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好对我好一点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在咖啡店用餐的时候,看到两名捧咖啡和收碗的员工在吵架。
两个都是女的,那名操着外地口音的比较年轻,30不到。
本地的应该是接近建国一代。
外地的年轻气盛,咄咄逼人,骂得很凶。
本地的虽然白发苍苍,却也中气十足,不遑多让。
两人你来我往,寸土必争。

原来外地的不满本地的有碗不收、有客不招、有工不做,老是偷懒吃蛇。
外地人的指责所言非虚,铁齿经常光顾这间咖啡店,这名本地人的工作态度老实说实在是不敢恭维,可是人家已经一把年纪,所以铁齿遇到她,经常都忍气吞声,逆来顺受。

只见本地的也不甘示弱,反击说你又不是老板也不是管工,大家身份一样,凭什么管我?
又讥嘲外地的看到男客就“禽禽青”,这么勤快,还不是想“九沙”男人!
外地的听了气炸,丢下手上的抹布说今天有我没你就想上前打本地的。
幸亏咖啡店的头手及时出来劝架,这才解了这场闹剧。

本地的依然不忿,最后还抛出一句金句:你最好清醒一点!如果没有我这个本地人做 “固打” ,你们这些外地人,通通都得滚回老家去!
因为我你才有工做,知道吗?还敢讲我!

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这一幕,不禁让人想起人力部长陈川仁在接见选民时,有居民提及希望人力部制定配额,让新加坡人在升职时享有优先权的事情。

唉,新加坡人,能不能争气一点,不要什么都要政府帮你出头?

当兵最难过的事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小子不明白,一向外向,都独自出国旅游数次的哥哥怎么会突然想家。

道理其实简单,旅游和当兵虽然一样离家,可是本质不同,不能相提并论。
当一个人饱受折磨、失去自由的时候,往往就是他最想家的时候。
所以听到老大这么说,和在最近的一条简讯上写着:“can’t wait to book out。” 真的是一点都不意外,这应该是所有阿兵哥的心声。

犹记当年,每逢可以book out之时,一群平时雷打不动的乌合之众,就会以从未有过的默契,勤奋地把“来佛”送仓、清洗厕所、整理营房、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要把军鞋的头擦得光可鉴人。
众人以迅雷不及掩耳、雷霆万钧之势,万众一心,不到10点就把一切搞定。
尽管如此,还是得等长官心情好。
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的长官,特别喜欢折磨人,总是要等到日头过山,才肯点头放人。
那时,方明白什么叫归心似箭。

可是,当兵最难过的,不是不能回家;而是回家过后,很快又要回营。
那往往是他们第一次,刚刚体会到何谓天伦、意犹未尽的时候。
也是逼使一个人,快速走向成长的过程。

想家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老大终于入伍了。

第一晚,打电话回来报平安,说是长官交代的,语调轻松如常。
小子问他,“ 凶 ”吗?
老大答说还可以。
正遗憾说没看到他光头的样子,马上就有whatsApp进来。
打开一看,见老大一个大特写,光溜溜的头,故意挤眉弄眼的样子。
还能苦中作乐,顿时放心不少。

第二晚,出去会友,回来后,已是午夜时分。
只见小子和铁婆坐在客厅枯候,满脸愁容。
一问之下,才知道之前老大打来,讲到一半,竟然在电话中无语哽咽,然后就借口放下。
小子一副不敢置信的神色,说从没见过老大这个样子,不过两天,难道Army真的这么凶?
和铁婆对望一眼,心下也自黯然。

第三晚,哪里都不敢去,乖乖在家等电话。
九时一刻,电话响起,电话那头传来老大的声音。
先让小子铁婆和他聊了一阵,方接过话筒。
不着边际地说了一堆,力求若无其事地问:你…还好吗?
老大静默半晌,终于用细到不能再细的声响,轻轻道出:我…只是想家,想你们。

3个钟

Uncategorized 3 Comments

家里有3个时钟,竟然没一个准时的。

主人房是铁齿挂的。
开始的时候还好,后来好像是受到主人的影响,性子越来越急,竟然越走越快,总是快了10分钟。
说也奇怪,它也不贪心,就只快10分钟,不再增加。
久了也就惯了,由它。

孩子房的时钟归老大管。
老大比较喜欢看电脑,很少看钟。
这钟还颇通人性,知道无人管它,干脆罢走,把自己当花瓶。
老大也不以为意,反正有手机,也由它。

小子虽然与老大同房,但他看不起这忘记自己身份的钟。
他的钟在客厅。
如果你来铁家做客,突然想起什么,看了看时钟,一定会大吃一惊,大喊糟了。
这时小子会告诉你,别担心,你还有半个小时。
没错,铁家客厅的钟,快了30分钟。
所以,小子的性格,毋庸赘述。

还没提铁婆。
也许是忙的关系,铁婆经常忙到没有时间,所以也就没有了时间观念。
不过还好,她拥有三个高级和先进的钟。
铁婆的钟会走动、无须调校,能自动报时、啼叫、声控。

这三个是什么钟,不说想必你也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