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见利思义,见危授命,原是人兽之别的划分,可是发生这样的事,界限似乎已然模糊。
仗义还是每多屠狗辈,十八名路人竟然不如一名拾荒妇。
问题是动物界不时还有忠犬救人义猫候主的传闻。
有人还见过有巨鲸遭围捕、受困珊瑚礁,其他鲸友企图相救,前仆后继结果相继搁浅的壮观场面。

别说人家冷血,类似事件其实也不只发生于神州大陆。
记得若干年前,本地也曾发生有人倒毙路旁而“无人问津”,只是还不至于如此血淋淋。
再说人家变得冷血,其实有一定的“历史背景”。
在当地不时有人做了好事帮了人,结果却被“受害人”告上法庭,要求赔偿。

好心救人反成被告,试问如此传闻多了,人人都已成精学乖,谁还敢做好事当好人逞英雄?
果真立法规定,强制见死不救要受重罚,想必有人已经在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番发大财。
人性原非如此,见死不救,问题的症结究竟在哪里?
如果看不见源头所在,可能以后出门,人人都会戴上墨镜装瞎子,眼不见为净。

深夜,住家附近公路传来一阵碰撞声,推窗望出,见一辆车子撞上护栏,倒翻,司机似乎动弹不得。
不过须臾,即有一辆摩多骑士上前察看,未几一辆路过的德士司机也下车给予援助。

庆幸生长的国度,法制严谨,人性不至于因猜忌而泯灭。
不时听到有人讪笑国人钱多人笨好骗,开始心怀感恩、甘之如饴。

寻人

Uncategorized 4 Comments

已经没有什么感觉,日子开始如常。

因为以前那个经常会在人不经意时突然蹦出来吓我们一跳的人,不会再蹦出来。
以前晚间十点多家里的电话一响,大家都闪。
大家都心知肚明是谁打来的,都不想去接,因为知道一接就是没完没了。
他就是喜欢选择在这个时候打来,质问我们这些整天不知道在忙些什么的人为什么不打电话给他。

电话很多天没有再响,我怀疑它是不是坏了。

两个多星期过去了,事发地点的旁边草地上,还插着“fatal accident”的牌子。
牌子上写着事发日期、时间、还有警方的联络号码。
没办法,每天出门都会也必须经过。

警方还在寻找目击证人,跟我们一样,在等一通不可能收到的电话。

大牌9号

Uncategorized 4 Comments

中央医院唯一一个不需要付停车费的地方。

好不容易终于领到死亡证书,报馆发讣告催着要,眼看时间紧迫,于是向有关柜台求助,问是否可以行个方便,求借传真机一用?
没想到答案竟然是不可以,理由是有CCTV记录。
莫名其妙,关监视器什么事?
理由还如此牵强,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语气是冷若冰霜,脸是木无表情,似乎司空见惯此类要求。
急是你家的事,想是此例不能开,不然就没完没了。

当然当然,员工维护医院利益,不能浪费公帑,不能影响办公。
再说借用传真机并不在他们的职责范围之内,何错之有?
只是如果死人地下有知、天上有灵,必当现身拍桌怒骂,但活人就是不敢。
周围都是便衣,随时可以告你阻差办公。

要你早上八点来等你就得乖乖照办,然后到中午快下班的时候才得以领尸。
庆幸当天是周六,只工作半天,要不,是不是得等到5点?
不知道,没有答案,纯粹只是猜想。
看着一干办公的人一转过身就谈笑风生,心里是一阵又一阵的冰凉。

是的,世界第一,等。

Uncategorized 6 Comments

走了。
尽管主治的医生信誓旦旦

从来没想到
会有一天
再也听不到他朗朗的笑声
再也吃不到
他买的苏东面

在的时候
觉得他烦嫌他唠叨
不在的时候
才发觉自己竟然会睡不稳
会泪落

那个以前一直反对把女儿嫁给我的人


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