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和小子到亚当路用午餐,叫了好几道食物。
来到这里,当然少不了要点辣死你妈,不过光顾的不是前面并排、人气极盛的那两摊。
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店大欺客、生意一好就忘记何谓服务的食档,多好吃也不吃。
还是经常光顾的那位马来大婶可爱,要换什么都可以,也不加钱,弄到反而自己有时会不好意思。 摊内还有另一名煮夫,也是风趣幽默、笑口常开。

今天又试了另一摊,叫了一客“落地钟”。
送来的时候,正吃得两手油腻,正想用纸巾擦手掏钱,岂知阿内兄竟然轻拍肩背,叫铁齿慢用,等下再付无妨,说完扬长而去。
眼看阿内兄的摊位离我俩的座位有十几桌之遥,一客“落地钟”也不便宜,竟然不怕铁齿吃完落跑,顿时真有涕零之感。

想起以前,准确一点是十多年前,也许更早,哪里有食物到桌、即刻付款的规矩?
为何时至今日,阿内兄的一句慢用,等下再付竟然可以让人差点为之怆然泪下?
人心不古,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突然想起年轻时候听过的一首歌曲,沈雁唱的,歌名就是信任。
不妨找来听听。

难得

Uncategorized 3 Comments

通常洗车,都是自己来,不会交给车房洗。 铁齿是那种万不得已,才会把车子交给别人洗的人。
看不开是原因之一,见对方马虎行事又不能讲,煎熬难受是另一个因
素。 以前比较勤快,会每个星期洗一次,现在已经进展到每个月。
昨天洗车,同个时候,旁边有名司机,也在洗他的德士。

注意到他洗车异常讲究,洗玻璃用的是一块绵布,车上半身和下半身用的海绵也有区分。
司机是名马来人,身材超胖,约50来岁,顶个大肚腩,把车身洗得犹如出水芙蓉,洁净到光可鉴人,没有半点瑕疵。
可是满头大汗、汗湿衣背的胖兄依然不满足于此,拿起另一桶水,换过海绵,又蹲在地上开始洗起车底。

一向草草了事的铁齿看了,汗颜之余,不禁揶揄,要他小心腰背,洗到这么干净车资起跳还不是一样?又不会多一点,何必这么辛苦。 只见胖兄爽朗地笑了笑,说把洗车当运动,可以出汗,又可以省钱。虽然说车子是公家的,但是保持车子干净,搭客坐了舒服,自己也开心。而且每三个月公司有进行检查,如果达标,还可得50大元奖励金。
走的时候,犹见胖兄半个身子钻进后车厢,用吸尘机在吸尘。

什么叫敬业乐业,胖兄就是。

生意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星期六晚,小子打球,扭伤脚踝,一拐一拐地走路。
问他要不要去看医生,他说不必,认为休息几天就会好。
这种事情铁齿甚有经验,一点也不紧张,问题紧张的是旁人。

隔天,意料之中,小子的伤患恶化,脚踝肿得更厉害,痛到不行。
可是为了美食,依然可以硬撑到巴刹,蟹行着走,路人为之侧目。
有好事的安娣,不,应该说是好心,上前检测小子的脚踝,不一会儿,就有人围睹,一时蔚为奇观。
与事者除了力荐几家出名的推拿师傅,也为铁齿没带小子去就医而耿耿于怀。
铁婆听了颇有微言,说买马票你眉也不皱,儿子看医生就不舍得?
出言如此之重,只好带小子到MA,听说那里的人比较少。

等待叫唤的时候,看着大堂挂着的收费板,看到假日时段最高的门诊费用也不过39元,觉得不贵,还可以接受。
等到小子看完医生,包扎着脚踝,账单出来,这才觉得自己天真的可以 ,一共是$196.62。 问柜台的收银员为什么收费与看板不符?
小姐礼貌微笑,说我们会break down给你看。

break down出来,原来门诊是$39没错,可是包扎要$33,纱布和药膏也要钱。 照X-ray要 50大元,医生看了X-ray说一句放心没事要 $25,连护士从门诊室推小子下楼去照X-ray,也收$15。
看了啼笑皆非,问她说下回如果我们自己推,自己包可以吗?
对方笑而不答,当我开玩笑。

付完钱正要走,另一名男护士追了出来,问我们要不要买Ankle guard?15块钱而已。 都花了这么多,加上铁婆在旁监督,当然说好。
男护士二话不说,又把小子推了进去,除下小子刚刚才包扎好收了我33块钱的纱布,给他套上那片新买的Ankle guard,然后拍了拍手说:“好了,可以走了!”

看了傻眼,原来生意是可以这样做的。

鲠到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在织总平价买了两样东西,走向柜台付款。
人多得不像样,几个柜台都排着长龙。
看到这种情况,若非急用,通常都会把手上的物品放回架上。
可是要煮咖哩,就是少不了手上的这几粒敢当,只能乖乖排队。

排队的当儿,见有名妇人推车要过,于是退开身子让道。
可是没想到对方却把手推车停下,然后招手呼唤还在远处搜罗物品的丈夫:“这里这里!” 原想让她也就无事,只是看她满满一车,远处赶来的老公手上还有一篮,我又是永远赶时间,于是告诉她:“小姐,请排队。”
谁知道对方把眼一瞪,高声嚷道:“我在排啊!你没看到吗?”
知道遇到兵了,只好忍住气:“我是退开让你过,可是你却插了进来!” “No!是我先来的!我把车子推了进来,才看到你从后面走来!”
妇人高八度的声线,顿时引来众人的目光。
排在最后一个,简直就是死无对证,知道辩下去只会成为排队众人的余兴节目,更知道跟这种人理论是死路一条,绝非良策。
只好放弃,转到旁边另一条队伍。
可是死八婆依然不放过,对着铁齿冷嘲热讽:“以为自己是谁?我知道你上过电视!得奖又怎样?难道就可以不排队!”

很多时候忍让无所谓,但是非黑白就此颠倒,理亏的一方变成理直气壮,想要做君子反而成了小人。
看着手上的那袋五粒敢当,斟酌着应该买回去煮还是拿来砸人。

人越来越多,相信这样的事情,也会越来越多。

好人还是坏人?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曾经跟一名姓郑的演员同台吃饭,跟他不熟,没想到却交浅言深。

通过对话,感觉对方有很强的正义感,对社会上诸多的不公现象都很有看法,极适合从政,也许已在路上。
谈着谈着,不知道为什么会谈到好人和坏人的话题。
这才发现两人对好人和坏人的定义严重分歧,都有不同看法。

郑说,他知道有某人到某落后国嫖雏妓,男童,可是回国后,依然和对方保持联络,定期寄生活费给他。
郑问,这样的人,算好人还是坏人?
当时就想起蔡老的名言,这个人应该是好人中的坏人,坏人中的好人。 可惜当时被人打岔,迟至今日,依然没有给到他答案。
也许他已经忘了。

如果现在再问,答案应该是,这个根本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