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给新加坡羽总会长的一封信

Uncategorized 5 Comments

新加坡羽毛球公开赛正在本地热烈举行。
老大适逢其会,趁学校假期之便,一早就通过网络申请,到场担任边线员。
这已非第一遭,老大醉心羽球,这些免费看球又有钱赚的lobang,根本不用人教。
只要有球赛在本地进行,又碰上学校假期,老大往往是有杀错没放过。
有次铁家计划出游,他都宁愿留在国内观赛当球童,放弃了他一直向往去的旅游胜地。
说了这么多,只想说明铁家老大对羽球有多热衷,虽然天份不高。
音乐过门,现在进入正题。

比赛开始之前几天,老大被通知到市区某赞助商处领取工作制服,同时被告知只需要工作3天,从星期三到五,负责初赛到复赛的赛事。
意思浅浅,也就是说,到了半决赛和决赛,你就不用来了!
老大欣然答应,喜滋滋没有异议,其实有异议也不可能听你的。

老大以为就像往年一样,接下来的比赛,就可凭着之前的工作证,自由出入,继续留在场内观赛,大饱眼福。
没想到主办当局今年决定,那些完成工作的人员,马上收回工作证,如果想继续观赛,对不起,请买票。

听了老大的转述后,真的让人心寒。

不明白羽总主办国际赛的目的是什么?
是为了门票收入吗?
还是如新加坡羽毛球总会会长、同时也是贸工部兼国家发展部政务部长李奕贤所说的,羽总将竭尽所能延续这项比赛的辉煌?
到底是谁的辉煌?是为谁辛苦为谁忙?

李部长认为:“这项比赛为新加坡国家队球员提供一个非常重要的竞技平台,让他们可跟世界顶尖球员交锋,从中吸取宝贵的作战经验;同时也让本地后起之秀有机会与世界顶级球员交流。

李会长,容许铁齿不知天高地厚、说句让人贻笑大方的话:
如果我是您,我会让全国所有有兴趣这项体育活动的学生,甚至是辍学的孩子,还有阿兵哥,完全免费入场观赛。

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达到您所说的那种辉煌,达到不一定要夺标的另一种境界。

奇事

Uncategorized 3 Comments

那天,去某个小贩中心打包辣死你妈,共7块钱,给了他一张十元钞票。
戴着老花眼镜、头顶着songkok的老摊主,拖出钱桶,找来找去,竟找不出3块钱给回我,只找出一张5元青钞,问我:有没有2块?
我摇头。
对方想了想,也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过后把那张青钞递了给我。
以为他眼力不好,于是再重复了一遍,说我也没零钱。
没想到他竟然说:不用找了,keep the change!

曾经试过在巴刹买几块钱的菜,因为刚好少一毛,身上又是50元大钞,问对方一毛钱能不能算了?
谁知对方竟然不肯,硬是要我掏出50大元找。
那是个同宗同种的华人。

回头说回辣死你妈。
拿了食物,走了几步,第一次收到这样子的小费,心里着实有些过意不去,怎么说都是上过电视的人。
走回去对老摊主说,再来一包3块钱的辣死你妈。
把五元青钞还回给他,仿他刚才的语气:keep the change!
对方听了呵呵笑。
然后那个戴着songkok跟老花眼镜的老摊主,好像搭错线似的在给我的那包椰浆饭上加了鸡腿加了鸡蛋加了otak什么都加。
我看最后不是辣死,而是撑死油死肥死。

顿时觉得世界多美好。

谈吐、吐痰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郑重声明,以下所述,不是说所有的人,只是部分害群之马,却让无辜者蒙羞。

泱泱大国,遍地都是人才,出游触目所及,无论是酒店经理、饭堂侍应、司机导游、贩夫走卒,几乎个个都出口成章,亦能侃侃而谈,而且大多言之有物、谈吐非凡。
可惜谈吐上佳之人,也喜欢吐痰。

别看他衣冠笔挺、壮怀激烈、道貌岸然,俨然就是有识之士。
可是只要跟他几条街,可能都不需要,只要几步路,就能听到他清喉的声响,克勒一声,也不见他如何用力,一口浓而稠的痰,如暗器般激射而出,要它落在哪里就在哪里。
其实从这点也能看出,这些人都胸怀磊落,明人不做暗事。

连机场的候机室都不例外,亲眼所见,还是地毯。
吐痰者大衣领带,见铁齿盯着他看,终于良心发现,上前以鞋底擦拭,毁尸灭迹后扬长而去。
那是去年发生的事,不是年代湮远。

一次在某某古城,有稽查员抓到吐痰者,当场开罚单。
没料对方掏出一张大钞给付,说不用找了,然后又是一口浓痰。
这段好似在哪里看过的笑话段子,却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

同座有一白领住客,每次都会在晨间某个时段碰到。
人模人样,可是一走出大门,看到沟渠,随即就有个惯性动作,克勒一声,跟小狗看到灯柱一样。

可能是淮橘为枳。
也可能原本就是枳,去到哪里,枳还是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