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无可忍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完全同意事情必须理个水落石出。
十分清楚媒体有报导新闻的权力。
也非常赞成高官犯法与庶民同罪。
亦可理解法律必须公正不能偏颇。
同时明白群众都爱窥探他人隐私。

可是,可是,眼看着一向代表着凛然正气的法官、一大群的专业人士、律师、高官、记者,连月来一直绕着同个主题转,理当有更重要事情做的譬如振救地球帮助贫困老人关心孩童陪家人吃饭甚至带老黄出去溜跶大个便也好的这些人,却都在神圣不可侵犯的法庭内,日以继夜地深入研究这对男女到底是在哪里咬、咬了几次、什么时候咬、怎么咬、有没有咬完、咬得爽吗? 感觉真的很悲凉。

这些咬事的细节,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有谁计算过,再这样继续咬下去,对整个社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只为了辩明到底是你情我愿还是以公徇私滥用职权,这个代价是否过巨?

其实影响已经造成,不用等到下一代。
很多从来不咬的人,如此耳濡目染之下,都很想找机会被咬一下。
其实,还看某大国如何收拾类似高官,何尝没有值得我们效仿的地方。

遇见自己

Uncategorized 5 Comments

那天搭巴士,上来了一家三口,一路走向车后寻找座位。
夫妻年届中年,两人穿着简朴端庄,唯夫鬓角微霜。
儿子约莫十二三岁,一脸稚气,可个子已经高过老爸老妈。
时巴士尚剩两个空位,左右一边一个,隔着中间走道。
男子示意妻落座,妻无异议。
后男子想把最后一个位子让给儿子,可是几番推让,儿子执意不肯。
眼见又有人上车,男子无奈之余,赶紧先坐。
没想到高个儿对父母还一片孝心,难得。

巴士继续颠簸行驶,高挑但瘦削的高个儿拉着手把摇摇晃晃。
坐在座位上的老爸放心不下,伸出手抓住儿子的腰,以防万一。
谁知高个儿一脸不领情地把老爸的手打落:“你抓住我干什么?”
男子愣住:“我是担心你…”
时另一边做妻子也说话了:“不然我让你坐…”
高个儿不耐烦地摇了摇头,丢下一句:“不用!”然后掉头就走向车头,敢情是想离父母远一点。 夫妻俩无奈地对望一眼。

过了不久,男子旁边的搭客下车,位子空了出来,男子急忙高声叫喊儿子,要他过来。 全车的人都望了过来,不知道男子喊的那个人是谁。
只见高个儿羞得满脸通红,看出车外,置若罔闻,当不认识。
看了心下戚然,此情此景,竟然如斯熟悉。

年少懵懂的我们,总要历经红尘辗转,年岁渐长,这才恍然明白。
还顾此生,再也找不到,还有谁会对我们如此情深似海。

梦里不知身是客

Uncategorized 3 Comments

终于接到他打来的电话,问我有没有空,要不要一起吃饭?
已经有好长的一段日子,没有见到他了,音讯全无。
当然说好,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点迫不及待。
马上开了车子过去载他,见他站在路旁,清减了不少。

由于车身太低,他有点难度地上了车子,边还碎碎念地说:“一把年纪了,还学人家开两个门?迟早闪到腰!”
早已经习惯他一见面即损我的方式,笑答:“就是一把年纪才要开,不然就没机会了!”
突然想起铁婆和丈母娘也很久没看到他了,于是问他要不要叫她们一起来?
只见他忙不迭地摇头,一副老顽童的表情:“不要,她们在场,这样不能吃、那个也不能碰,什么都要管,老是被骂…我跟你吃就好!”
听了不禁莞尔,只好依他。

叫了满桌子的菜,都是又肥又腻、有害健康的,见他大块朵颐,吃到吮手指,我也是。
转念一想,如果不通知铁婆,最后被骂的人就会是我,于是背着他偷偷拿起手机打。
号码按到一半,突然想起一事,心下一凉,转头望去,人就醒了。
时间很快,一年,就这样过去了。

有酒当歌,人生几何。

我们都是贪心的

Uncategorized 5 Comments

我们向往小桥流水人家,
却又恋栈红尘繁华美好。
我们极力避开城市喧闹,
却又要求附近就可以买到薯条。

我们追求精神自由,
却又难舍名牌包包。
我们喜欢干净的市容街道,
却又抗拒随性而卧的外劳。

我们想要持续发展,
却又不肯与人分享蛋糕。
我们催促马儿快跑,
却又希望它可以不吃草。

我们的欲望很多很多,
可是愿意付出的人却又很少很少。
一些简单的道理,
也许你我都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