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羡慕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早上时间,经过公园。
看到一对老夫老妻,坐在公园的长椅上。
老夫悠闲地把脚搁在老妻的大腿上,
让她帮他剪趾甲。
阳光从树叶洒落在两人的身上,斑斑点点。

上班时间,在路上。
看到两名中年男子,共骑着一辆电单车。
后座的男子,提着两根长长的鱼竿。
两人往北部去,脸上挂着微笑。

好羡慕
幸福快乐
有时候
就是如此简单。

一个小故事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这个历史事件,相信很多人都懂。

公元前440年前后,楚国聘请著名工匠鲁班制造攻城的云梯等器械,准备攻打宋国。
当时主张非攻的墨子,正在家乡讲学。
听到消息后的他,非常着急,马上就安排三百名精壮弟子,帮助宋国守城。
一面亲自出马,前往楚国劝阻楚王。

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都很清楚。
不清楚的是,这保护宋国的三百名精壮汉子,是哪一国人。

墨子用腰带模拟城墙,以木片为各种器械,同鲁班演习攻守战阵。
鲁班组织了多次进攻,结果多次被墨子击破。
楚王原本还想杀了墨子,以绝后患。
可是墨子却早有安排,说出已经交待弟子如何守城抵御,你们肯定讨不了好。
楚王最后打消了攻打宋国的主意。

相传墨子是鲁国人,但在宋国居住过一段很长时期。
墨子到底是哪一国人,至今尚无定夺,众说纷纭。
根据史书记载,墨子曾经到过楚国、鲁国、齐国、卫国、郑国等地。
墨子为了施展抱负才学,一生都在各国之间奔波。

我们亲爱的孔丘,也是如此。
初事鲁国,后来率众弟子周游列国谋事讲学,辗转于衞、曹、宋、郑、陈、蔡、叶、楚等地,虽然均未获重用。
春秋战国时代,像墨子这样的人不少。
当时的帝王诸侯,不知道有没有要求这些能人志士,必须“土生土长”?

让人感慨的是最后一笔。
救了宋国的墨翟,自楚返鲁,经过宋国的闾门。
当时天下大雨,墨子想进去避一避。
可是闾门的守城人,却将他拒于门外。
就是不让墨子进城避雨。

雨一直下。
我们千万,不能成为那名守城人。

土生土长

Uncategorized 12 Comments

暌违多年…不,应该说是绝无仅有,渴望已久的奥运金牌,终于到手了。
国旗终于在体育的最高殿堂升起,国歌奏响。
上至总统总理高官,下至贩夫走卒,无不激动万分,与有荣焉。
很多比小红点大的国家,至今尚未得过奥运金牌,有些人口甚至过亿。
所以,国人的激动,应该可以理解。

开心就好,庆祝有理。
只是,为什么非要加一句“土生土长”?

土生土长真的那么重要吗?
老父也不是土生土长。
铁婆的公公来自福建惠安。
我们周围有很多亲人好友,都不是土生土长。
但这完全无碍他们对这片土地的热爱,丝毫不减他们对这个国家的忠诚度。

是的,有些不是土生土长的名成利就就离开。
有没有想过,也许是因为我们从没把他们当成自己人?
再说,为了自身更好的利益,那些土生土长的也选择移民,人数应该更多。

不要再强调土生土长了。
我们需要的是多一点包容,多一点认同。
别让人心寒。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今年国庆,老大人在异乡,独自一人。
长这么大,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国外过国庆。
这也是我们家,第一次,少一个人过。

记忆中,我家过国庆,没有挂过国旗。
如果那些自动出现的不算。
也没有借机出国。
只是留在家里,开着电视,看检阅典礼,等直升机飞过。

可是今年,
老大来电说他和一群本地学子,挤在一室,观赏国庆典礼,唱着国歌。
然后去操场跑了两圈,在异乡寒冷的冬天。
这是他在家从来都没有做过的事情。

还在当兵的小子,
自动请缨,在国庆当天,回营做guard duty。
他说,同袍都笑他傻。

没问他为什么,
可是我很清楚,他们在想些什么。

你已经不是以前的你了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某某人已经变了,他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

不知道你有没听过以上类似的感叹?
发出这些感叹的人,有没有想过,他自己也可能,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
变的也许是自己,不是别人。
变得落伍,跟不上时代。

其实会发出类似感叹的人,很多时候,
都是因为以前从这个人身上所得到的好处、优惠,
现在通通都没有了。
所以才心有不甘。

有时候,与其怨天尤人,觉得对方对你无情无义,
倒不如反省一下自己。

话又说回来,变有什么不好?
世间万物都在变,只是有些比较快,有些慢到让人无法察觉。
变才是永恒,也是常态。

一成不变才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