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鬼

Uncategorized 63 Comments

阿豪和阿文上前堵着收碗碟的安娣,不让她离开。
安娣看了两人一眼,脸色一沉,说我知道你们有人的钱包不见,不过不是我偷的!
阿豪看着安娣鼓涨的腰包,显然不信。
阿文说我们都还没说什么,你怎么知道有人的钱包不见?
安娣继续收碗碟,重申自己真的没有拿,不信就算。
阿豪说能不能看一下你的腰包?
安娣听了愣住,全身开始有点发抖,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害怕,僵在哪里不答。

铁齿看了觉得不妥,上前尝试解围,说无凭无据,不能这样冤枉人。
阿华说不见钱包的人不是你,认为阿豪的要求不算过分。
阿豪也说如果是清白的,为什么不敢证明给我们看?
阿豪应该是钱包不见急疯了,开始口不择言。
铁齿无话可说,只能退开一旁,没有继续力挺,多少也算是帮凶。

安娣抬起头,定定地看着阿豪,突然解下腰包,狠狠地砸在餐桌上,说要搜就搜!
安娣一脸的有恃无恐,就知道钱包肯定不可能在腰包里头。
阿豪应该也看出这一点,说算了!转身就想走。
谁知道安娣伸手抓住阿豪,不让他走,坚持一定要他搜。

阿豪箭在弦上,洗湿了头,无奈,只能打开安娣的腰包查看…

疑神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阿豪在小贩中心跟友人吃饭喝酒,天南地北,聊得好不开心。
眼看时间已经不早,众人正打算作鸟兽散,这时阿豪才发现自己随手放在餐桌上的钱包不见了。
阿豪大惊,说出刚刚才收到一笔整千元的款项,就放在钱包里。外加里面还有身份证和众多银行卡等。
众人怀疑阿豪记错,说可能是忘记带出来,或者留在车上。
阿豪说不可能,说出刚才买了薄饼和饮料,就是用钱包里的钱。
所以钱包肯定是带在身上,有带出来。
众人于是在小贩中心展开地毯式搜索,但依然一无所获。

时有摊主说钱包可能是被人顺手从桌子上扒走了。
阿文说我们这么多人坐在这里?谁敢?这么大胆?
摊主表示这样的事情最近发生过好几宗,问众人刚才有谁走过或者靠近过你们的桌子?
阿华说刚才有个安娣来收碗盘,会不会是被她顺手牵羊?
被阿华这么一说,众人的目光就落在不远处还在忙着收碗碟的安娣。

见该名安娣穿着普通,有点披头散发,还有些佝偻。
安娣腰间戴着腰包,还涨鼓鼓的。
时安娣原本推着收碗车向众人走来,发现众人正在打量她,愣了一下。
安娣似乎有点心虚地低下头去,转而朝另一个方向去继续收碗盘。

众人觉得安娣的反应有问题,决定上前找她问个究竟…

庆幸有你

Uncategorized 3 Comments

生命中,有段迷惘的时光。
那时候,最廉价的娱乐,除了在街头四处闲逛,打架生事,就是看书。
当然不会是那些大块头或者什么世界名著。
很多都是连环图,还有很黄很暴力的那种。
一个机缘,庆幸地,接触到了武侠小说,然后就开始沉迷。

沉迷到每当独处的时候,总是默默祈祷背后会突然出现一个风清扬。
可惜来的都是田伯光,不然就是桃谷六仙。
几次看到高山深崖,就很想跳下去,希望可以跌进山洞,或者找到一个可以吃到无名果子的入口,让功力大增。
幸亏被友人拉住。
曾经遇过多少次任盈盈,蒙她传授琴艺。
遗憾的只能在梦里。
尽管如此,余愿已足。
庆幸得以进入如此缤纷绚丽讲求道义充满想象空间的武侠世界,将自己从泥沼中拯救出来。

现实生活里,武侠人物中,只碰到了岳不群,还有左冷禅。
不止一次,还不只一个。
那又怎样?
有一天总会遇上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然后就搔她脚底板的赵敏。

电梯奇遇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现代都市,每个人经常都会搭到电梯。
在电梯里,会遇到很多形形色色不同的人。
很多时候都分不清是哪里人。

那天和两女共剩电梯。
她们间中进来,一边继续着刚才的话题。
右女说某购物中心在大减价。
左女说自己很难买衣服,因为胸太大。
过后两人就讨论起如何护理胸部和买什么类型的尺码。
完全没有考虑到铁齿的血压。

前天更遇到一个奇葩,竟然在电梯里对着镜子剪鼻毛!
同梯的一名汉子看了,怒瞪着对方。
奇葩依然故我。
汉子是可忍孰不可忍,从包包拿出一把小刀。
奇葩吓了一跳,停下动作。
只见那名汉子,和奇葩并列,对着梯内的镜子,剔起胡须!

确有其事,非铁齿虚构杜撰。

你不是别无选择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到某间简陋的餐馆用餐,点了牛排。
服务员问:要黑胡椒还是蘑菇汁?
犹豫了一下,想了想,答说:蘑菇汁。
服务员面无表情地回:蘑菇汁没有了,只剩下黑胡椒。
听了不禁莞尔,揶揄地:那不是等于没得选择?
服务员不以为然,淡淡地笑了笑说:谁说没有?你可以选择不要加汁。
真的是生活处处有箴言,一言惊醒梦中人。

很多时候,选择并非只有A,或者B。
我们总是被自己框死。
以后,会选择不要加。

把人推开的规定和限制

Uncategorized 56 Comments

记得看过一则报导,一名“草药达人”照料一片草药园十几年,可是最近却与该区的居委会闹翻。
草药达人指居委会对草药园提出“令他无法苟同”的限制。
其中一项新规定,就是限制照料草药园的义工只能是该区居民。
达人因此决定离开,到克兰芝另辟新地。
类似的无脑规定和限制,在本地应该是屡见不鲜。

最近这段时间,经常带小子到北部某大医院复诊。
发现在大医院的开放大堂,有个流动柜台的牌子上写着免费提供身体检查。
许多老人家经过看到都上前询问,最后却摇头走人。
原来该项服务,只提供给北部居民。
除非你是属于他们所划下的那个范围,否则你就不是他们想要服务的对象。

如果供不应求,大排长龙,首先照顾该区居民当然无可厚非无话可说。
问题是柜台处门可罗雀,根本少人问津。
在场的医护人员多数时间都乐得清闲,闲话说玄宗。

相信其他社区医院应该也有相同的服务。
问题是为什么就是不能与民方便?
都是新加坡人,既然来了为什么就不能顺便一下,非得要划分楚河汉界?

如果是为了某些利益,这样的做法,肯定得不偿失。

对的地方

Uncategorized 59 Comments

很喜欢在家里放点盆栽,尤爱水梅。
可总是养不活,从没超过3个月。
但还是没死心。
枯了再买,买了又枯。
周而复始,依然乐此不疲。

也曾问过无数行家,搜罗应用各种秘方。
结果还是一样,秋风秋雨愁煞人。
铁婆看了,嘲何必伤钱杀生?
说人家原本活得好好的。
说的也是。
奈何生性铁齿,就是不信邪。

年初,又买了一株水梅。
这次,鬼使神差,随意摆在客厅的某个角落。
刚开始也是日渐憔悴,枯叶飘零。
没想过段时日,竟然又恢复元气,重新长出嫩叶。
最近还学人开花,带来满室清香。
顿悟之前养不活都是因为放错地方。

原来跟人一样。
天生我材,放在对的地方,就不是垃圾。

打牌看品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还有就是打麻将。

有些人打麻将,等的牌没来,几乎就要翻桌,把牌敲得震天响。
不是怪上脚不会做人没给牌吃。
就是怪下脚乱打给人家胡。
输一点就哭天抢地,怨声载道。
这种人就是输不起,一点都不卫生。
没牌品等于没人品,八九不离十。

最难得的是输得淡定,依然谈笑风生,面不改色。
这种人最受欢迎,也极易相处。
因为要做到这一点,除了修养,还有家底应该也不薄。
否则哪能这么淡定?

前提是也不能老是输。
如果经常输钱还赌,就是所谓的“赌猪”。
还有也可能是个倒霉鬼。
跟了他,应该也无幸福可言。
要是男友属于这类,还请三思。

小事看人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从几件事,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格,可不可以深交。

先说买单,或者埋单,也指饭后结账。
主动掏钱的不一定是好人,
抢着付帐的也不一定足以托付终生。
但比起那些口里嚷着让我来可是钱包总是掏不出,
以及默默低着头好像不关我的事,
或者装傻扮懵不问世事之人,
至少多了几分豪情,几分慷慨,不会斤斤计较。
跟这种人在一起,不用太伤脑筋。

再说开车。
发现旁车出讯号灯不肯礼让反而加速,
看到交通灯即将转红依然猛冲踩油,
肯定是心浮气躁、心胸狭窄、脾气不是甚好之徒,
最好避之则吉。
至于看到另一条车道车龙比较短就转换车道(很多时候不过是少一辆车的距离而已),
行驶中随意换车道又不打讯号灯,
这种人多数只为自己着想,很可能为一些蝇头小利而出卖身边的你。

还有一些,容后再续。

想而已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见一名流浪汉,穿着不合身的衣物,披着几条破毛巾,肮脏邋遢,赤着脚,在马路上走着。
可是却非常显眼,因为他头上戴着一顶帽子。
一顶圆锥形的高帽子。
那种橙白相间、路上施工,用来提醒公路使用者的路锥。
帽子虽然有点残旧、肮脏,但他却一点都不以为意。
他脸上一直带着笑容,见人就笑。
不见人也笑。

路上他遇到的人,不是绕路而行,就是退避三舍。
流浪汉在本地不多,算是少见。
可是很多人都选择视而不见,似乎习以为常。
铁齿也是其中一个。

时见一名妇女,拿着一双新买的凉鞋,上前要给流浪汉。
流浪汉看着该名妇女,只是一味地笑,没有接过,继续走着,扬长而去。
妇女提着凉鞋,无可奈何目送。
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这一幕。

想上前向妇女道谢,感激她为这个冷漠的人世带来一丝暖意。
可是最终还是没有。
还是什么都没做,继续赶路。

« Previous Entries Next Ent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