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经常给我们送食物的邻居老妇走了。

她最拿手的就是蛋糕、蛋挞、黄梨饼。
经常都可以闻到香味飘来,满室生香,让人心痒难搔,按耐不住。
奇怪老妇怎么夜夜“笙糕”,孜孜不倦。
后来才知道老妇来自马六甲,租下单位,靠着熟客,以此为生,虽然价格不菲,可是订单似乎络绎不绝。

老妇黝黑,瘦得皮包骨,手如鹰爪,柱着拐杖,独来独往,从不与邻人打交道。
走廊梯内就算偶遇部长高官,也不理不睬。我猜。
拿钱给她也不卖,摆明不吃窝边草,心高气傲。

一次大雨,遇老妇檐下候雨,急忙上前殷勤遮伞,这才开始破冰。
当然别有用心。
自此,一闻到香味,就有免费的食物吃。
老妇死活就是不收钱。

昨夜暴雨,原本沉睡,突然闻到一股熟悉、刚出炉的蛋糕香。
很久没有的满室飘香,再度在雨夜中渐渐地弥漫了厅房。
乍暖还寒,疑幻疑真,竟然无胆起身探个究竟。

闻着蛋糕香,听着窗外的风吹雨打,只能默默祝祷老妇,一路走好。
以后,不用再做糕饼了。

多说一句

Uncategorized 4 Comments

很多人都喜欢多说一句,怕自己说得不够清楚。

有次去小贩中心,食物吃不完,拿回原档,要求打包。
那名女摊主,打包完后,多说了一句:“以后不可以!”
因为这句话,原本感激的心情,马上就打回原形。
心里想的是,还有以后?以后不光顾就是了。

一次是坐公车的时候,看到一名年轻人让位给一名老者。
老者原本也应该是满心感激的,直到年轻人笑着对旁边的友人说:“看他老,没办法!”
只见老者涨红了脸站了起来,不爽地说:“不坐了!令伯还给你!”

很多时候,真的是说多错多。
宁愿多做一点事,少说一句话。

大师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他说他是第一次给人家讲课,所以来之前很害怕,心情一直七上八下。
他说只是来交流,如果说是来教课,他是不敢来的。
他说他是一个看到不平事,很想管却不敢站出来的人。
所以他只能通过笔下的人物,为他抱打不平,惩戒恶人。

他说他也有写不出的苦恼,赶不出稿的时候居然希望自己得绝症,可以理直气壮地脱稿。
他说他的东西也经常被人拒绝,当废物踩,一个剧本曾经卖了17次。
可是当对方需要他的时候,竟然可以改口称他是天才。

他说他也有想放弃的时候,而且不止一次。
后来看了那些年,过后就打消主意,赶快回家写。
他说过后他就想收集好电影,等想要放弃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看.
可是最近旁边的人都推荐他看星星,让他很无瘾。

他说写剧本应该三思而行,然后百折不回。
他应该也在说做人。
他说最好看的戏应该是九成娱乐,一成道理,寓教于乐。
那一成还要让人受而不知,教于无形。

他说一个蛋糕师傅,永远不必担心明天突然不会做蛋糕。
可是一个编剧却无法担保明天一定写得出好看的剧本。
他说,这是编剧最大的恐惧,亦是最大的悲哀。

何其有幸,上了这名大师的课。
只因他的真,他的谦卑,他的胸襟。
真的很可惜,你们没能听到他的原汁原味,错过了。

大师? 咩来咖?千企莫搞我,叫我标哥总好!
张华标一定会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