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痛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一大清早,灰蒙蒙的天空,下着滂沱大雨。

送小子上学,车停在交通灯前,看到一名明显哭红了眼睛的小姑娘,低着头,默默地走过行人过道,经过我的车子面前。
小姑娘约莫十一二岁,身著校服,背着一个与她身材不成比例的大书包。
滂沱大雨中,竟然没有撑伞,任雨水无情地打在身上,浑身已然湿透。
小姑娘的唯一动作,就是不时以手背拭去脸上的水,偶尔调整一下过重下坠的书包。

画面非常震撼,让人心痛难安、措手不及。
一时真有个冲动,很想立即下车,为她做点什么。
可毕竟还是没有,因有诸多考量。
交通灯很快就由红转绿,后面车笛催响,车子只能前行。

其实人在车上、红灯转绿、下雨赶时间,只是让铁齿原谅自己、比较好过的诸多借口。
如果小姑娘换成是小子还是老大,肯定老早就弃车追去,哪里还考虑这么多?
转头看着身旁的小子,正安稳幸福地坐在车上,查看着手机,没有看到这一幕。

何谓幼吾幼、老吾老?路上众生如你我,依然匆忙赶路。
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谁管谁快欲断魂?
看着望后镜里边,渐行渐远的娇弱身躯,心里异常鄙视自己。

是不是测验不及格,还是顽皮不听话,临出门被妈妈骂了?抑或被爸爸狠狠训了一顿,以后再敢这样就不要给我回来!?
对快要出门的人,能不能不要口出恶言、恶言相向?
不管做错什么,有何不满,一切能不能等回来再说?
谁敢保证,这个走出去的人,之后还会再回来?你一定会再看到她?
尤其是对一个必须独自走出去,面对满城风雨的孩子。

至少不是在下着滂沱大雨的清晨。

失约

Uncategorized 10 Comments

丘妈妈说得没错,迟到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没什么大不了。
可那是对我们这些人来说。
铁家小子是那种你约他3点看戏他会12点出门的人。

说回正题,迟到那天,下班回到家,看到小子,就问他有没有被留校惩罚?
小子迟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问他是不是用了我教他的借口,所以没事?
“不是,我跟Miss BAY说…我睡不醒…”
一早就猜到会是这样的情形。
“谁是Miss BAY?”
“我的form teacher。”
“然后呢?”
“然后Miss BAY叫我after school到General Office找她,她会安排我留在学校,罚我。”
“结果被罚了多久?”
“没有,after school我到General Office等Miss BAY,我等了about 两个小时这样,可是她没有来,我就回家了…”
“你没吃午餐?”小子的after school是两点。
“我不饿。”小子摇头:“明天我会再去General Office找她,pay debt,不想欠她。”
小子依然耿耿于怀地说。

迟到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这一天终于出现。

小子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8点。
鲜少这样,全家人都睡过头,至于为什么,就不好意思说了。

小子惊惶失措地把全家人叫醒,连声问怎么办?
铁婆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因为自己都顾不了,早就冲进厕所换洗。
老大在放假,事不关己,继续蒙头大睡。

“这次死定了!迟到会被留校的!”小子忧虑地说。
“不如拿病假吧!”知道不好,不过偶尔为之,不算过分。
“不要!”小子斩钉截铁地说。
“那就跟老师说肚子痛,酪赛!” 兵不厌诈。
“那要一直装的,我怕他看得出来!”
“那就说你老爸病了,你要照顾他,所以迟到了!”
送他上学途中,在车子里跟他说。
小子看了我一眼,担心地说:“万一他要来看你怎么办?”
笑:“怎么可能?没事的,放心,你就用这个借口。”
到了校门口,车还没停好,他已经开门,飞奔而去。
不明白,都已经迟到了,还跑什么?

不敢告诉他,以前当学生的时候,迟到对他老爸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小事一桩,没迟到才奇怪。
我不是慈父,所以应该不会败儿。

当然还有下文,不过下回分解。

过马路的,你最好给我小心一点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去年9月,一名巴士司机撞死路人,不顾而去。
认罪后,司机在抵触疏忽以致导致他人死亡的罪名下,被罚款6千元。
在意外发生后没有停车协助,判坐牢三周。
未在车祸后帮助重伤者,坐牢6个星期。
两项监刑期同时执行,共坐牢六个礼拜,同时吊销驾驶执照5年。

也是去年的事情。
女子酒后开车、又无牌驾驶,撞死老人,被判四个月监禁,外加10年内不准考取任何驾照。
据报载,女子闻判后,竟嚎啕大哭,亲友纷上前安慰。
没错,是应该哭,因为判决无天理。

读到这样的新闻,真的松了一口气。
以后喝了酒大可以继续开车,撞死人最多坐几个月牢,不停车不帮助伤者也没关系,等抓到再说。
就算被抓,也不过多坐几个星期,刑期又同时进行,怕什么?
只是执照被吊销有点麻烦。
后来转念一想,也没什么好烦恼的,还是可以照驾,反正撞死人又不用偿命,难道不是吗?

走,happy hour!只是千万记得,别带着晕眩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