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路霸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现在在本地拥车或驾车,基本上已经毫无乐趣可言。
德士左右闪摆说停就停。
脚车健将好像要跟你拼命。
摩多骑士说来就来神出鬼没。
大卡车理直气壮地在快道上电掣星驰。
汽车司机在路上眼中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行人则早已练就一副穿越阴阳界的好身手。
而最恼人的,还是那些插队的车子。

每次车龙出现的时候,就一定会有一些不守本分的车子。
这些“车渣”,总是想尽办法挤到最前方,然后伺机插进队伍,无视后面苦苦排队轮候的队伍。
这些车渣以为躲在车里就没人看得到他们自私的嘴脸,一点羞耻也无,心安理得。
奇怪的是从来没看到有警员出来抄这些车渣的牌,即使每天都会出现这种路况的所在。

遇到这种情况,铁齿会按响车笛表示不满,宁愿车毁身伤,也不会有一丝缝隙供这些车渣有机可乘。
对于那些让路给这些车渣的车主,本人基本上是非常不满也极度不爽的,因为这样做等于是助纣为虐。
当然,如果是技术问题,无法阻止对方的“暴行”,就无可厚非。

曾经在关卡看过一辆车渣企图插队,没想到整排的车子不约而同地通力合作,一辆紧跟一辆,就是不让他插,每个人还同时按响车笛,表达不满。
最后终于惊动警方,出来开罚单给对方,还要对方把车开走,重新排过。

看了真是大快人心,因为这样的正义,很少可以得到伸张。

报纸惊魂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上个星期,到马六甲度周末。
Check in的时候,特地交代要中文报。
入住的是间新建酒店,地点优越,设备一流,浴室和床铺都很干净舒适,铁齿与铁婆都非常满意。
第一晚,一夜无事。

隔天一早,打开房门,拿进吊在门把上的报纸。
一看不禁摇头,果然又是英文报,尽管已经仔细交代过。
马上打电话要求更换,对方抱歉连声,门房不久就把华文报送到,打躬作揖离去。
看了几页,就随手置于沙发上,出门找食购物去也。

午后时分归来,房间已经整理过,正想坐下重读报纸,没想到中文报又变成英文报。
铁婆也说没拿,不禁有气,于是又打电话,问房里的中文报去了哪里?
质疑他们是不是华文报的数量不够,趁整理房间的时候,把铁齿的偷龙转凤去了?
对方道歉连连,说他们不做这种事,过后又递了一份新的过来。

晚饭后,又血拼了一轮,回到酒店洗完澡准备上床睡觉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
临睡前,随手拿起床边中午看到一半的报纸。
万万没想到,这时入眼的,又变成英文报了。
心里的那份惊惶就不提了,眼看铁婆已经入睡,不敢惊动。
想想,“对方”应该只是对华文报恨之入骨,不让铁齿看罢了。
静静放下报纸,努力让自己入睡。

隔天一早,打开房门,果然又是英文报。

站在桥上看风景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傍晚时分,与老大走进小坡一家小店吃饺子。
时斜对面坐着两女一男,皆身穿校服,年约17、8岁。
其中一女身材修长、明眸皓齿、顾盼生姿,因为穿着很长的袜子,透着很重的日本味,与该名男生动作亲昵,显然是对恋人。
另一名女生则剪着男人头,不注意看还以为是名小男生。
只见男人头帮两人摆好碗筷,还拿出纸巾特地将日本妹的那套餐具仔细地擦拭一遍。

食物送到,男人兀自大快朵颐,男人头则殷勤地服侍着日本妹。男生与日本妹打情骂俏、交头接耳,两人明显冷落男人头。
男人头也无所谓,默默地吃着,眼神由始至终没离开过日本妹。
间中她也尝试插话,可是两人似乎当她透明,男人头好像也习惯了,不以为忤。

离去之时,正好三人也用完餐,只见男生拖着日本妹径自走出店外,留下男人头在后面买单。
看得目瞪口呆,唏嘘不已。
老大却见怪不怪,说这等事在校园是稀松平常。

远离江湖太久,原来江湖已经换了风景。

21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昨晚临睡前,不知为何,心情驿动,突然想起一事。
翻出证书一看,果然,就在当年今日,与铁婆在注册官与亲友之前,对着那如山一般重的誓言,竟然敢敢点头。
什么无论好坏、永远不离不弃、一辈子生死与共…
真的是谈何容易。

从未庆祝过这个日子,铁婆好骗,告诉她两情若能久长,又何必庆祝?
没想到一眨眼,二十一年就这样过去了,如梦如烟。
时光飞逝,人飞逝,还有青春也在飞逝。
回首来时路,几经风雨,一路颠簸走过。
一切仿如昨日,往事点滴依然历历在目。

从单身走入婚姻,等于决定从年少轻狂转型,转为人夫人父,没有回头路。
失去的肯定不只一些,得到的也许更多,可是得失之间谁也无法衡量。
人生的无奈,就在于无法同时走上两条路,永远不知道另一条路上的风景。

庆幸的是情还在,信诺未曾背弃。
也许真正的考验还未到来。
祝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