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星期,你能接受吗?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已经不是第一次质疑这样的判决了。
喝酒驾车,撞了人即刻逃离现场,没有及时施予援手,甚至还是个医生。
救人难道不应该是医生的本能吗?是不是应该罪加一等?

最心寒的是还能在庭上诡辩说自己当时睡着,不知道撞到人。
挡风镜裂成这个样子,还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到底把谁当白痴?
一个大好青年就这样走了,事发后有心人在篱笆外吊了一辆白色的单车,底下偶尔有人献花。
当时每天驾车都会经过,看到心都会抽了一下。
怀一个孩子,都不只四个星期。
养大一个孩子,那是要多少年多少心血?

当然,也许有人认为覆水难收,人死不能复生,再怎么责难肇祸者都于事无补,已经发生的悲剧无法还原。
没错,话是能这么说,问题是对于死难者的家属呢?
他们能接受吗?
因为有人的一时之快,自私自利自保,一个家庭就得承受剧变,此生就必须面对过早失去至亲的痛苦。
而这个人的惩罚竟然只是四个星期,开什么玩笑。
这个时候,真的只能寄望有冤魂这回事。

如果不能严惩,那么能不能要求肇祸者负起死者的家庭责任?
颐养他的父母至天年;照顾他的妻儿直到他们能够自立为止?
当然,到时候,这种肇祸遁逃的人渣,可能会把伤者载往隐秘处埋了也说不定,就如最近在大陆发生情侣活埋被自己撞伤的老人事件一样,让人思之都不寒而栗。

越帮越忙

Uncategorized 6 Comments

小子回家,满脸忧愁,问他什么事他又不肯讲。
旁敲侧击之下,小子这才说出学校决定演出一出舞台剧,主角人选有两个,一个是小子,一个就是小方。

提起这个小方就有气,他简直就是我们家的世仇,好几年的演出,原本应该小子出演的角色,都被他抢去了。
老师决定在这个周末,让小子跟小方展开一场演讲对决,以敲定谁得到这个位子。

听了冷哼一声,安慰小子:“放心,据我所知,小方的口才不是很好,功课更差,背景跟我们家更是没得比。。。
小子听了不以为然:“可是他有很多支持者!”
“那我们就用钱丢,给他们多多好处,我就不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
“可是我已经输过他很多次了!”
“别怕,只要继续丢,总有一天一定能赢他的!”
小子嚅嗫地看着我,怯生生地问:“爸,这次。。。你不要帮我可以吗?”
“为什么?”
“我是怕。。。越帮越忙!”
“什么越帮越忙?全校的人都认识我,连你的校长都要给我面子!明天我再去叫多一点有头有脸的人来,把这个姓方的所有糗事都抖出来,一定能把他打垮!”
“求求你了,我真的想要以自己的方式去比,就算输了也甘愿。。。”
“什么方式?”
“弱者的方式。。。以前,他就是这么赢我的!”
“开什么玩笑?不行!你还小,什么都不懂,没有我,你成得了事吗?”

小子幽怨地看了老爸一眼,不敢再说什么。

我们到底多了什么人?

Uncategorized 4 Comments

一直在想,人多,到底有什么好处?
据铁齿的浅薄所知,从经济学和市场的角度出发,人多,可以提高消费市场,促进经济繁荣。
还有就是人多好办事,人多力量大,人多势众。

可是另一方面,人一多,肯定就磨肩接踵、七嘴八舌、七手八脚、人浮于事、聚蚊成雷、众说纷纭、人满为患、人多口杂。
人一多,是非也多,要求更多。
人一多,屎尿就多,垃圾也多,病菌更多。
路上到处塞车、公车挤不上,地铁瘫痪,好像也是因为人多。
买东西排长龙、百物高涨、车子屋宇,什么都贵。
很多日常事物,只因僧多粥少,价值被扭曲,甚至变成价高者得。

想来想去,人多,坏处似乎比好处多。
是铁齿的层次太低,只见其弊,不见其利?
只知道,人多,打架未必一定赢,有史为鉴。

人多,真的还要看是多了什么人。
不是有钱就是好人,更不是有大大张的文凭或头衔,就是人才。

这回不是狗

Uncategorized 3 Comments

去过武吉知马山的人都知道,那里除了猴群为患,另一个让人头痛的,就是停车问题。

周末或假日,山脚原有的停车场根本是供不应求。
于是那些找不到停车位的驾车者,也学人家星期五山拜央那样,见到空隙就停。
至于是否阻碍交通,会不会挡人视线,或给公路使用者带来威胁,完全就不在这些“热爱运动、喜欢大自然人”的考量范围。

就像今天,一条来往两边的双行道,就因为右边有人非法停车,迎面而来的车辆就横冲直撞地越过路中白线,吃进我的车道,逼得我非踩刹车器不可。
除非想跟对方拼过,就像那两只过独木桥的羊。
气人的是,停车让她过,她却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只因为其它人非法停车,所以她就吃得理直气壮。
那是一个洋婆,还跟我比了一个不雅的手势。
莫名其妙,关我什么事?

过后,看到一只母猴,带着一只雏猴,在马路上打滚晒太阳,看到我的车子驶来,急忙抱起孩子闪到一边去。
说真的,这班乱停车者,还有那个洋婆,简直是比这些猴子还不如。

趣话

Uncategorized 3 Comments

铁家吃饭的时候,总喜欢在桌子上垫些报纸。
这天,吃饱喝足后,发现垫的是当天的报纸,正想把它抽出留着。
时轮到小子清理桌面,二话不说就用桌子上的报纸把那些骨头残渣包好扔掉。
急忙叫住他:喂!我还没看呢!
小子莫名其妙地看着我说:都是一些垃圾,没什么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