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恨歌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不想提这个人的名字。
当他选择抛下众人弃船逃生的时候,相信他跟当时许多人一样,只想着活下去,活着见自己的家人。
对他来说,好死真的不如赖活,其他什么都是假的。

如果他不是一船之长,就没有错。
也许你我,身处他的处境,也可能会这么做。
你也许不会,铁齿就很难说,不敢打包票。
真的,为了留命见家人,没什么铁齿是不敢做,或者做不出的。
只能说他选错了职业。
一旦身处这个位置,见危授命,就是世人对你的要求。

患难见真情,危机试人格。
见危授命是对一个人最高的要求指标。
一定要身处其境,才知道到底能不能做到老吾老幼吾幼,把自己的性命交出来,让别人回家见家人。

刀魂后记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刀子买了几年,都忘了,不见天日。

昨晚适逢亲人生日,买了一个冰蛋糕,坚硬如铁。
眼看几把刀子都拿蛋糕无可奈何,这才想起了它。
果然削冰如泥,众人嗟叹不已,纷赞神器。
用后清洗,没想到拇指没来由地被它划了一道,顿时血流如注。

后来想想,原来是亏待了它。

刀魂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神州大地,一条热闹的街。
一个卖刀者,不象其他人,一味地在推销自己的产品。
卖刀者是名中年男子,衣着褴褛,只是专注地在磨刀。
专心一志、面无表情、头也不抬,不管路过的人。
将手上的刀,磨得晶光闪闪、摄人魂魄。
生意并不好,经过的人多,看的人也多,就是买的人少。

一看就是个有故事的人。
可惜萍水相逢。

终于有人问津,选了一把菜刀,可是嫌贵,讨价还价,最后决定不买。
大汉眉头一皱,竟然拿起该把菜刀,在自己的左臂上轻轻划了一道,血痕立见。
买客见了大惊,急忙掉头就走。
大汉也不为难,拿了一块干布,道是为止血,没料却是擦刀锋,依然面无表情。

看了动容,不知为何。
虽然家里不缺,还是决定上前光顾一把。
购物向来喜欢还价,这次竟然不敢。
付款的时候,终于按捺不住,问他为何如此。
大汉深深地看了铁齿一眼,淡淡地说:刀有刀魂,不能亵渎。
哦哦。原来如此,还价等于侮辱,必须血偿。

突然联想到自己的文字工作,不禁有些羞惭。
总是任人鱼肉,说改就改。
原来,已经失魂。

陪你吃早餐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忙忙碌碌的我们,究竟错过了什么?

你们在这里所认识的老大,已经在等候入伍了。
是的,时间很快,不知不觉。
有如南柯一梦,自己都不相信。

上个月中,他跟着学校组织,到云南山区当义工。
临行前,当地刚好连续发生砍人事件,事情闹得很大。
尽管一切已经安排妥当,机票也买好了,可是校方还是让学生决定去留。
老大征询我的意见。
告诉他跟着自己的意愿走,别让人或事左右。
如果留下,整天无所事事到处溜跶,也很可能会被砍。
又不是没有发生过。

老大去了两个礼拜,开始有点不习惯。
之前由于他没再上课,天天一起吃早餐。
吃到有点腻有点怕,不知道要吃什么,应该去哪里吃,开始有点嫌他烦。

前几天,突然收到他的一则简讯,问说:有没有人陪你吃早餐?
顿时泪流满面。
还以为是我陪他,原来他是在陪我。

第一次肉麻地告诉他我想他,还是用英文。
如果不是用简讯,应该还是说不出口。

真的,多忙、多累,都要陪家人吃早餐。

愚人节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记忆中已经很少人在这天跟铁齿开玩笑了。
因为平时要让铁齿上当已经很难,在这天更是难上加难。

11年前,当有人在传他坠楼时,铁齿也是不信。

今年这天,有个球友来到面前,说自己得了癌症,当下就懵了。
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最后还是选择了婉言安慰,告诉他多希望这是愚人节的玩笑。
没想到肩膀被他摇得前俯后仰,说终于有人上当了。

当下真的无语,没有生气,依然为他庆幸。
红尘浑噩,到头来发现竟然是一场恶梦。多好。

这个节日,愚人应该是个动词,可是有人却选择把它当名词过。
想想,那也是个人意愿,无可厚非,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