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怕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最怕在电梯内,遇到大人带着小孩.
然后大人要小孩叫Uncle。
小孩叫了也就罢了。
偏偏他就不叫。
大人急了,觉得没有面子,硬是要小孩叫。
小孩还是不叫。
可能是认为我都不认识这个怪叔叔,为什么要叫?

铁齿是无所谓,反正叫不叫都一样。
又不是叫了身上就会多一块肉…
噢,不是,如果能少一块肉轻一公斤那又不同。

问题是那个大人面子拉不下。
这样轻而易举的活儿竟然叫不动,那不是等于没有教养?
铁齿觉得他是这样想的,因为他真的跟小孩较劲了。
硬是逼着小孩开口叫Uncle。
劝他算了,他答说怎么可以?不能这么没有礼貌。
小孩紧抿着嘴,怒视着眼前这个怪叔叔。
心里一定在怪铁齿让他的日子难过。

以后,若果您带着小孩,请千万别这么做。
别把一个小小的空间搞得那么尴尬。
真的是无处可逃,只能干笑。

早知道就不跟大人笑,不称赞小孩可爱。

家里有鬼

Uncategorized 4 Comments

我想,应该没有人会这样说自己家。
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不过知道它是存在的。
不只是我,连孩子也同意我的看法,感觉得到。
我们都叫它做顽皮鬼。

几次临出门,偏偏就是找不到车钥匙,有时候拖延一下子,有
时长达半个小时,找不到就是找不到。
不过,等到时机成熟,钥匙就会在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方出现。
也许你们会认为是误置,可是让我告诉你,我家的钥匙是固
定放在一个地方的,也就是我的桌子。

最经典的一次,小子的钱包明明记得是摆放在书桌上,我也看
到的,可是临出门时就失踪了。
我和小子进行地毯搜索,整间屋子几乎都被我俩翻遍了,连小子
的床都被高高抬起,查看确定没有掉落在床底。
我们找得垂头丧气、心灰意冷,最后决定报警了。
可是当老大跑步回来,轻而易举地在房门口捡起小子的钱包说:
nei…

这样的事情多了,就开始处之泰然,知道是它在搞鬼。
感觉它…应该是个小孩。
也许它寂寞,在跟我们玩。
当然不敢让铁婆知道,这样大家的日子会很难过。
只是当铁婆找不到东西的时候,我和孩子就会相视而笑,向她保
证,一定找得到。
这是真的,我家不见的东西,最后总会出现。

经常都会这么想,或许它这么做,不是贪玩,而是在帮我们。
可能因为迟出门,就此避过一场灾难,一场横祸也说不定。

总而言之,so far so good,跟它相处得还蛮愉快,还没想过要搬。

认真错了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今午,到KALLANG WAVE的NTUC买了两辆脚车。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超市购买脚车。
之前是在当时还叫马城的GIANT买过,看上了就还钱推走。
可是骑不了多久,就毛病百出,还以为是便宜无好货,没想这么多。
可是这次的经验很不一样。

铁齿和铁婆选了脚车的款式和颜色后,现场一名年轻的印籍青年,显然是专门负责售卖脚车的,就开始帮我们检查那两辆脚车。
该名印籍老兄,把脚车倾斜一边,用手转着齿轮,仔细地听着脚链转动的声响,一脸凝重。
过后又从刹车器到齿轮,将脚车全身上下前后,从头到尾仔细地检查过一遍。
整个过程,历时一个小时。

由于印籍老兄异常认真,围观者看了也被勾起买兴。
原本是不用等这么久的,可是因为印籍青年感觉其中一辆脚车的齿轮链接不是很好,劝铁齿换过一辆。
于是所有程序再来一次,又重新检查过一遍。
在周遭等候他服侍的几组人看了几乎晕死过去。

间中,有一家子也是印籍同胞,穿着气派不凡。
印籍老子起初还颇有礼貌,过后看到印籍青年这么认真,开始等得不耐烦,就用铁齿听不懂的印度话跟那名青年交谈。
虽然听不懂,但从他们的身体语言,还是猜得到丁点意思。
印籍老子应该是劝青年何必如此认真?不过是打一份工而已…
见该名印籍青年摇头苦笑不语,继续手上的工作,无损他的继续认真。
最后那家气度不凡的印籍家庭终于放弃等候,气呼呼地走了。

如果此时青年的老板在场,会是赞扬他的态度认真?
还是会责怪他导致顾客流失?
我不知道。

只是突然想起,不久之前,也有人如此评说铁齿。
原来有时候,工作太认真,也是错了。

如果你爱我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明天就是您的生日了。
感觉必须写一封信给您,虽然没有人叫我写。

我们同年,都是1965。
不知不觉,我们都步入50,走过不惑,进入知天命。
问题是,您知道了吗?
我还在摸索,懵懵懂懂。

对我来说,人生已经走了一半,还必须假设生命满百,否则都没有。
很可能只剩下三份之一,甚至更短。
您就不同了。
对您而言,50,才不过是刚刚起步而已。
但是您的起步很吓人,很多人都说您是奇葩。
很多人这个时候坐都坐不稳,连爬都不会,可是您已经在跑了。
我担心的是,您想要飞。

跑没问题,因为落后的人还勉强追得到,只要自己的脚步再加快一点点。
但如果您是飞的话,那些留在地面上的人,就只能看着您远去的背影兴叹,让距离越来越远,直至黑影消失不见。

可以跟着您飞的人当然不少,可是飞不起来的人也很多。

我知道您不舍得抛下这群人,您一直想照顾他们,用尽各种方法,安抚人心。
就如身兼父职的母亲,为了给家人一个美好的生活,毅然地挑起生活的担子,不停地往前冲。
因为您想做得比邻人更好,要超越其他周围的人,所以您想方设法,您日以继夜。您开始…有点不顾一切。
这其实无关对错,是无奈的生存法则,弱肉强食,不进则退,达者为先,胜者为王。
只是有些子女开始对您产生怨怼,有些已经放弃离您而去。

但还是有人没有忘了,是谁哺育了他们,如何辛苦才走到今天。
是您让我们昂首阔步,让我们丰衣足食,让多数人活得有尊严。

50年了,我们,何以为报?
如果真的没有办法,如果继续往前冲是唯一的出路…那么,就让我们永远一条心,让您变得更好。
反正来的时候,我们也是两手空空。

那三个字,说出来还是感觉矫情,只能摆在心里。
我只能说,感激。
永远以您为荣。

我错了

Uncategorized 3 Comments

昨天下午,在一个停车场寻找停车位。

好不容易找到一空位,没想到一辆黑色轿车却没把车停好,占用到几乎一个半的停车位。
时一妇女刚好到该辆车子取物,于是按下车窗,要求她把车子停好。
该名妇女看了看,说已经停好了啊?
我说这样叫停好?难道没看到你的车轮在哪里?有在格子里面吗?
妇女颂了颂肩,一脸不关我的事地说:我不会驾车。
脸上连抱歉的表情也没有,更别说对不起,不再理铁齿,扬长而去。

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会被打,有些人会忍不住要打人。
当然不甘心,硬是把车挤进停车位,然后很狼狈的爬出来。
心想我也要你无法轻易上车,无法正常地从驾驶座进入。

可是,我错了。彻彻底底的错了。

刚从车子里艰难地爬出来,停在那个王八蛋旁边的另一辆车子就开走了。
一个空旷偌大的停车位顿时空了出来。
铁齿所做的一切在刹那间变得如此愚不可及。

更令人差点毁车破窗的是,一个小时后,回来取车,那辆杀千刀的车子竟然还在…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是在惩罚别人,其实到最后受罪的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