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话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对于上学这回事,小子是异常认真的,最怕迟到。
每晚睡觉前,都会调好闹钟,犹如古人枕戈待晓。
不过往往叫醒他的,是跟他睡同间房的老大的脚。
这天,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闹钟竟然罢工没叫。
小子睁眼一看,已经过了8点?这下乖乖不得了!
小子慌忙换上校服,抡起书包,开了门就往外跑。
正在吃晚饭的我们都呆住了,然后就是一阵爆笑。
不久小子拖着书包回来,恶狠狠地瞪着一家大小。
“吃饭为什么不叫醒我?”小子还理直气壮地喝吆。

树欲静

Uncategorized 3 Comments

晨早,路过一家餐馆,见一员工,应是在摆放桌椅,正举桌过顶,愕然呆望。
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原来是一名穿着惹火的妙龄少女,踩着高跟,婀娜多姿地走过。

走了一段,经过小公园,见一老者牵着一名小儿,应该是祖孙俩,正抬头望着树梢。
顺着俩人的眼神看过去,原来树丫上正栖着一只不知打哪儿飞来的鹦鹉,正摆首弄姿。

中午,步入咖啡店内用餐。落座后,发现邻近几桌食客边进食,边不约而同翘首上看。
顺着众人的眼神看过去,原来咖啡店内上方,吊着一台电视,正播着洒狗血的连续剧。

夜晚,从职总买了日用品出来,发现铁婆驻足,看着一辆停放在不远处的救护车。
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只见两名救护人员正把一名病人抬上车。
奇怪她在看什么?
铁婆幽幽地说,那个人,很像爸爸。

狗搭电梯

Uncategorized 3 Comments

住的地方有多户人家,都喜欢养狗。
养狗不是问题,问题是养的都是大大只那种。
大大只也不是问题,问题是有时候会跟它同乘一个电梯。

如果静静低头不语也就罢了,问题是有几只总是仗着人势朝你乱吠乱叫,不然就是不顾人家感受地乱嗅乱舔。
每次处在这样的对峙局势,就会全神戒备,胡思乱想。
想象如果它突然兽性大发该怎么办?
在这样一个局促窄逼的空间,会飞也没用,于是就揣摩着万一它扑过来要怎么闪怎么避要怎么还击如果踢要踢哪里。
当然主人有多方阻止,可是收效甚微,总是平白无辜受辱一番,狗辈方扬长而去。

最怕的还是那种全身毛发蓬松、喜欢在电梯内突然全身抖动的那种。
在明亮的灯光底下,细幼的毛发四处飞扬,清晰可见。
只能屏息,期待电梯快点到达。

所以进出电梯,如果上的话,通常都会借故避开,不是假装打电话,就是再开一次信箱。
绝非人眼看狗低,而是小时曾被疯狗咬过,心有余悸,至今对狗辈依然怀有戒心,始终无法培养感情。
但是下楼就没办法了,电梯门一开,冷不防总是会被它吓了一跳。
也许你会说可以走出电梯,乘搭下一趟,问题是怎么可以让路给狗辈?向狗辈低头?

最厉害的是一只貌不起眼的老狗。
尽管老态龙钟,步入电梯时却沉稳有劲,不吠不嗅尾巴也不摇,只是用一对莫测高深的眼珠怜悯的盯着人看。
电梯在9楼和5楼停下,它文风不动,老神在在。
可是电梯一抵达底层,只见它一狗当先,抢先而出。

总怀疑它是一只把自己当成狗的人,竟然懂得搭电梯。

落地,就此生根

Uncategorized 6 Comments

那天,途经金文泰一兵营外,见一对中年夫妇伴着身穿军服的儿子走了出来。
妻打着阳伞,夫勾着儿子肩膀,三人边走边谈边笑。
儿子显然刚从兵营受训出来,许还是入伍头一次回家,提着个大大的包包,剪着平头。

活到这把年纪,已经不需要听口音,目测就知道这家子是打哪里来的。

只见为母的突然想到什么,从手提袋里掏出个简单相机,往前快走几步,然后就倒退着走,不断地给父子俩拍照。
面对着镜头,父子俩不约而同地摆出V手势,还有灿烂的笑容。
过后为父的接过相机,轮到母亲跟儿子合影。

车站、树下、路边、篱笆,取景寻常一般,老土摆态,可却让远远的我,看得心口发热,有泪盈眶。

为什么就不能相信,落地会生根,这里也是他们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