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你,你会帮吗?

Uncategorized 7 Comments

早上,在大巴窑某咖啡店排队买斋米粉。
平时的生意就人流不断,遇到八月十五,更不得了,人龙从店内排到店外。
铁婆指明要吃这摊,没有办法,只好照排。
幸亏摊主手脚算快,人龙还会动,不算太糟。

站了半个小时,眼看就快轮到,时一名佝偻老妇趋近,以广府话问铁齿:“阿叔,嘚唔嘚帮我买包斋米粉?”
看着有点驼、以伞撑地的她,又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人龙一眼,心想里面也有老人啊!
内心交战,帮她买没问题,只是对不起后面排队的人,真的是忠义两难全。
真要的话,是把自己的位子让出给她,重新排过,可是又没那么伟大。
老妇看铁齿犹豫,又嘀咕了一句:“我是日日食斋,唔似你脦,初一十五幸至食斋!”
正想答应下来,身后的一名小姐却自告奋勇说:“阿婆,我帮你买!”
小姐叫老妇到一旁坐下,说买了会拿给她。
老妇听了,笑颜逐开,多谢到来不及。
老妇坐下后,还叨叨念念地数落现在的人无情没良心,连老人都不帮。
简直就是指桑骂槐,只能汗颜地低下头,不敢看人。

时老妇发现靠近人龙尾巴有个年龄与她相仿的白发老妪,立即声若洪钟地招呼对方:“阿娇,你都想食斋米粉啊?晒昧排队啧?傻的!叫人帮你买唔是嘚咯!你睇我,几欣郎…”
老妇得意洋洋地说,那个名叫阿娇的只是陪笑,没有搭腔,继续排队。

铁齿没有转头去看后面那位小姐的表情,不过之前的愧疚感却一扫而空。

是谁无力?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在早报读到胡小姐写的专栏“印象德彪西”,就被鱼骨哽到了。

经常都有拜读胡小姐的大作,知道她对古典音乐方面的造诣,可说是非同小可、非比寻常,有着精辟的见解,令铁齿佩服得五体投地。
可是今天的专栏里有一段话是这么写的:“在音乐面前,文字是无力的,德彪西的音乐,尤其让文字显得无力。”
作者认为:“德彪西的音乐,有一种比文字还惊人的阐释力。”
不知道有多少人认同这样的说法?

文字无力?是谁的文字?如果说是铁齿的也许还可以成立。
文字若是在鲁老手上,文字就像投枪,亦可以是匕首,可以划破夜空、可以震耳发聩。
在托老手里,一句话几个字,就丈量出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在胡小姐心目中,音乐应该是无以伦比的,但她真的不应该为了自己喜欢以及能够掌握对音乐的鉴赏,而低估了文字的影响力和功能。
你可以喜欢音乐,可以偏爱韩剧,可以钟情于另一个美女俊男,可以很多很多。
但是,请不要贬低另一样东西,来加强你的论点,以偏盖全。 这与尊重他人宗教的原理是一样的。
就如铁齿在古典音乐面前,是全身无力的,但铁齿断不会说,在文字面前,音乐是无力的。

如果说什么“文字无法形容”,“文字是无力的”,只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言者本身对文字的认知有限,或者是无法驾驭。
完全同意音乐能够净化心灵,进入一个人的灵魂深处转几圈再出来;问题是文字应该也可以,许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以到底是谁无力,在下定论之前,这点应该要先搞清楚、弄明白。

有人是这样看熊猫的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最近一次看熊猫,已经是几年前的事,在神州大地某处的动物园。

当时老大和小子,一听到有熊猫看,兴奋得像两只猴子般乱跳。
可惜当天该动物园内的熊猫心情不是很好,躲在洞穴里不肯出来。
只见它们住的地方,真的是乏善可陈,比我们这里的猴子还不如。

一家趴在外头接近一个钟,也只能隐约看到它不断抖动的屁股。
正当败兴要走时,来了另一家子,应该是当地人。
只见那家子的孩子看不到熊猫,闹了起来。
那老婆骂骂咧咧地说已经还了入门费,竟然看不到熊猫怎么着?
当家的马上安抚老婆孩子说:别闹,我去叫管理员来。
一旁的铁齿听了和铁婆对看一眼,没想到这样也可以找管理员,等于我们对食物不满叫经理来一样。

过了不久,就见一名管理员走了过来,看了穴里的那对国宝一眼,对那个当家的说:“要看是吗?20!”
当家的也不多话,马上就递了20元人民币过去。
管理员收了钱,开了锁进入熊猫的住处,拿起了根棍子,就把两只国宝从洞穴赶了出来。
一只走得稍慢屁股还被该管理员踹了一脚,被骂道:整天只晓得吃吃吃,小心大爷宰了你!
就这样,两只成年的熊猫懒洋洋地在园区绕了几圈,才得以回穴。
终于皆大欢喜,各人各取所需后就各分东西。

原来,一样是熊猫,也有不同的命。

熊猫来了

Uncategorized 17 Comments

嘉嘉和凯凯来了,你会去看吗?
我知道现时还不能参观,只是先问。
为了迎接大熊猫来新居住十年,有关当局为它们修建了1500平方米的生活园区和8000平方米的竹笋种植区。
位于河川生态园展区的大熊猫“豪宅”,耗资约860万新币,是目前东南亚地区最大的熊猫馆。
为了让两头大熊猫每天都有足够的新鲜竹子吃,野生动物保育集团从2009年开始,已在河川生态园等地方种上3000株竹子。
除了竹子,嘉嘉和凯凯也会吃苹果、红萝卜、黄梨等蔬果、特制窝窝头和本地特制的高纤维饼干,满足它们的维生素需求。
由于担心天气炎热会破坏熊猫的“性趣”,所以熊猫馆将一直保持18至22摄氏度。
豪宅内还设有室外小花园,供它们呼吸新鲜空气。
据说照看熊猫的工作人员及专家至少八名。
不知道养殖竹子,以及场地维修和运送人员需要若干?

铁齿原本是很衷心地欢迎这两名稀客的到来,可是一看到以上的数据花费,以及所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虽然这笔费用不是由政府买单,没有动用到纳税人的钱,而且根据专家的保守估计,预计这两只稀客将吸引至少85万名游客,每年仅门票的收入保守估计至少都有1700万新币以上。
所以不用担心花费,因为很快就可以回本,这笔生意绝对做得过。

问题是,当我们发现家楼下的楼梯口,有老弱以纸皮打地铺过夜,
小贩中心有人抢着吃你吃不完的食物,有老人被遗弃不理,有少小无依惨遭虐待至死,再回头看看室温没有18至22摄氏度不行的嘉嘉和凯凯,不知道大家有何感想?

我知道我知道,熊猫是国宝,是稀有动物;我们人很多,所以可以轻贱?
尤其是老了,更别指望有人来看你。
即使不用门票,而且还养育过你。

看熊猫,真的有那么重要吗?需要那么劳师动众?
本末倒置,一切以利益挂帅,真的要好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