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小时候,跟老父上大东茶楼,对前来倒茶加水的伙计,总会客气地送上一根烟。
当时非常不解老父为什么要这样做,点心都是一笼一笼的,也不能加料,更不会少算钱。
问他,老父只是淡淡地说,不过是一根烟而已,交个朋友嘛。

其实老父的烟瘾并不是很重,看他请人抽烟多过自己抽。
不知道时至今日,如果老父还在世,是否还会见人就递烟,问你有“烧昏无”?
因为现在这里的烟,跟车一样,真的是贵到离谱。

那天在大巴窑的小贩中心,看到一名收碗盘的中年工,正在清理客人走后留下满桌的杯盘狼藉。
尽管不远处就是碗盘回收处。
时见一生意红火的卖糜摊主,走向中年工,理所当然地伸手从中年工的上衣口袋,拿出一包烟,不问自取地抽出一根,然后又把烟放回中年工的口袋,拍拍他的肩膀,就走开去抽。
中年工停下手上的工作,面无表情地目送摊主离去,然后把上衣口袋的烟,转收进裤袋里,才继续收碗。

铁齿向来不鼓励人家抽烟,要不倒是很想买一包烟,放回中年工的口袋,然后拍拍他的肩膀。
那晚铁齿是来光顾糜摊的,不过,这将会是最后一次。

骗的教养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以前当小孩的时候,老辈的人,总是要我们把碗里的食物吃干净。
不然以后娶的老婆,一定是个麻子。
吃饭的时候,大人还没动筷,小孩就不能动。
好料不能先拿,要留在最后才吃。
还有尽量不要说话,脚不能抖。

室内,看到有大人在场,就要站住,不能坐。
如果坐住,就要起身让座。
还要叫人,恭敬地。
大人讲话的时候,小孩不能插嘴。

也不能用食指指神明。
一定要用拇指。
不然就会中邪,万劫不复。

不能坐在书本上。
坐了就会变笨,变成不会读书。

还有很多很多,一时只能想到这些。
有些看似迷信,食古不化,带点骗的意味。
但想深一层,自有其道理,饱含深意。

现在的小孩如果跟他们讲这些,不是嗤之以鼻,就是骂你神经。
有些搞不好还会给你中指。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很怕看到这个字。
如果信看到最后,署名加多两字“绝笔”,心脏无力的老人家肯定晕倒。
绝地还好,因为可以开始反击.
当然也有人认命认输,束手就擒。
绝顶,好像不只一个意思,反正铁齿已经绝了。
绝经好像也很可怕。
绝交倒无所谓,反正不懂我的人断绝了也无所谓。
绝口不提应该很难做到,除非是自己的丑事。
绝色,得到了也非好事。
再说各花入各眼,你觉得绝的不一定绝。
绝句则是文人一直在追求的东西,为了绝句可能走上绝路。
绝食,应该是铁齿永远都不会做的事情。
绝望也好,有时候还是要学会放下,不用再望眼欲穿。
绝无仅有似乎不可能,因为世事无绝对。
绝代很难,很多都是自夸,根本没有。
绝活不是不要活了,跟绝学的意思有点相近。
只是现在还有吗?
该绝的都已经绝了吧?
绝招,可能只有当事人自以为是而已。
妄想症绝对比绝症更绝。

天无绝人之路,很多时候,路都是自己绝的。

假的换真的

Uncategorized 3 Comments

从来没有收过假钞,破钞就有。
也许收过也不知道。
每次接到有人找我破钞,如果两元也就算了。
若是10元,就会要求换一张。
对方通常都会脸黑黑,说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如果是铁齿给她,看她收不收。

说回这次后港的假钞风波,肇事主已经被捕,事情也算告一段落。
只是看到有关当局呼吁群众当收到假钞的时候,建议的几个处理手法,不禁摇头。
为什么当中就没有一个选项是如证明是受害者,一时不察收到伪钞,可以交还给当局,由当局回收注销,然后给予对换?
难道是担心有不法之徒会因此而大肆印制假钞?
抑或希望人民以后收到钞票都像强国人一样,习惯性的仰天验查?

五十元对有些人来说,可以是一天的收入,几天的饭钱。
可以想象,当这些人发现收到假钞后的心情。
希望有关当局加以考虑,增加这一选项。
假钞并不多见,数目也不大。
等值回收对换,可以避免假钞继续流通为害,也可换来好名声,何乐而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