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只能打一通电话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戏没有影评说得那么好看。
灾难不够灾难,感动不够感动,海啸的可怕有点被轻描淡写。
母子在逃难途中,听到有小孩呼救,儿子认为两人是泥菩萨过江,劝母别理。 母亲于是对儿子进行机会教育,说就算身陷险境,也不能见死不救。 道理是不错,问题是两人最多只是自顾不暇,并无危险逼迫,哪有坐视不管的道理? 再说所谓的“救人”,也不过只是从一堆杂草还是杂物中将小孩抱起,轻而易举。
是的,这是职业病,吹毛求疵。

由于一切遭破坏,断水断电(想当然耳),失去一切身外物的男角向人借手机。 拒绝他的人以快要没电为由,而且这个时候手机通讯等同黄金,哪能说借就借?
后来终于找到有人肯借,男角说得痛哭流泪七情上面惊天动地,其他一旁的人都在看,奇迹般的竟然没人跟他抢。

没给导演带去荷兰,却突发奇想,如果身处其境,如果只能拨一通电话,可能是最后的一通电话,该拨给谁?
是拨给还懵懵懂懂过着日子的小子,还是拨给已经初识愁滋味的老大?
是拨给生我养我不时问我吃饱了没有的老母,还是该打给嫁我管我宠我有时却嫌她啰嗦的铁婆?
还有铁齿那五个不下四十载的手足之情呢?
好友如阿刚之流的就要等捡到另一台手机了。

后来想想,与其打给谁都不对,还不如拿张纸来写,一个都不会少,把打电话的机会让给别人。
铁齿就不信,戏里只有男角需要打电话。

搭巴士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看了上篇“借肩膀”,有人质疑铁齿会是坐巴士的人。
小时候,没钱搭巴,一样上车,直到售票员来,才问他有没有去某地?
遇到好心的售票员会告诉铁齿要到对面搭。
就这样一站一站骗下去,终达目的地。
现在这招应该行不通了。

现在只要有时间,一个人,通常都会选择搭巴士。
在所有的公交中,还是最喜欢搭巴士,与地铁相比,乘客相对较少,也比较贴近生活。

地铁舒适、快捷,但偏向冷漠。
尤其是座位的排法,与对面的人不是四目交投,随时不爽可能引发血案,要不就是任人上下左右打量,毫无隐私可言。
但这样的情况应该少了,因为通常很难有得坐,满满都是人。

铁齿坐巴,一向不爱与熟人共车,喜欢单独乘搭。
因为坐巴可以看书、看人、看景、难得的独乐乐。
尤其是坐在双层巴士上层,更可以看到驾车时经常路过却都被视而不见的屋子和建筑。
可是搭巴最怕半途遇到不熟之人,如身旁又有空位,避无可避,更惨。
识相的还好,最怕的就是遇到那些不识相的,免不了要说应酬的话,甚至没话找话,破坏了难得在闹中的静。

如果所有路线每十分就有一趟,真的不介意放弃私驾,放弃那张令人绝望的死后医。

终于想到你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日前阅报,获悉约3800名在380所教育部学校服务的校工,从今年起,月薪将调高300元。
该报导说,对一些目前基薪只有6、7百元的低薪校工来说,加薪幅度高达50%。 是的,50%,听起来真的很多,可是在这之前呢?
这么多年了,为什么现在才想到要加?

有上过学校的人,相信都接触过校工。
铁婆少时迷恋乒乓,曾经为校立下不少汗马功劳。
据铁婆所述,她之练得一身好武艺,都得归功于当时的一名校工。
那时候她们几个小女孩,经常在课后留校练球,练到天昏地暗。
连负责老师都走了,可年老校工担心她们的安危,不但没有因为赶着回家赶她们走,还留下来指导她们,甚至送饭送水。

铁齿念小学的时候,经常都是饿着肚子上学。
那时候,卫生部每星期的其中一天,都会来派发免费牛奶给那些营养不良的学生喝。
但不是每个人都有得喝,除非是被定为营养不良。
所以每当这些牛奶车出现的时候,那些没在名单里面的学生如铁齿,总会各出法宝骗牛奶喝,可是总被老师识破赶走,只能眼巴巴地站在一旁流着口水看着他人排队喝牛奶。
那时候,多恨自己为什么没营养不良。
让人感动的是,一旁分发牛奶的校工,过后竟然都会在暗地里给我们这些没有份的孩子留一杯,有多少留多少。

现在才知道,原来这么多年以来,这些心地善良的校工,一直都在领着如此微薄的薪金。
原来,现在才知道的人,不止是我。
当然,迟到好过没到,只是没想到迟了这么多年。

借肩膀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去年的某一天,黄昏时分,上了一辆开往大巴窑的巴士。
中途上来了一名身穿黄色校服、体型偏瘦、满头大汗的学子。
周遭还有很多空位子,可是他却偏偏选中铁齿。
一屁股坐了下来,马上感觉空间变得压迫不已,感觉是被逼到墙角。
发现自己似乎越来越自私孤僻,除了吃东西不爱与人搭台,近来竟连坐巴也不喜和人同坐,真的有必要反躬自省。
想到这里,于是打消原想换位的念头,也怕予他难堪,只好隐忍。

可是不过一会儿,身旁那名可爱的汗宝宝,竟然抱着书包,呼呼入睡,只差没流口水。 周旁看到的人都忍不住笑,有人窃窃私语。
只能假装没看见,当做修行。

没想到灾难还没完,汗宝宝过后一个如斗的脑袋,竟渐渐向铁齿靠拢。 无论铁齿如何左避右闪、前俯后仰,还是躲不了,犹如躲不了的屋价和死活衣。 可怜最后还是被他霸王硬上弓,安全降落软着陆,停泊在柔若无骨的臂膀上。
当然不甘心,几次耸肩震肉摇臂,希望能唤醒苦海梦中人,可是所做的一切努力仿佛白费,全都如牛入泥海。

孰可忍孰不可忍,正当决定不顾一切拍醒他的时候,突然发现汗宝宝睡得香甜,呼吸平稳,隐隐还发出鼻鼾声。
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想起了小子。
以他的性格,应该也会有过类似的事情发生。
不知道当时小子身旁的那个人如何待他?

想到这里,铁齿的肩不再耸肉不再抖臂不再摇,把他当成小子,努力保持一贯的姿势,让他一路睡好。
到站的时候,汗宝宝这才发现头枕在别人的肩上,尴尬地说了声谢谢,就羞得头也不回地下车跑了。

目送他的背影,感觉应该说谢谢的人,应该是我,不是他,让铁齿上了宝贵的一课。

这篇,应该会得罪很多人

Uncategorized 7 Comments

周边去过回来的人,对它都是赞不绝口、有赞无彈。
上至美景风土人文服务,下至陌巷夜市美食交通,几乎都口径一致,皆表示有机会一定重游。
于是,在去之前,心里充满期待,认定这会是一趟美食兼心灵之旅,物质与精神并重。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落差竟然这么大。
去了几个旅游点,一到目的地就傻眼,马上就想打退堂鼓。
人真的多到不可想象,磨肩擦踵,而且是很讨厌的那种。
什么?古早味?汗味就有。

进到捷运,感觉就像是逃难,到处都是指示牌,似乎处处可通,又处处不通。 人人快步低头疾走,像是都很赶时间,不好意思抓住问。
举目无亲,只好问顾闸人员。
对方面无表情地答:跟着牌子走就对了。
进到百货公司,感觉好像还是在捷运里绕,尚未走出迷宫。

想搭公车去旅游点,在车站问几号路线,竟无一个人懂。
都劝我们坐计程车,或搭捷运。
后来硬是截住一辆到站公车问司机,得到的回答,也只是冷漠的一句“不知道”,多一个字都没有。
老哥认为是铁齿倒霉,遇到一个心情不好的,于是亲自出马。
可是连问几辆,也都如是,让人不禁心寒。
什么?浓浓的人情味?
哈,别开玩笑了。

还有所谓的夜市、经典小吃,什么贡丸蚵仔煎牛肉面卤肉饭炸鸡排面线羹。
第一晚第二晚还有惊喜,到了第三晚,大家都叫多隆,听了都苦着脸摇头。

乘扶梯真的要靠右站,不然很快就会被后头如狼似虎的人辗过。

在3星级的酒店住了4晚,第一天看到掉在地上的一根棉花棒,在退房的最后一天还静静地躺在明显的地毯上。 这里的服务员显然是路不拾遗,有古人之风。

交通灯前绿人闪现,诸车依然怒吼争路。
虽然当地人告诉铁齿敢敢过,车子一定会让你。
问题是要不要赌那么大?拿命去印证他们的理论。

随想随写,再说下去可能有人就要翻脸掀桌。
可以上所述,绝非铁齿杜撰,同行都可以作证。
乱讲话的国度,这次真的让14个人大失所望。

什么?我们这里没菜吃?
湿湿碎啦!问题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