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很多事情,一过就是错。
好听的话,一说过头,就失去真诚,等于奉承。
在工作上是要勤劳,可是一过了头,似乎就陷同事于困境,引人反感。
做人其实很难。

太过认真,就会变成刻板。
太过幽默,又让人感觉玩世不恭。
太过要求,就形成严苛。
太过谦虚,会让人感觉虚伪。
太过自信,就变成自大。
太过随和,会予人感到圆滑。
太过坚持,就渐渐走向固执。
太过节俭,人家会认为你是吝啬。
太过谨慎,就变成婆妈。
太过讲究原则,就忘了通融。

人生最大的学问,好像就是在过与不过中,兜兜转转。

不到黄河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过年连续几天的吃喝,和铁婆闲坐,互看对方越来越碍眼的小腹,惊觉该是做点运动的时候了。
于是决定骑脚车,走一趟以前的火车路。
从武吉知马出发, 目的地是丹戎巴葛的火车站。
说走就走,感觉是个不错的idea,可是铁齿错了。
先是找不到入口。
最后好不容易在靠近锦茂处的地方,将脚车搬过一条小沟渠,才得以正式上路,踩上旧时的火车道。

铁轨早已拆除,不见丝毫痕迹,幸好原野风光依旧,非常养眼净心。
尤其是在寂静无人的午后。
可惜的是,开心只是一阵子,接下来的情况就让人后悔不已。
真的是满路烂泥。有些路段,连下足的地方都没有。
现实和梦想的差距也是这样,往往面目全非。
铁齿不是个很容易放弃的人,但识时务,知道再走下去也枉然,讨不了好,建议打道回府。
可惜铁婆不从,要坚持到底,只好舍命相从。

一路颠簸,过了亚历山大医院,眼看目的地即将到达,没想到眼前出现了一潭死水,约一个五房式的面积,水深只差及膝。
铁齿是那种不肯功亏一篑,看不开的人,脱了鞋就想推车涉足而过。
铁婆却不肯配合,说要过你过,我才不要。
真的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只好往回走。
回途中,遇到一家老外,好意告知对方前面有个水潭过不去。
对方却笑了笑,依然前往,头也不回。

人生也是这样,总是不见棺材不流泪。
所以,别怪年轻人,不听老人言。
我们过不去,并不表示他们过不去。
有些壁不亲自碰,怎肯回头?

不知道怎么过年

Uncategorized 4 Comments

年初二在一家快餐厅排队等待购买餐食。

平时原本就多人的快餐店,这天的人更多。
因为很多食肆都没开始营业,大家好像别无选择。
工作人员都是非华人,忙得不可开交,脸上都失去笑容。

时有名穿着新衣新裤,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头发梳得光亮服贴的中年男子,无视人龙,径自走到柜台处,大发脾气,指责员工没有帮他收拾桌子。
顺着男子的手指望去,见到该桌还坐着两名成年女子,貌似他女儿,正低着头在刷手机。
一边忙着招呼顾客的经理,一边忙着向金丝眼镜的男子解释人手不足,马上就来清理。
男子得势不饶人,问经理的马上是多久?要她不如给自己抹布自行清理。
正当铁齿打算仗义,人龙中有名女士走出劝男子算了,不要这样。细听之下,原来是男子的太太。

男子依然不肯罢休,继续喋喋不休,批评快餐店的服务奇差无比,一定会向上头投诉。
经理终于放下顾客,走出柜台帮男子一家清理桌面。
两名成年女儿还是低着头在刷手机,不闻世事,好像一切与她们无关。

过年了,可是有些人,似乎不知道如何过年。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荣阁是一间位于组屋群的咖啡店,用餐时可以看到对座组屋楼梯处有谁进出。
旁边就是一个偌大的露天停车场。
说的这么仔细,不是要你来吃,或是买这里的组屋。
这里离大路有段距离,没有地铁,搭巴士也需要转车。
写得这般详细,也不是要求有关当局改善这里的交通。

荣阁的位子不多,当时铁齿和老大与一位老人家搭台。
老人双鬓斑白,应该有70多岁,两眼炯炯有神,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对面座的电梯处和停车场。
如果他再年轻一点,会让铁齿以为他是私家侦探。
正狐疑间,突然见老者站起来,声若洪钟地喊了数声:RAYMOND!RAYMOND!RAYMOND!RAYMOND!
铁齿就坐在老者的斜对面,感觉桌上的碗筷都在跳动。

老者喊的那个RAYMOND,约莫40岁出头。
手上提着几袋东西,原想走进电梯,可是被老者当贼的这般叫喊,在众目睽睽之下,只好走向老者。

老者瞪着RAYMOND。
RAYMOND讪讪问老者:你怎么来了?
老者负气地说:谁叫你不听我的电话?
RAYMOND以完全不及格的演技掏出手机说:你有打给我咩?
老者依然有气地问:你很忙咩?连听我的电话都没有时间?
RAYMOND要老者在楼下等一下,自己把手上的东西拿上楼,马上下来。
RAYMOND没等老者反应,就转身匆匆上楼去。

直到我们吃完,还是没见RAYMOND下楼来。
不知道老者还有没有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