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吻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小舅子的儿子,刚满一岁半,精得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有时让你抱,有时理都不理你,有时看到你就哭。

后来想到一法,拿出车钥匙,按了车门遥控给他看,然后放他在驾驶位上,当然是没有发动引擎。
只是这样也不知道是否触法。
见他爽到手舞足蹈,见牙不见眼。

此后,只要一不让抱,就亮出法宝,亦即车钥匙。
马上就投怀送抱,叫亲就亲,索吻就吻。

原来COE涨到今天这个价,不是没有原因。

过敏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长这么大,或者应该说是一大把年纪了,还是第一次对食物过敏。
过去四十几年,一直以为自己已经练到铜墙铁壁、刀枪不入,除了亏以外,什么都能吃。
原来不是。

前天,不知道吃了什么,傍晚时分,腋下开始有点发痒,这两个字写出来好像有点恶心。
还以为是冲不干净,又去洗澡,涂抹了一些膏药,洒了大量的爽身粉,情况被控制下来,就不以为意。

哪里知道,睡到下半夜,全身开始痒到不行。
抓完下面到上面,从左边到右边,前面绕到后面,可说是烽烟四起、四面楚歌,身体没有一处不痒。

早上起来,小子看到他老爸,吓了一大跳。
原来铁齿的嘴唇,已经如周星驰的电影,肿成两条香肠。
十根手指也如是,胖胖肿肿,还蛮可爱,就是痒到受不了。
算算此刻全身总共有13条大小等一的香肠。
真的如实以报,一点都不夸张。

消息一传开,马上有人呈上灵丹偏方。
可是铁齿第一次不铁齿,一刻都不能等,立刻去找西医。
从来没有如此佩服西医,几颗药丸下肚,旋即止痒消肿,香肠全部打回原形,幸亏硕果仅存。
苦苦思索,到底是何物导致?
决意找出真凶,于是重蹈覆辙,把当天吃过的食物再吃一遍,今天开始以身试法。

希望无恙,容后再报。

女七男三

Uncategorized 6 Comments

男女之间,最大的不公平,应该是在厕所的使用方面。

每次旅行,到了荒郊野外,或者是旅游景点,尤其是跟团的那种,一到如厕时间,就很庆幸自己是男人。

在荒郊野外,男人只要面墙面海面树面林,测好风向,就可以挥洒自如、肆意妄为。
女人就可怜了。
实在憋得不行,大胆一点的,就只好撑起伞,遮遮掩掩,还务必去得老远,回来后头低得差点碰到地板。
所以打死铁婆也不会去那种公厕匮缺的国度。

到了旅游景点,就算是去到先进国,不管厕所如何整洁干净几百颗星,只要人潮一多,女厕外必排起长龙。
男厕则进出自如,有些缺德的还来回吹着口哨,害得那些排队的女子更是按捺不住。
其实排队如厕,对脸皮稍微薄一点的人来说,也是一种伤害。

不明白时至如今,科技如此发达,血淋淋的现象比比皆是,道理应该浅显易懂,可是男女厕依然按照比例分配,面积一样大小。
到底有没有脑的?还是那些工程师策划员决策者设计师都是男人?

建议三七分帐。
女七,男三。

半边天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和铁婆到小贩中心用餐,看到一名用托盘端着三碗面的妇人,紧紧张张,不停喊Excuse me ,有点手忙脚乱。
该名妇人端着食物走向不远处的一张桌子,位上坐着两名约莫十多岁的男孩,和一名身材健硕的男子,三人都低着头顾着把玩着手机,目不转睛,头也不抬。
桌上杯盘狼藉,可是三个男人竟然视若无睹,照样刷着手机屏幕,真的是坐怀不乱。

铁婆看了不禁摇头,妇人也不禁有气,开声要三人帮忙清理桌面。
只见三人茫然地看了看:“等收碗的人来吧!”
妇人无奈,放下托盘,动手清理桌面。
三个男人继续埋头苦干,把妇人的付出当成理所当然。
铁婆看得七孔升烟,差点就要拍桌上前去教训人。
急忙把她拉住。

其实这样的情景如今已然屡见不鲜,但是有人愿打有人愿挨,夫复何言?
更让人受不了的是,妇人把三碗面摆在三个男人的面前后,接着还问:“要喝什么?我去买!”
铁婆听了差点晕倒。

妇女能顶半边天是没错,可是如果顶到把自家的男人变成旁人眼中的窝囊废,就是女人的错。
有些事情,还是应该像厕所一样,划清界线,留给男人去做。

一个大胆天真的建议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李显龙总理在今年的国庆群众大会上,宣布将会对小一收生和小六的会考成绩做出“微调”。
小一是各校必须保留40个名额供大众申请,小六是会考成绩将从总积分制改为等级制。

其实说穿了,都是名校惹的祸。
父母都怕输,皆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进入名校就读,而名校又是以学业成绩作为收生的主要标准,也就难怪父母与学子都被总积分绑架。
如果今天,规定新加坡所有中学的收生配额,必须综合录取所有考获不同成绩的学生,例如:

总积分180 – 200的学生 – 20%
总积分201 – 220的学生 – 20%
总积分221 – 240的学生 – 20%
总积分241 – 260的学生 – 20%
总积分261 以上 的学生,也是20%

老实说,铁齿向来对所谓的“名校”很不以为然。
因为名校向来都是精英齐聚,收的都是高材生、成绩优异的顶尖分子,要继续领跑或保留排名,基本上不难,甚至可说是没有难度。
所以非常佩服一些可以从中突围的邻里学校,能化朽木为神奇,那才叫真本事。

这样的收生法,基本上是仿效我国政府组屋的配额制度,一座组屋要有不同种族的比例。 这项措实施多年,绩效清楚可见,值得赞扬,为什么就不能推广到教育界?

如今我国的教育已经走到了一个分水岭,就看政府有没有这个魄力,打破名校的迷思,让全国的学府都成为名校。
这样一来,学子和家长无须再为成绩兢兢业业、汲汲营营,能把更多的精力用在个别的兴趣上,提升生活品质,迈向更优雅的社会。

是不是在痴人说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