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

Uncategorized 3 Comments

最近收到一张信用卡的帐单,由于不确定以往的付款方式,于是便打电话过去询问。
照例是一连串的指示和等待,最后终于逼出了一把人声。
是名男士,浓重的口音,不方便说是哪里的。

报上姓名及信用卡号码,告诉他因为太久没用到此卡,所以想要知道有关此卡的付款方式。 对方礼貌地发出请求,要我先验明正身,问我的身份证号码。
每次都是这样,之前的电话指示,不是已经要求输入,为何又多此一问?
难道之前是问爽的?
对方以浓重的口音表达歉意,说这是正常程序,以及保安考量,要我见谅。

不知道是哪一个领取高薪身居高位一厢情愿聪明的想法,难道他真以为通过这几道问题就能剔除诈骗?
说真的,要是有心进行欺诈,这些资料还不是垂手可得,又有何难?
了解到这是浓重音男份内的工作,只好努力配合,如实呈报。

接着问我的出生日期。
这没问题,至少先前没要我输入。
过后又问候我老母姓甚名谁,也一一答中。

“最后一个问题,Mr Lau。”
还有?到底有完没完?
按捺住脾性,试图以平静温柔的语气:“好,没问题,请问。”
“ 请问…你是以何种方式偿还你的信用花费?”

听了差点中风。

人祸,不是车祸

Uncategorized 6 Comments

最近路上致命的车祸频频,许多人都把矛头指向重型车辆,甚至认为多是“外来人才”驾车所致。
老实说,无风不起浪,事起必有因,外来人才“车生地不熟”,加上长时间工作,精神难免较差,注意力大打折扣,出事率高在所难免。

但是铁齿认为,车祸发生最主要的原因,罪魁祸首,应该还是边驾车,边用手机。
有驾车的人都知道,凡是前面慢驶、或偏离车道、及转换车道不打讯号灯者,十之八九,都是在用手机。
每天从家里到公司,短短8公里的路程,粗略算计,至少有十个驾车者,是边驾车边握着手机讲个不停。
什么车都有,但其中又以豪华车主和货车司机居多,不是偏见。
不信的话,以后在路上请多留意。

如果开罚单的权力可以投标,一个月一万块的“权力金”都做得过,肯定有赚不亏。
虽说现在被抓手机会被充公,问题是很多人有的是钱,谁在意?最多再买一支,资料早就另有储备。
再加上撞死人又不用尝命,进去蹲一两个月就可以出来,谁怕?
外人老是说我国严刑峻法,在这一点上,个人认为政府是仁慈过头,刑罚起不了作用,不然现在违法的人不会这么多。

每在路上看到这类罔顾他人安全的驾车人渣,总会用车笛轰他,然后恶狠狠地瞪着他看,可是心里骂的却是陆交局。
真的,放着这种变相的路霸凶手不抓,整天却花大力气专注于抓那些没有撕放停车固本的车辆,是否本末倒置、不知孰轻孰重?
建议乱世用重典,凡驾车握手机者,一旦被抓,都必须坐牢7天,外加打一鞭。 看谁还敢以身试法、草菅人命!

同意者请按赞。

过犹不及

三言两语 3 Comments

6号星期三看到的新闻,到星期天依然在脑海挥之不去,绕梁何止三日?

报载原文如下:
A WHITE Rolls-Royce pulled over at the Fullerton Bay Hotel to whisk Nicole Chan off to Caldecott Hill for a tour of MeiaCorp Studios on Monday.
The Desire to see the broadcasting studio was expressed by the 15-year-old in October last year to Make-A-Wish Foundation Singapore.
And as part of yesterday’s experience, she had her make-up done by a professional and posed with a red Ferrari in front of her house…

许愿基金会一个慈善组织,专门帮助身患危及生命病症的儿童及青少年圆梦和完成心愿,无论出发点或理念皆让人激赏,且无可厚非。
问题出在车子的安排,还有那间F字开头的酒店…
许是铁齿的心胸狭窄,看了真的很不舒服。

没错,把事情做得尽善尽美是国人共同努力追求的目标,只是不能过头,否则轻易就陷入了哗众取宠。
希望报导中所提到的那两辆名车都是免费赞助,如果不是,则如斯应用善款,真的有待商榷。
就如一些贫瘠的山区地方,急需学校,你断不会盖一间皇宫给他当教室,是同样的道理。

走笔至此,不知诸君会不会齿冷,认为铁齿太冷血?

我要的不多

Uncategorized 3 Comments

到ntuc买东西,人很多。
顾着买东西看东西,不小心撞倒一名及膝小女孩。
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她先撞到我,不过,小女孩大哭起来,没理由去跟她的母亲辩这个,只能说sorry。
小女孩的母亲搂着女儿,心疼地破口大骂,恨恨地看着我。
护女心切这我了解,问题是又没流血头也没起包,需要这么激动吗? 尤其是用我听不懂的卷舌语言。

买了东西就排队还钱,人更多。
两旁的队伍不断缩短移动,只有我这排动也不动。
跟驾车一样,去到哪一条棱,那一条棱就会被我带衰,一定煎。
后来前面起了骚动,见一名洋汉用英语责问收银员,说他一样东西打了两次,如果自己没有检查就吃亏了,洋汉要他下次小心一点。
收银员不甘示弱,用纯正的华语顶回中年汉:“都跟你说对不起了还啰嗦个什么劲吗你?”

去以前旧家的小贩中心吃早餐,没想到现在尴死人多。
以致买了食物,竟找不到位坐。
好不容易发现有张桌只坐了一名外劳,还剩四个空位,看来应该是没人想跟他同桌,我是无所谓。
上前向他点了点头,正要坐下,他却阻止我说:“Sorry,my friend coming…”
终于忍不住爆粗,没想到对方竟然听得懂,差点大演铁公鸡。

断奶

三言两语 No Comments

3月1日,香港开始实施“奶粉限制令”,每名出境者只能携带最多两罐奶粉,据说各出境关口严密截查把关,主要针对的对象不言而喻。

世界各地任何物品几乎都是“中国制造”,就是做不出能让内地百姓孩童安心食用的奶粉。

能让神舟升入太空,竟然奈何不了一罐奶粉,真的令人匪夷所思。

是不为也,还是不能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