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等你

Uncategorized 3 Comments

最近遇到认识的人,也有打电话发简讯的,都不免追问杜思曼最后会跟谁在一起。
不卖关子,直接把结局告诉对方。
十个有九个,听了都不满意最后的结局。

原来现在的人已经不相信灰姑娘,不相信穷书生能够击败富家子,赢得美人归。
人们已经开始接受只要付出努力就有收获。
而在现实生活中,富家子胜出的或然率也远超过穷书生,这点大家心知肚明。
可是箱子作业就是要让人间感觉有希望,小子会出头,坏人会变好,仇恨能化解,麻雀成凤凰,明天会更好。
让精神得到短暂慰藉,即使明知道是假的。
我是这么想的。

不少人也质疑剧中的学生家庭真的有这么穷吗?
是的,真是有的,真的有喝杯水龙头水,没钱搭巴士,跑1个多小时去学校的,在这个年代。
访谈时,获悉此时此地竟然还有这种事情,急忙用手托住下巴。

原来因为父母感情破裂婚姻失败,家庭经济有问题以致学习成绩深受影响,无心上学的孩子比比皆是。
容我为自己有份参与的电视剧,打些小广告,不是说很好,但至少是诚意之作。
有空可以看看 ,就快播完了。

我们等你。

重犯

Uncategorized 4 Comments

那天回家,一踏入家门,就看到老大带了两个男同学在客厅“温习功课”。
一个还OK,另一个则不敢恭维。
满脸横肉不说,还留了一头长发。
平生最恨蓄长发之男人,原因很简单,不说也罢。

说是温习,却看三人开着电脑,大声谈、放声笑。
横肉哥还如入无人之境,进入厨房,打开冰箱,汽水拿来就喝,简直就是宾至如归。
铁齿怒极反笑,说柜子里有燕窝,要不要也来一罐?
横肉哥当我开玩笑,笑得见牙不见眼,横肉乱颤。

铁齿的脸应该是越来越黑,可是碍于进门是客,也给老大面子,强忍不发。
老大见形势不对,急忙叫撤。
两名小客人电脑一关,把手一摆,嚷了声:UNCLE我走了!

到车上拿东西,与两人同乘电梯下楼,随口问起两人住哪里?
OK兄说住附近,横肉哥答住Pasir ris。
听了不敢置信,住Pasir ris 来义安上课?
问他每天在路上多少时间?
横肉哥说来回要三个多小时。
开什么玩笑?

铁齿酝酿搬家多时,可是一想到新址离义安搭车要20分钟,现址只需走过一条马路,因而作罢。
而眼前这位仁兄竟然每天花3个多小时在路上?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送了两人,才从老大口中知道,横肉哥的成绩在同级中是数一数二。
至于他刚才所喝的汽水,还是自己买来的,只是寄存在冰箱。
听了真的是无地自容,差点就咬舌自尽。
修炼多年,还是改不了以貌取人的毛病。

下次,一定,我发誓,等横肉哥再来的时候,开燕窝请他喝。

因为他…开始有一点爱国

Uncategorized 4 Comments

从来没有一个人的生死可以如此牵动全国人民的心。
当街坊邻里、上至高级白领有识之士、下至贩夫走卒草莽人物都在口耳相传,用尽一切电子媒体在互相告知的时候,可以感觉得到,人心开始惶惶。

那两天,遇到的熟人,第一句话不是你好吗?不是问你吃饱了没有?而是…
你听说了吗?
不可能!消息不可能是真的。没有求证就马上如此回答。
当然,在心底的最深处,是不愿意也拒绝相信这会是真的。
虽然这一天一定会到来,但却希望这一天永远都不会出现,宁愿被骗,消息永远封锁。
就如天各一方的朋友,久无消息,就是好消息。

当电视转播国庆检阅典礼时,正和一群亲朋好友在一间餐馆吃饭。
当镜头拍到他的时候,看到他安然无恙地随着众人举着小旗挥着手的时候,餐馆几桌在用餐的人,皆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有的激动拍手,有的干杯。
因为他,今年的国庆感觉特别不一样。
发现周围的人似乎懂得了什么叫珍惜,知道没有东西是理所当然,感觉到他们开始有一点爱国。
真的,能看到他依然精神矍铄、安然无恙,就是一份最好的国庆礼物。

你可以说铁齿三脚,不过,这真的的是我的国庆感言,自己也有点不相信。

回应国泰民安

Uncategorized 4 Comments

大婶的态度恶劣,应该也是由于生活所逼。
工作时间长、工资低、要站一整天,生意好价钱高也不是她赚,还要面对某些顾客的刁难。
如此这般天天循环,心情真的很难漂亮。

所以,离开队伍不买的真正原因,其实跟大婶无关,只是想抗议现在的食物价格,很多已经偏离了轨道。
经济米粉已经不经济,经济饭菜根本只是拿来讲而已。
很想呼吁大家齐心抵制那些无良又趁机抬高价钱的的商贩。
却也只是停留在想而已,只能由自己做起。
基本上薪金已然赶不上百物飞涨,有多少家庭正处于火热水深?
他们的声音,没有人听到,也没有人管。
而多年来的种种数据显示,我们的经济都是稳定成长,永远都是国泰民安。

是的,我们正为获得一枚奖牌而雀跃,去问问这些人吧!问他们有什么感想。

国泰民安

Uncategorized 4 Comments

那天,在某个大型的巴士总站排队买米粉面。
经常经过,也吃过,知道这摊米粉面的水准不错,不过员工的素质就麻麻,总是爱卖不卖,态度很差。
摊位前的队伍不短,约有六七人。
如果是自己要吃,绝对不会排,奈何此摊是老大与小子的最爱。
时见最前面是对父子,父老态龙钟,已挺不直腰,站在一旁。
子已成年,正对着摊位摆着的作料指指点点,一下子要午餐肉,一下子又改变主意改要鱼卷加蛋。
见摊位里面的大婶没好气催道:“不要换来换去,要就快点!后面还有很多人!”
儿子转过头问老父,:“爸,你要什么?”
这时才发现儿子神情有异,眼神有点呆滞,话语也含糊。
父说:“我什么都不要,叫她米粉面多一点!”
看来是两人共吃一包。
“爸,还钱!”
父以颤抖的手,打开钱包问里边态度极差的大婶:“多少?”
态度极差的大婶答道:“四块半!”
“什么?四块半?”父转头看着儿子:“你选了什么?”
儿子傻笑。
父从钱包拿出一张二元,又倒出一些银角凑数,交给那个态度极差的大婶。

原本排着六七人的队伍,不知道为什么,马上就走掉了一半。
眼看很快就轮到我,踌躇了一下,也离开了人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