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定一个管理成功的国家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早就听闻本地脚车失窃的几率蛮高,所以当初购买的时候,就考虑到这一点。
于是告诉铁婆,一是不要买太好太贵的,那么就算被偷也不会心疼。二是颜色最好低调一点,不要太引人注目,以降低失窃率。
可是铁婆不信不听,认为没有理由因为害怕被偷就放弃自己所爱。
想想也有道理,就如没理由因为担心伴侣会变心,就故意嫁或娶个丑八怪回家。

可是开心不到两个星期,骑它上街不到五次,就被窃贼相中,就此天各一方、人间永别。
应了老人家常说的话,真的是越怕越死,可笑的是,我们前后都有加锁,停放的所在上方还有CCTV。
后来调出录像来看,只见窃贼戴着头套,手上拿着一条钢丝,显然是有备而来,蹲下起身,前后不过5分钟,就不显山不显水不见头不现脸地施施然踩着铁婆那辆粉嫩粉嫩的单车走了。
可见窃贼不仅技术高超、还胆大心细。

在保安人员的建议下,铁齿和铁婆傻傻地到警署报案,录口供加等待的时间,约花了一个半小时。
写了满满两页纸的热心女警笑着说,一有消息就会通知我们,虽然脚车失窃的破案率不到5巴仙。
可看她心虚的样子,看是连1巴仙都成问题。既然如此,干脆拒绝让失主报案好了,何必浪费人力物力、大家的时间?

其实,脚车失窃的案件与日俱增,个中原因不说大家也知道,可是警方却依然按兵不动,老神在在,任其自然发展,顺其自然,真是奇哉怪也。
其实,只要依法规定所有的脚车都必须注册在个人名下,就如汽车和狗牌一样。
如此一来,不但可以多少解决失窃的问题,至少起到阻遏作用,同时也可约束越来越多在人行道上横冲直撞、撞到人就一走了之的无良骑士。
解决问题的方法很多,就看要不要而已。

不指望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只要求可以做到脚车不必上锁,那就差不多了。

流星陨落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那天,经过一处以前经常光顾的云吞面档口。
以前不管任何时段,档口前面总是大排长龙,今天却是门可罗雀。
还以为已经换人在做,探头一看,发现摊主还是原版的那对中年夫妇。

之所以不再来,缘由一次,因为排太久不甘心,叫到两碗,结果过后只能干掉一碗半。
生性节俭的铁齿就脸皮厚厚地端着那半碗面,到摊前要求带走。
为免误会,还故意大声说出:“面很好吃,只是多叫了一碗,所以才吃不下…打包等下再吃!”
原以为这已经是最高的致意,最大的恭维,没想到向来就无甚笑容的女摊主脸臭臭地接过那半碗面,将它随意倒进一个透明胶袋里,然后冷冷说道:“其实是不可以的!我们从来不提供这种服务!”
里面在忙着煮面的男人也看了铁齿一眼,没说什么,不过表情极不友善,也许认为铁齿是来找碴的。

明白人忙起来脾气肯定不好,但态度之所以如此恶劣应该是仗着生意好,抱着反正少你一个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的心态。
当时心里就在想,就算多好吃,以后再也不会光顾。

没想到不过一年光景,再见已然人事已非,换了人间。
见夫妇俩两眼无神,脸色更难看了。
没有幸灾乐祸,反而有点同情。
遂上前点了一碗,虽然曾经说过不再光顾,但铁齿不会跟美食过不去。
吃了几口,发现辣椒已经变调,叉烧失去水准,云吞涣散。
吃剩半碗,但这次没有要求打包。
悄然离去,感叹又一颗流星的陨落。

现在最想做的事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跟自己一个人去旅行。
婚前试过,婚后铁婆不放心,老觉有诈。

跟一个自己很喜欢的异性去旅行。
只能想,不能做,去也只得一个选择。

跟一个陌生不曾见面的人去旅行。
若能成行,旅游的时间可能很短,也可能回不来,或者不回来。

跟一个身体有残障的人去旅行。
回来才能感恩,常乐。

跟一个讨厌的人一起去旅行。
提炼自己的忍耐度,还有修养。

跟一个家族而你是唯一一个外人去旅行。
让自己感同身受,不要一直排外。

跟旅行团去旅行。
学会逆来顺受,接受一切安排。

原来,现在,很累,想逃。

好到吓人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最近,总会在武吉知马的一条食街用餐。
由于前方都在旷日持久的施工,停车又不是很便利,加上人客稀疏、粥多僧少,竞争激烈,成多家餐馆都是在惨淡经营。
稍加注意,发现有些老板都跑出自家的餐馆前,不是帮忙招徕生意,就是在观察人流,许是在暗算这盘生意到底做不做得下去。

那天就在一家卖点心和粥面小炒的店面吃晚餐,明明食物水准上佳,环境不差,可是许多人客总是在餐馆门前徘徊,翻着餐牌,又看了看店内稀疏的人客,无甚信心,脚步就是不进来。
尽管一旁的老板亲自招呼,侍者也努力推荐,可是鱼儿还是不进笼,继续向两旁游去,因为还有更多选择。
很想帮老板一把,很想对这些举棋不定的人说:“连我都在这里吃了,你们还犹豫什么? ”
当然没有,我算老几?人微言轻,他们全都不认识铁齿,睬我都傻。
难怪有些餐馆会在店内墙上贴名人明星演员到此一吃的照片。

看到众位员工和老板失望的表情,很想告诉他们,招徕生意,跟追女孩子一样,越急越死,必须欲擒故纵,不能对她们太好。

有些人就是不明白,很多时候,就是要吊起来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