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有一个人,原本是在制做电脑游戏。
是那种杀来杀去、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那种。
可是有一天,他突然就辞去了工作,把之前所赚到的钱,都花在环游亚洲的旅行上。
然后,他就获得了赞助,让世人看到了他的梦想。
在世界不同的城市,面对着镜头,跳着他那简单的舞蹈。

这支不算舞蹈的舞始于2006。
在还没有youtube的年代。
在韩国鸟叔可能还在做梦的年代。

这个人名叫MATT HARDING。
可以谷歌Where the Hell is Matt? 2008观赏有关他的视频。

其实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梦想。
我没问过他,是我强行帮他按上的。
也许他只是一时兴起。

可是看了他的视频,却让我泪水满盈,热血澎湃。
因为它
让我想起了自己的梦想。

坏不到哪里去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有女孩问我,什么样的男人好?如何看人?
是不是真如很多人所说的,会弹琴的男人,坏不到哪里去?

想了想,告诉她:
会弹琴玩乐器的男人,只说明他有才华,并不表示就值得交往,是个好人。
根据个人浅见,如具备以下几点,可以注意一下:

不计较钱财的人,卑鄙不到哪里去。
会孝顺父母的人,糟不到哪里去。
肯向比较低下层打招呼的人,坏不到哪里去。
愿意和老人家多说几句话的人,恶不到哪里去。
不经常换工作的人,烂不到哪里去。
迟到可以等你20分钟而不发脾气的人,差不到哪里去。
但是如果你迟到超过2个小时他还在等的话,可能就要重新考虑。

不过,话说回来,要是你经常迟到,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好人难做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如今在本地的小贩中心,你可能找不到收碗盘的,可是绝不会看不到想要卖你纸巾的。
这在外地倒是少见。
我想,不是政府办事不力。
追根究底,应该是我国的人民太过善良,乐善好施。
卖纸巾的收入虽然不能致富,但肯定足以糊口。
要不,此风不可能逐渐增长,队伍逐渐壮大,而且有年轻化的趋势。

昨晚,在红山小贩中心,刚坐下不久,就有一名手臂上有刺青的汉子过来兜售纸巾。
见他年轻力壮,有手有脚,眼神如电,遂不理他。
怪的是,竟然也有人可怜他。

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叫的食物都还没来,又来了一名老妇。
老妇递来三包散装的纸巾到铁齿面前,也不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你。
掏出一张两元的递过去给她,也不想要她的纸巾。
没想到老妇说还少一块。
听了一愣,问她到底卖多少钱?她说3块。
也就是一包一块。
听好,是散装的,不是一整条,到公厕急用时收你20角钱一包的那种。
我说那好:我就买一包。
老妇说不行,最少三包。
无奈掏出一张五元,递过去给她说,那请你找回两块给我。
老妇用不屑的眼神看着铁齿,冷冷地说:我不找钱的。

结果,当然选择不做好人,宁愿入地狱。

本份

Uncategorized 4 Comments

在网上看到他被掌掴的镜头,相当震惊。

打人事件过后,镜头中,见众位摄记依然紧追着伊,似乎根本没事发生,没人上前慰问。
掌掴人的中年男子,在袭击后继续举手喧嚣挑衅,好像也没人上前质问,无人主持公道。
可悲的是,网上居然还有人叫好,拍手称快。

没错,摄记的职责及专业就是真实地捕捉镜头,向读者或者上头交代。
但除此之外,做人的本份呢?

相信周围也有不少的围观者,当这一幕发生时,这些人究竟在想些什么?
伊是有错,野马难驯,但毕竟只是一个孩子。
看伊被打过后的神情表现就知道。
不管之前伊如何食蕉伪装。

三月时分让全世界动容的幼吾幼老吾老的互助精神恻隐之心,这么快就消失不见了?

打人的男子过后虽然被捕,可是当下无人挺身而出,施予援手,伸张正义,感觉已然迟了。

日后,伊若捅出一宗更大的,应该一点也不会让人感到意外。

请容许有人不去

Uncategorized 4 Comments

2015年,3月28日,在早报交流版留下的一篇心情记录。

这几天遇到人,开口第一句,或者谈话间,一定会问起:你去了没有?
不用提去哪里,去做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不言而喻。
于是,一些因为种种原因没去的人,不知道如何回答,倍感压力。
因为什么原因都说不过去。
说忙,你忙得过他老人家吗?
说累,几万人都顶着太阳排了几小时老半天,人家就不累吗?

有人告诉我,因为老实说没去,就遭遇到不同程度的脸色、揶揄。 一些人流露出的表情,让他非常之不好受,急忙辩解说是还没去,不是不去。
听了心里很难过。
难道没去瞻仰,不去排队,就等于不尊敬老李,就等于不爱国?

千万别误会,这里完全没有叫人不要去排队瞻仰的意思。
报纸的标题下得好:“排队八小时,只为一鞠躬”。
很多国人通过这个方式向老李表达了最高的敬意,令人感动,闻者动容。
但是,致敬的方式真的有很多种。
我不知道,如果李先生天上有知,他会不会认同这样的做法。
也许他会建议大家做些更实际、更有意义的事,来纪念他,向他致敬。

这几天,我会特别留意,看地上有无垃圾。
如有,会主动捡起,力求一天做到十起。
在路上行驶,看到有人要过马路,就算对方违反交通规则,亦会停下车子,耐心让行。
因为我知道,李先生一生都致力于如何打造新加坡,一心让新加坡可以变得更好。
我希望能继续下去,虽然力量微薄,但这是我向李先生致敬的方式。

那些没有去的人,不用觉得愧疚,也许可以考虑往这方面想,如何让新加坡变得更好,同样能向李先生致敬。
当然,这些行动,就算去了排队瞻仰,一样可以进行,不相违驳。

所以,请容许有人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