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洗不洗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突然在OMY的网上看到:水洗生鸡肉,更易散播细菌。
有关报道说,用清水洗生鸡肉,反而会将弯曲杆菌散播到厨房四周,增加食物中毒风险,严重的话甚至会导致瘫痪及致命的风险。
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弯曲杆菌还是第一次听说,幸亏素未谋面。
或许已经见了吃了亦不知。
都洗了几十年,也吃了几十年。
到底是我们福大命大,还是时候未到?抑或是有关方面耸人听闻?
问题是不洗谁敢吃?
如果传闻开来,不久之后,应该会看到有人会在公厕或者外头洗鸡,确保不会把那些不知所谓的细菌带回家。
别说铁齿无的放矢,以本地人的素质水准,不是没可能的事。
多说一句,如今的人,已经不再是本地人。
鸡,也不是以前的鸡。

冰冷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当地人都这么叫。

早期的感觉比较好,延绵的海岸线,椰影婆娑。
朴素的极乐寺,应接不暇的美食,入口即化的豆沙饼。
还有浓浓的人情味。

到了中期,开始感觉脏乱,海岸线依旧,椰影渐疏。
逐渐壮大的极乐,开始退步的摊贩,名不副实的饼沙豆。
不变的依然是人情。

最近,又去了一趟。
感觉又不一样。
依旧是乱,只是开始有序。
不至于干净,但至少可以接受。
已经不上山,所以找不到极乐。
感觉食物逐渐恢复水准,也许是自家退步太多。

壁画几乎无所不在,看来走对方向,所以放任涂鸦。
天马行空,原来也可以是一条生路。
让人惊讶的是市区竟然有免费巴士川行,几乎衔接所有主要景点和车站。
虽然最糟的时候每小时只有一趟。

值得一提的是,不是只开放给游客。
而是阖府通请,老少无欺,谁都可以上。
更更值得一提的是,司机没有因为是免费的,态度就有所不同,还是把人当贵客。

坐在里头,看着簇新的巴士,心情不禁汹涌澎湃,感触良多。
有国自诩先进,什么都追求第一,就是看不开、做不到,什么都讲利益。
不然就定下许许多多的T & C。
要给不给,让人沮丧。

这次去,最最最让人感动的,还是恒古不变的人心情味。
人心不古的今天,这可是任你砸多少钱,也无法复制出来的东西。

冰冷墅,有颗火热的心,一点都不冷。

言下之意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最怕的从来不是言行不一,
因为已经习惯了。
更怕的是言不由衷,
把人当童孩。

最讨厌的从来不是言之凿凿,
因为已经不信了。
更讨厌的是言不及义,
把人带去荷兰。

最恨的从来不是言而无信,
因为已经放弃了。
更恨的是言过其实,
把人当白痴。

最失望的从来不是言犹在耳,
因为已经算到了。
更失望的是言语无味,
把人带去梦乡。

还是喜欢法蒂玛,言行一致,最言而有信。
抄牌过后信一定来。

浪子回眸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阿M结婚了。
上个星期,在一老酒楼摆酒。
阿M就是在铁齿部落出现过的那名说半边身子属于父母另半边才是自己的所以喜欢纹身的他只纹半边身子的江湖汉子。
阿M没有发请帖,只是通过口头邀请,算是愿者上钩。
问他以什么为标准发出邀请,阿M表示至少手机里头的通讯录,必须要有对方的名字。
第一次出席这样的婚礼酒席。

当晚,阿M随意的打条领带,穿着一件几近滑落的牛仔裤.
在乐队的伴奏下,M把婚礼当成自己的演唱会,放肆地唱着Beyong的成名曲。
感觉M是在圆一个连他自己可能都不晓得的初梦。
全场宾客都是他的人,当然捧场。
于是新娘听得落泪,看得动容。

阿M当晚穿梭于友朋之间,烟不离手。
酒楼禁烟,可是今夜他最大,大家都原谅他。
阿M吁大家不要再祝他早生贵子了,因为他说真的没办法,生个柜子出来。
浪子从良,不算回头,只属回眸。

退席时走后门,没有寒暄握别,借此献上最诚挚的祝福。
不是给阿M,是给M嫂。

爱一个人,本来就应该勇敢,然后此生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