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宗旨和我的中指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一坐到驾驶座位,感觉自己就好像变成另外一个人。
尤其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
看到那些随意停在路旁双黄线的车辆,让双车道顿时形成单行道,不仅妨碍交通还阻人视线,就会无名火起,中指开始不安份。
最后只能怒按车笛,久久不放,向对方表达不满,管他是豪华车还是货车。

另外一个让铁齿咬牙切齿的就是那些边驾车边握手机的车主。
这些人渣的驾车方式,一看就知道在用手机。
他们的车子,不是蛇形,就是偏离车道。
不然就是极慢,随意转换车道,不打讯号。
骂又听不到,所以还是只能按车笛,长长久久。

如今铁齿的宗旨,就是不比中指。
虽然很气,尽管很想。
可恨的是有关当局还是停留在相信扣分罚款和充公手机可以凑效,可以起到阻遏作用。

只要有谁愿意往公路旁一站,不用多,一分钟就好,如果找不到一个边驾车边用手机的人,铁齿愿意输他一杯咖啡。
当然,前提是必须找是一条繁忙的公路,不能是没有人烟的偏远之地。

其实类似文章已经写过一回,只是容铁齿向有关当局再次呼吁:“请充公这些人的车辆吧!”
既然他们根本不尊重他人生命,罔顾法纪。
充公之后,也无须头痛找地方停泊,因为肯定很多。
建议马上公开拍卖,或者杀掉,不仅增加国库收入,还可以缓解COE。
再不然,马上吊销执照,也是一个可行的方法。

怕只怕,他们依然故我,无牌继续驾驶,直到闯祸为止。

给面子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前天,当阿根廷足球队对上中国港队的时候,和小子看着电脑屏幕给出的ODDS时,露出不敢置信的眼神。
是的,我在教他怎么赌球,不过这是题外话,暂按下不表。

Singaporepool开出大小的盘是5.5球,也就是双方进球的总数加起来如果是6个或以上,就是大,反之,5个或以下,就是小。
没错,我也是在教你们怎么赌球,虽然你们当中有些可能比我厉害。
同样按下不表。

小子相当清楚各国球队的势力,知道阿队和港队至少相差3个级别以上,但是考虑到阿是到港做客,怎么也会给对方留点面子。
在人家的地盘吃喝拉住,给5个光蛋已经很难堪,应该会鸣金收兵了。
小子朝这方面想,所以认为会小。
我告诉他,如果阿队球员是华人,他的想法应该可以成立。

最后这场球我也没有下注,因为心想要进6个球也没那么容易,如果港队把11名球员都挤在龙门前。
最后的结果,也许你们都知道了,阿队以7比0完胜,一点也不留情面。
港队没有参考老莫面对强敌就死守少攻的策略,没把所有球员都留守后方。
老莫是谁,如果你不懂,说了你也不会有兴趣听。

也许是要面子,华人都讲究士可杀不可辱,输入不输阵。
非华人呢?不想胡乱貼标签,但是过往经验似乎屡试不爽。
面对他们,最好要有心理准备,别想他们会给你面子,即使做客。

第一封家书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现在的你,感觉一定很苦、很累、很脏、很无奈、很想放弃。
如果可以,我很乐意为你去完成这一切,去受你现在所受的苦。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你也不会愿意,不会让我剥夺你成为一名真正男人的机会。

也许你不是很清楚,你目前最大的痛苦,不是刻苦的训练,不是不能冲凉,不是不够睡眠,不是身心俱疲,而是源自于失去自由,就跟坐牢一样。
可是,坐牢跟当兵不同,不能相提并论。
坐牢是件让人抬不起头、不敢对别人说的事。
所以,希望你永远记得这个时刻,以后出来社会,千万不能行差踏错。
因为牢里的日子,比起你现处的环境,更是苦上百倍千倍,甚至万倍。
而现在的你,是为荣誉而战。
是为了更好的自己,努力地坚持着。

相信我,所有的苦难一定都会成为过去。
这些所谓的苦难,在你往后略有所成的日子,一定会让你笑着说出来,而且会是非常自豪地说出来。

请相信你的长官,他们跟你的家人一样,都是为了你好。
也相信你的队友,因为你们都在同一条船上。
更要相信的,是你自己 。
我也相信我儿子,YOU CAN MAKE IT。

你最坚强的后盾,永远打死不跑的老爸

善良的阴谋

Uncategorized 3 Comments

原来那天,军方安排的家长会,是有阴谋的。

那些与会的长官,把家长聚集在一个礼堂,简略扼要地向众人讲述过去三个星期所进行的训练。
当时心里就在嘀咕,有这个必要这样劳师动众吗。
没想到重头戏就在后边,所谓的阴谋。

长官借口把原本跟家长坐在一起“听课”的兵士,请了出去,然后把大门关上。
眼看舟车劳顿到来却只能跟孩子短暂相聚的家长们都露出不满神色时,长官就开始说话了。
他说,他需要我们的帮忙。
听了颇觉意外,难道是要我们捐钱?
真的是门儿都没有。

长官环视了众人一眼,继续说道:“接下来将会有一个为期10天的艰苦训练,你们的孩子会在野外集训10天…10天不能也没水洗澡…10天餐风露宿不能躺在床上睡觉…10天只有干粮不会有热食…”

这几点当过兵的人听了都不会感觉意外,知道这就叫field camp。

长官接着表示:“对你们的孩子来说,这10天会有点长,应该很难熬。根据我们的经验,到了第5天,是一个临界点,很多人会放弃,或者想要放弃…所以,我恳求你们,给你们的孩子,写一封信,鼓励他们继续下去…但是,这件事情必须保密,不能让他们知道,不然这封信就没有效了…所以,我需要你们的帮忙…!”

怎么也想不到,给孩子的第一封信,竟然是由之前总是被铁齿当成恶魔的军方来安排。
原来用心如此良苦,设想何其周到。
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眼泪就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