主按照吩咐,端出一盘鸡饭,向大汉要4块钱。
虬髯大汉睁大铜铃般的双眼,问为什么4块?招牌上明明不是写着3块钱的吗?
摊主说加饭5毛,加黄瓜5毛,总共4块没错。
大汉听了有气,说之前那个女的说少饭,又不见你扣回钱给她?
摊主翻白眼,问大汉要不要?不买没关系,表示他还要做生意,没时间跟他吵。
大汉不罢休,骂摊主是奸商,一条黄瓜才多少钱?给多几片就要加5毛,不会去抢!
摊主把那盘鸡饭拿回来,说算了不做大汉的生意,直接跳过他,问铁齿要什么。
铁齿小心翼翼地问,加饭加黄瓜的钱,能不能算我的?
摊主说这不是钱的问题。
大汉怒敲了一下摊位前的托架,厉声说是你的问题!
说完,转身怒气冲冲而去。

这件事,没有谁是谁非,无关对错。
世道艰难,谁都不容易。
只是那一天,铁齿也没有吃鸡饭。

车比命贵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每次发生车祸,尤其是车子互撞那种,就会看到两方的驾车人士从车子出来,顿时都把马路当自家的院子。
他们都忘了马路如虎口。
拿着手机,左右前后互拍一阵,然后就站在车子一旁或前后谈判。
完全无视两旁呼啸疾驶而过的车子。
他们不知道身处险境,眼中只有车子。
一心只关心着如何理赔,据理力争。

亲眼看过多宗原本只是小菜一碟的小碰撞,结果却演变成连环车祸。
一辆接一辆。
尤其是在夜黑风高的时候,处于转弯路道的盲点。
其实死神只在不远处。

触木。
下次果真在路上遇到车祸,千万别急着下车闲逛,掏手机拍摄。
这些都可以待在车里做。
车子钱财,都是身外物,还是先确认自身的安全为重。

留得青山在,别让车子理赔变得比您的生命珍贵。

四马路孔明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那天,到四马路拜拜,顺便吃薄饼。
一走进店里,看到一名貌似算命先生的中年汉子,在店里踱步。
没错,在人家店里位置不大的空间走来走去。
而人家还在做生意。

先生一身白色丝绸劲装,腰系一条八卦为带,外加一件披风,手持一把黑焦羽尾孔明扇。
颇有羽扇纶巾之势。

先生口中念念有词,似在为人算批解卦。
说什么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还说百行孝为先,万恶淫为首。
就算你有家财万贯,也不能为所欲为。
因为举头三尺有神明。

先生边说边摇扇,一副神人模样。
还以为他是带着耳机还是蓝牙,细看什么都没有。
是怀才不遇,无人问津?
还是世人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

先生是来打包薄饼的。
轮到的时候,先生接过食物,问薄饼是否有荤?谓自己茹素。
店员答说有放虾米。
先生一脸失望,后又礼貌地说没关系,我拿给家人吃。
先生祝福店员生活美满、天天快乐。
然后挥着孔明扇,扬长而去。

是的,他可能神智有点问题。
可是,却比很多人都更有礼貌。

好羡慕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早上时间,经过公园。
看到一对老夫老妻,坐在公园的长椅上。
老夫悠闲地把脚搁在老妻的大腿上,
让她帮他剪趾甲。
阳光从树叶洒落在两人的身上,斑斑点点。

上班时间,在路上。
看到两名中年男子,共骑着一辆电单车。
后座的男子,提着两根长长的鱼竿。
两人往北部去,脸上挂着微笑。

好羡慕
幸福快乐
有时候
就是如此简单。

一个小故事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这个历史事件,相信很多人都懂。

公元前440年前后,楚国聘请著名工匠鲁班制造攻城的云梯等器械,准备攻打宋国。
当时主张非攻的墨子,正在家乡讲学。
听到消息后的他,非常着急,马上就安排三百名精壮弟子,帮助宋国守城。
一面亲自出马,前往楚国劝阻楚王。

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都很清楚。
不清楚的是,这保护宋国的三百名精壮汉子,是哪一国人。

墨子用腰带模拟城墙,以木片为各种器械,同鲁班演习攻守战阵。
鲁班组织了多次进攻,结果多次被墨子击破。
楚王原本还想杀了墨子,以绝后患。
可是墨子却早有安排,说出已经交待弟子如何守城抵御,你们肯定讨不了好。
楚王最后打消了攻打宋国的主意。

相传墨子是鲁国人,但在宋国居住过一段很长时期。
墨子到底是哪一国人,至今尚无定夺,众说纷纭。
根据史书记载,墨子曾经到过楚国、鲁国、齐国、卫国、郑国等地。
墨子为了施展抱负才学,一生都在各国之间奔波。

我们亲爱的孔丘,也是如此。
初事鲁国,后来率众弟子周游列国谋事讲学,辗转于衞、曹、宋、郑、陈、蔡、叶、楚等地,虽然均未获重用。
春秋战国时代,像墨子这样的人不少。
当时的帝王诸侯,不知道有没有要求这些能人志士,必须“土生土长”?

让人感慨的是最后一笔。
救了宋国的墨翟,自楚返鲁,经过宋国的闾门。
当时天下大雨,墨子想进去避一避。
可是闾门的守城人,却将他拒于门外。
就是不让墨子进城避雨。

雨一直下。
我们千万,不能成为那名守城人。

« Previous Entries Next Ent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