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最不能说的一句话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老大最近经常早出晚归,说是在做fianl year project。
以前晚餐前必定出现的情景不再,随着年岁的增长,缺席率也越来越高。
即使在家,也是整日捧着手机或者电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甚少交流。 铁婆开始有怨言,怪我为什么不管管他?

然后,有一天,就看到他带了几名朋友回家。
这几人在客厅高谈阔论,见了人也不打招呼,如入无人之境。 所谈的皆为男女间的苟且之事,污言秽语,不堪入耳。
真的是忍无可忍,遂上前请这几个貌似瘟神的人离开,他们用愕然的眼神看着我。 老大端着准备给他们的茶水从厨房出来,听了说:“我老爸是在开玩笑。” 正色回答:“我是认真的,不是开玩笑!”

老大不敢置信,问我到底在干什么?涨红了脸,粗着脖子问为什么?要我尊重他的朋友,尊重他交友的权力。
反问他到底交的是什么朋友?要他以后不要再跟这班人来往。
老大说什么也不答应,友人看到情况不对,嚷着要走。
老大不让,说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赶他们走?
再度忍无可忍,终于爆出:“不听我的话,你也给我走!不要再回来!”
话一出口,马上就后悔了,可是已然不及,收不回来。
老大听了愣住,凄然地望着我,说了一句让我心痛不已、马上醒过来的话:“我不要走…不要赶我走好吗?老爸!”

很庆幸是一场梦,告诉自己永远不会让它成真。
有生之年,一定不说这句话。

Uncategorized 7 Comments

借钱,是最讲感情的。
借伞,是最浪漫的。
借宿,是最难忘的。
借书,是最交心的。
借鉴,是最难的。
借光,最后还是要还的。
借据,最好是别人的。
借口,最好是不用想的。
借尸,不一定能还魂的。
借问,已经很少人用了。
借花,佛是知道的。

不完美的我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家里的鞋子不够位放,需要增添个鞋柜。
屋子里头只得四个人,不明白为何会有百多双鞋子。
算了,这是题外话,不说也罢。
去到西部某店,看到店家把一些家具随便摆放在停车场,标的价格都把原价削了接近一半,然后摆了一张标签,上头写着:I am not perfect。
看了不禁感触良多。

当然不是第一次看到类似事情,是那张标签,让人浮想联翩。
那些所谓有瑕疵的家具,其实也不至于差到哪里去,有些不过是表面些许刮花,最多也只是多了几个小凹洞,想是搬运过程或展示时碰撞到的,完全无损它的实用性。
再说,就算是新家具,只要过些时候,这些瑕疵都会出现,谁也跑不掉。
可是就因为这些瑕疵,价值就大受影响,大打折扣,以致无人问津。

有些人,就跟这些家具一样。
很多时候,人一旦有了“瑕疵”,此生可能就被打入冷宫,从此不见天日,被划入“I am not perfect”的行列。

问题是人又比家具强,人可以自我“维修”、“修复”,甚至“精进”。
可是想要除去身上那张曾经有过的标签,却比去掉瑕疵更难,没有那么容易。

真心希望,I am not perfect,这个自我定义,或者人为标签,仅局限于家具。

当我看着你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能让一个读者,从架子上林林总总的众书之中,取下来翻阅,基本上一定会有个别出心裁的书名。 书名至少必须让人起了好奇之心,不然,下场很可能就此不见天日。
但是,如果要进展到让人掏腰包买下,单靠书名是不够的。
时至今日,肯花钱买书的人,就如看电视的人,已经越来越少。
当读者在快速翻阅时,里头的字里行间,能不能打动他,或觉得读了这本书对自己是否会有所帮助,他才会付款。
这时,书的内容就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问题是内容精不精彩是一回事,对方能不能看到打动自己的段落又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打扮得漂漂亮亮、拿着名牌包包还是不够的。
出众的外表是可以吸引目光,可惜当某个人在关注你的时候,你很可能正在挖鼻孔。

书名,就如人的外表、穿着、长相。
你的谈吐、举止、所为,就是书的内容。
跟某人的偶遇,就是你的字里行间。

请珍惜你的字里行间,很多时候,它就决定了你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