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吃鸡腿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现在的孩子,应该没有“鸡腿情意结”。

从小就特别喜欢吃鸡腿。
而当年,铁家只有过年过节或者祭祖,才看得到“全鸡”。
等鸡上桌后,六个兄弟姐妹的眼球都不约而同地锁在那两只鸡腿上。
没有人离座也没有人低头刷手机。
当然,那年连固定电话都少见,哪来的手机?
拿来说罢了。

鸡腿就等老父发落。
谁敢先动就跟谁拼命。
记忆中,应该是从来都没有独享过“全腿”。
很多时候,老父的做法是拔起鸡腿,然后命令传下去,一人一口。
别以为是从小到大,老父的家规是从大到小。
大的先吃,排行最尾的铁齿,心情可想而知。
当接到众人一口的鸡腿时,要再找到一口肉狠狠咬下,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

多年以后,才明白老父的苦心。

当年,看到葛小宝在银幕上表演梦中吃鸡腿,众人都笑翻了。
铁齿也笑,却笑出了眼泪。
因为这样的梦,铁齿也做过,不知多少回。

可怜谁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每次一看到这样的新闻,心里就在替他们的子女配偶家人悲哀。
人怕出名猪怕肥
越是出名伤害越大。
所以那些家里有大人物的人,请且慢高兴。
祸福往往相依为命。
也许有一天,那个让你引以为荣的人,会让你蒙羞。
可是血浓于水,要切也难,惟有打落牙齿和血吞。
非过来人,难明其痛。

虽有前车之鉴,依然前仆后继。
感情难控,更难控的是情欲。
日久生情在所难免,所以已婚人士最好远离诱惑。
不单独与异性相处应该是明智之举。
明哲保身。
可是又会丧失许多乐趣。
人就是不见棺材不流泪。
尤其是男人。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强制基层组织男女分开?
男的支持男的,女的拥护女的?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事发至今已有3年多,照理说应该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把事情处理好,让已逝的人走得安心,活着的人可以放下继续往前。
可惜没有。
一宗原本应该小心处理的悲剧,可是因为某人的不够敏感,不懂得将心比心,导致受害家属悲愤不已,痛上加痛。

真的很不明白,受过那么高深教育,读了那么多书,为什么不懂得体谅一个母亲失去孩子的心情。
难道是位置坐得太高,所以看不清楚,听不到民怨,接不到地气?

这样的事件,直接为某些网上有心人士制造大事炒作加油添酱的机会。
也让某些在野之人,借题发挥,乘机大捞政治资本。

其实也不必随鸡起舞。
安抚人心,不一定要严惩肇事者。
虽然当事人可能有这样的要求。
如今就算撤销堂费亦无法解决问题,伤害已经造成。
如何善后,往往是身居高位有无智慧的真正考验。

突然想起一事,购买车险的时候,经纪人曾经交待过铁齿,发生车祸的时候,无论如何,不管什么情况,都不能向对方说对不起。
不然就等于承认是自己的错,以后全盘皆输。
真的是这样吗?

你烧不烧?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本地北部有个尼姑庵,是个让铁齿又恨又伤心的地方。
可是无论多讨厌,每年都必须来几次。
动弹不得。毫无选择。
只因老父的骨灰和神祖牌就安置在这里。
从1984至今,算算已经好多年了。

庵名不错,叫你自度。
本该是个清静之地,可惜太多的人为因素,让人实在是不敢恭维。
什么都讲钱是这里的特色。
而且不菲。
根据这几十年的接触,发现庵里的工作人员和尼姑,虽是出家人,却从不与人方便,毫无祥和之气,完全商业化。

不想再提为何出家人出入为什么需要大汽车,只是给铁齿的话,会停在没那么显眼的位置。
念经超度诵咒斋食都要钱亦是无可厚非,可是态度为何如此超级冷淡高傲?

近年来更是连烧冥纸都要钱,无论男女老幼穷富,不管烧多少,每组一律三块钱。
不时看到有衣衫俭朴的老妇老翁为了这三块钱,都面露不豫之色。
想搭车前来都无需那么多钱。
几名占着焚炉犹如收保护费的凶神恶煞者,却毫无怜悯之心,没有商量余地。
不给三块钱,就不让你烧。

真的不想给,宁愿不烧,可是又怕老父收不到,实在为难。
可是给了钱,看那几个穷凶恶极者,也是求快随手一丢。
如果冥钱确有其事,上面或下面的收件人,也必乱成一团,很难收到。

不知道能不能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