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风波

Uncategorized 6 Comments

经常都会做这个梦。

也不是因为贪玩,而是一连串的阴差阳错。
兜兜转转,胡钻乱拐,糊里糊涂地就来到一处高台。

台严格说来也不算高,最多不过三层楼左右。
虽说不高,但跌下去的话,不死也是重伤。
后无退路,下无梯阶,眼下似乎只有跃下一途。

如果跳下以脚着地,又用双手撑体减缓其下坠之势,理应还有一线生机,只是脚断骨折身体损伤在所难免。
站在高台上磨磨蹭蹭,细思考量得失,心里异常懊悔,不明白为什么要爬到这里,让自己陷于两难、进退维谷?

梦里没有手机,无法求救,是那种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的情景。
心想总不能一直困在这里,到最后决定放手一搏,因为好想回家。
怕死的我,小心翼翼地用手攀在台檐,然后慢慢地垂下双腿,尽量缩短身体和地面的距离。
力撑良久,终须还是要放手。

奋勇一跃,脚还没着地就醒了。
是惊醒的。
醒来后发现只是出了一身汗,身体毫发无伤,庆幸兼惊喜不已。

于是日子继续,也无风雨也无晴。

屎人

Uncategorized 5 Comments

最讨厌霸着茅坑不拉屎的人,把这些统称为屎人。

停车位摆明是供不应求,一些车主,依然人在车里,发动着引擎,窝在里头看报纸,完全不理会那些在外头虎视眈眈等候车位的人。
就算是明明要走车的人,看到有车子在等,由于得来不易,不舍得放手让予他人,开始放慢一切动作。
有些烟瘾突发,抽了一根再走。
有些对着望后镜开始梳头打扮画眼线,就差没拿水出来洗澡。
有些就用手机打着电话,也不知道那一头有没有人跟他对讲。

那天就遇到如斯一名车主,明明看似要走,却死赖着不出来。
以手示意问他走不走?他跟我摇头摇手,意思应该是叫我心死不用等,他是打死都不会出来让我停的。
不禁有气,索性把车停在他的前面,拔出钥匙就走。
对方马上跳出来叫住我,说我的车挡住他,等下他怎么出?
告诉他我的手机号码就在挡风镜前面,等他想通了想出来,可以打给我。
说完,扬长而去,让他去吹胡子瞪眼。
别担心他划我的车,反正是老车,已经是遍体鳞伤无所谓,请自便。

是的,我承认,我是坏人,不过不是屎人。

最后的一餐

Uncategorized No Comments

在网上看过一系列死刑犯最后用的晚餐,是有人在美国的监狱里拍摄到的。
有的人是什么都不点,选择不吃。
有的人点了一大堆,结果什么都吃不下。
有人胃口还不坏,一下要了几只鸡腿。
有人即使到了最后时刻还不忘讲究饮食健康,只要了一盘水果。
有人应该是想起了小时候,想起了一些美好时刻,于是点了冰淇淋雪糕。
有人不知道为什么点了六粒鸡蛋,整半打可乐,和着一小块饼干。
也有人只是点了一包烟,这倒可以理解。

不明白的是有人却点了快餐,都快要死了,还要那么快干什么?
比较难忘的,是个只点了一粒青橄榄的死囚。
背后肯定有段古,可惜人已经随风而逝,故事情节永远不得而知。
如果有机会,真想听听这些人的故事,他们心底最软弱的那个部分。

他走的时候,在医院什么都不能吃,最后一餐是两天前在我家跟老大吃的。
打包的宝丽龙饭盒,吃剩的一半还存放在冰箱里,打开一看,只是豆芽豆干长豆和白饭。
死囚至少还有机会选择自己的最后一餐,我们呢?
有时想想,不知孰悲孰喜?

不过是个水壶

Uncategorized 5 Comments

那天,送孩子上飞机,去韩国,学校主办的交流团。
提早到达,目的是到机场用餐。
T3人潮拥挤,于是选择了T1。

小子用餐有个习惯,经常会带着水壶,这个习惯明显不受餐饮业者欢迎,就算同桌的人有向他“交关”,但除非桌上的每个人都向他光顾,否则偶尔还是会遭受白眼。
幸亏现在咖啡店的老板很多都不在,那些拿薪水的才懒得理。

言归正传,当天我们选择了带有“旺”字的餐厅,饱餐一顿后,有人说没搭过skytrain,于是便从T1坐到T3,这时候小子才发现水壶留在餐桌上忘了拿,于是又倒回去。
问柜台小姐有没有看到?只见她头也不抬,不知道在忙些什么,要我们找负责清理的大婶,摆明不关她的事。

举目四望,哪里有人?等了好一阵子,才看到一名中年妇女从不远处走来,推着一辆“收碗车”,边走还边调整裤头。
小子要老大帮他去问,老大责他经常丢三落四,应该自己处理。
听了也觉得有理,再说这种小事也没理由需要江湖上让人闻风丧胆人称鬼见愁的铁齿亲自出马,于是和老大选择站在远处袖手旁观。

小子只好硬着头皮上前表明来意。
大婶忙着收碗碟,没好气地说:早就丢了!
小子问她丢去哪里?那个水壶还新新好好的。。。
大婶的回答竟然是:不过是个水壶,丢就丢了!我哪知道你们还要不要?
听了不禁无名火起,老大就算到我会发作,轻轻按住我的肩膀劝道:算了,不过是个水壶。

说的没错,虽然只是个水壶,但是只要继续这样的服务态度,站在柜台的永远就只能站在柜台收钱,收碗碟的一辈子就只能负责收碗碟。
不是咒她们,最后可能连这样的工作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