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所当然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在机场,入境处,看到一母二女在候机。
两名女儿已经成年,手上各拿着一杯冷饮。
一名异族中年妇人,身穿制服,站在一角不远处。
傍着一辆清理推车,手上拿着一根扫把和畚箕。
很显然的,她是一名清洁工人。
只是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站在哪里。
因为她跟她的推车与整个光可鉴人的地板、一切井井有条的离境大厅显得格格不入。

这时,看到一团纸巾,有意无意地从其中一名女儿的手上掉落。
另一名女儿和妈妈都看到了,还以为她们会有所行动。
但两人都没有,选择了视若无睹。

心里开始在盘算,应该走过去告诉她,还是动手帮她捡起?
可我只是在心里盘算,什么都没做。

这时,那名站在不远处的异族妇人拿着扫把畚箕走了过来。
她把地上的纸巾,扫进畚箕,然后又退回原位,看也没看那三名母女一眼。
三名母女也无甚表示,谢也没谢一声。
她和那三名母女,对这一切,似乎都理所当然。

那是凌晨一点钟。
过后母女接了爸爸走了。
接了老大我也回去了。

她,那个清洁工人,傍着她的清洁推车,还理所当然地站在哪里,目光炯炯。

人心不古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前两天,去吃鸡饭。
如今只要是在尖峰时刻,食物不太难吃的摊位,都有人潮,都需要排队。

快到铁齿的时候,见排在前方的一位虬髯大汉,一身工地装,抖一下好像还有石灰粉落下。
听到声若洪钟的大汉叫了一盘鸡饭,说饭多一点,黄瓜也多一点。
摊主按照吩咐,端出一盘鸡饭,向大汉要4块钱。
虬髯大汉睁大铜铃般的双眼,问为什么4块?招牌上明明不是写着3块钱的吗?
摊主说加饭5毛,加黄瓜5毛,总共4块没错。
大汉听了有气,说之前那个女的说少饭,又不见你扣回钱给她?
摊主翻白眼,问大汉要不要?不买没关系,表示他还要做生意,没时间跟他吵。
大汉不罢休,骂摊主是奸商,一条黄瓜才多少钱?给多几片就要加5毛,不会去抢!
摊主把那盘鸡饭拿回来,说算了不做大汉的生意,直接跳过他,问铁齿要什么。
铁齿小心翼翼地问,加饭加黄瓜的钱,能不能算我的?
摊主说这不是钱的问题。
大汉怒敲了一下摊位前的托架,厉声说是你的问题!
说完,转身怒气冲冲而去。

这件事,没有谁是谁非,无关对错。
世道艰难,谁都不容易。
只是那一天,铁齿也没有吃鸡饭。

车比命贵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每次发生车祸,尤其是车子互撞那种,就会看到两方的驾车人士从车子出来,顿时都把马路当自家的院子。
他们都忘了马路如虎口。
拿着手机,左右前后互拍一阵,然后就站在车子一旁或前后谈判。
完全无视两旁呼啸疾驶而过的车子。
他们不知道身处险境,眼中只有车子。
一心只关心着如何理赔,据理力争。

亲眼看过多宗原本只是小菜一碟的小碰撞,结果却演变成连环车祸。
一辆接一辆。
尤其是在夜黑风高的时候,处于转弯路道的盲点。
其实死神只在不远处。

触木。
下次果真在路上遇到车祸,千万别急着下车闲逛,掏手机拍摄。
这些都可以待在车里做。
车子钱财,都是身外物,还是先确认自身的安全为重。

留得青山在,别让车子理赔变得比您的生命珍贵。

四马路孔明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那天,到四马路拜拜,顺便吃薄饼。
一走进店里,看到一名貌似算命先生的中年汉子,在店里踱步。
没错,在人家店里位置不大的空间走来走去。
而人家还在做生意。

先生一身白色丝绸劲装,腰系一条八卦为带,外加一件披风,手持一把黑焦羽尾孔明扇。
颇有羽扇纶巾之势。

先生口中念念有词,似在为人算批解卦。
说什么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还说百行孝为先,万恶淫为首。
就算你有家财万贯,也不能为所欲为。
因为举头三尺有神明。

先生边说边摇扇,一副神人模样。
还以为他是带着耳机还是蓝牙,细看什么都没有。
是怀才不遇,无人问津?
还是世人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

先生是来打包薄饼的。
轮到的时候,先生接过食物,问薄饼是否有荤?谓自己茹素。
店员答说有放虾米。
先生一脸失望,后又礼貌地说没关系,我拿给家人吃。
先生祝福店员生活美满、天天快乐。
然后挥着孔明扇,扬长而去。

是的,他可能神智有点问题。
可是,却比很多人都更有礼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