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用道不如人道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已经很久没有送小子上学,今天他睡过头,怕迟到不能进考场,于是把司机从睡梦中挖出。
学校是在武吉知马上段,由于是上班尖峰时间,又处在上高速的出口路上,车子照例是大排长龙。
其实车子之所以大排长龙,另一个主要原因,是三条车道变两条,最左一条是巴士专用道。
只见最右两条车道塞满车子慢慢蠕动,巴士专用道则毫无车烟,一辆巴士也无。
眼看时间吃紧,原想偷吃步,可是眼看众车没人敢越雷池半步,以本地人怕输的心态,心知有异,于是耐心等候,乖乖跟着车屁股走。
果然,过了百米左右,见人行道上的一棵大树背后,躲着一名执法人员,手握相机,悄悄探出头来,似在玩躲猫猫。

真的不明白此人藏身树后的心态和意义,不知道是当局的指示,还是当事人的“巧思妙想”,借以提高罚单率?
完全同意车子应该让道给公共交通,服务广大群众的交通工具理应享有优先权,可是如果道上明明没有巴士行驶,如果没有阻碍到巴士运作,在时段内的巴士专用道,能否让车子共用?
一边空空荡荡,一边却动都不能动,这样的交通情况,通吗? 感觉这样的专用道很不人道。

其实只要所有车主在任何时间内一看到巴士在后头,就主动让道,就如让路给救伤车的道理一样,哪里还需要巴士专用道?
与其惩罚那些闯道者,不如改成严惩那些不让道给巴士的车子,让资源可以共享,道路可以更通畅,不会看得到却用不着,物尽其用,是不是会更好?

果真有此一天,到时候就算你躲到树上去,用叶子做camouflage,铁齿也甘之如饴,不会有怨言。

异想天开

Uncategorized 4 Comments

每天在公路上行驶,不可能不遇到车渣。
我把那些不遵守公路的规则的车子,统称为“车渣”,
改换车道不开讯号灯已然司空见惯,更让人TL的是打了讯号灯就为所欲为的那些车渣,总在最后一刻,往往让人措手不及。
他却理直气壮,因为已经开了讯号灯,不让道就是你没修养,对着气鼓鼓的你,扬长而去之前,有些还送你一根中指。

边握手机边开车的人最近好像越来越多,还有就是把抽完还带着星火的烟蒂丢出车窗外的车渣。 遇到这种车渣,总会追上去按车笛轰他几门,狠狠地瞪他一眼,要打就来,不过我不会下车。

也有一些无视地上双白线、不排队就企图从前面插道的车渣。
可恨的是车龙里总有人让路给他,可能也不想让,只是对方硬硬来,拿他没办法。
不过类似这种车渣如果遇到我就不用想,我是宁愿跟他撞也不会让的。
反躬自省,其实自己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车渣。

一直有个想法,如果向当局举报这些违法的车渣,然后罚金归举报人,或者一人一半,那该有多好。 不只民众随时有收入,路上违法的车渣也肯定大幅减少,不再有人随意停车。
当然,有人会担心胡乱举报或者公报私仇的问题。
很简单,要超过两人以上举报才成立,而且这两人必须是不认识和毫无关系。 问题又来了,如果超过两人,那罚金的奖赏归谁?
当然是先到先得的那个。
我都想好了,还有什么问题?

天下的乌鸦

Uncategorized 3 Comments

老大趁学校假期的时候,去城中一间知名品牌的成衣店上班,当售货员。
他是通过报纸上门应征,据他说应聘者众,自己是通过一轮筛选才被挑上的,言下掩不住得意之色。
问他是不是外国人比较多?他说是,还问我怎么知道?
笑而不答,他不明白个中原因,不想泼他冷水。

铁婆知悉后不是很赞成,觉得工作时间太长,因为虽说是十点关门,可是员工不能马上离开,必须留下来收拾“残局”。
那些被客户翻乱及胡摆的那些衣物,必须重新折好归回原位,搞到来刚好赶得上搭末趟的巴士回家。 而且拜六礼拜也得开工,铁婆表示反对,宁愿他呆在家温习功课。
老大却兴致勃勃,因为他本身就很喜欢该间店所售卖的衣物,现在加入,可以免费得到一套衣服,再买还有员工折扣,当然不顾老妈子的反对。
铁齿觉得反正是暂时性质,就让他自己决定,结果当然是去了。

可是做了没多久,发现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没了,去上班的脚步也越来越沉重,连话都少了,这天回到家,更连说不想干了! 还以为是因为工作时间长,仔细问了一下,这才知道是受了气。不是受顾客的气,而是店长的气。

原来店长要求员工在店内一看到顾客就要问好请安,老大刚开始就照本宣科,遇人就喊,喊到声音一天下来都快哑了,可是得到的不是漠然反应,就是白眼,甚至有顾客问他到底烦不烦?
老大和几名同事终于忍不住,一起向店长反映,认为“问好请安”应该一次就够,而不是“时刻不断”。再说店面又不是很大,员工有十来个,个个如此,对顾客其实是一种困扰,得到的是反效果。 可是店长却表示这是公司文化,非得如此不可,而且这套经营方式已经证明“方法可行”、“毋庸置疑”,要这班“假厉害”的青少年不要找借口偷懒。

更让他生气的是,店长通令每个顾客只能带三件衣物进试衣间,要他们严格执行。 可是这样一来,却引起了某些顾客不满,向上层投诉员工的服务态度有问题,大老板还特地跑下来训了他们一顿。 老大据情实报,说是因为限制的关系引发不满,可是店长却反过来斥责他们不懂得“酌情处理”。 老大等人只有哑子吃黄莲,有冤无处诉。

昨晚老大回到家已经是凌晨12点多,他很开心地告诉我说:还好,明天就开学了,我不用去做工了!
听了只能苦笑,他不知道,其实,工作就是这样,以后还有很多类似的乌鸦等着他。

邮差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很开心,我的邮差朋友获得新加坡邮政局颁发的“最佳年度邮差奖”,惭愧的是,要从报章才知道他姓甚名谁。
虽然经常碰面,却也止于点头问好,从来没有想过要问他叫什么名字。 没想到的是,他对于某些住户的名字,却了然于胸,有办法把地址不全的信件送到有关住户的手上,而这也只是他获奖的其中一个因素。

过去的三年,依斯曼阿末没有请过一天病假,每天可以完成等于五个邮差的工作量,自愿帮忙生病或请假的同事。 阿末的得奖感言:“邮差这份工作,让我有机会享受到新鲜空气、嗅到花香、遇到友善亲切的人…”
真的要向阿末学习,这样的一个生活大师,我却视而不见,把他当成可有可无。 看似简单的事情,能把它做好,就不简单。
能用心地把平凡的工作完成,就不平凡。
现在很多机构都逐步舍弃纸张信件往来,要查要切要交易要交流,一切都可以上网伊妹搞定。 相信再过几年,在我国应该不会再看到邮差了。

今午会下楼等邮差,向他恭喜,顺便问他知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很久没有盼着邮差到来了,很庆幸,自己有过等待邮差出现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