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怕白吗?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最近住的地方,整栋大楼正在进行粉刷工作。
一日,早上还是年久失修的淡黄色,下班归来大楼外观已经粉刷完毕,大片骑楼竟然被漆上鲜橙色。
感觉实在太过招摇,不知道是谁拍的板,是谁定的颜色。
没有经过民意调查就拍板决定,也不怕人家TL。

我知道,人多口杂。你可以不必问每一个人喜欢什么颜色,可是一旦决定了用什么颜色,至少应该问一下住在里面的人,有没有意见?看了会不会不舒服?会不会反胃?会不会吐?
还好,幸亏是住在里面,眼不见为净,可以当没看到。
大厦里头的墙壁和公共走廊,却一律漆上白色。
白色好,够亮,只是容易肮脏。

才没过两天,刚刚粉刷好的白墙,就让人留下了一双乌黑的鞋印。
看来身手还不错,是用飞踢的。

奇怪,现在的人,都不怎么喜欢白色。

你,是哪一种人?

Uncategorized 8 Comments

人,基本上可以分为四种。

第一种是“弱而愚者”。
这种人,不知谁看得起他、谁看不起他。

第二种是“弱而智者”。
这种人,最在乎谁看得起他,谁看不起他。

第三种是“强而愚者”。
这种人,以为无论是谁,都看得起他。

第四种是“强而智者”。
这种人,你看得起他也好,看不起他也罢,对他来说都一样,他对别人也没有所谓的看得起看不起可言。

这是作家木心写的,说得真好。

要知道你是属于哪一种人,很简单,只要平时多注意自己的心态,就很清楚自己的位置在哪里。
问题只是肯不肯认领,要不要对号入座。

强弱智愚,是由别人掂量,不是自己说了算的。

夜半无眠,垫高枕头,仔细对照,想想白天的所思所为,不禁悚然心惊。
原来自己属于第二种。

看来还是有待精进,修身养性。

自信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多年以前,和小子在一排商店外等老大下课,闲逛间,发现有间专卖巧克力的蛋糕店,于是走了进去。
还没开口,柜台的年轻小伙子就向我表示卖完了。看到柜台上还摆着几块,于是向他表示我并不需要一整个,卖我一两块也可以。
谁知对方却说剩下的蛋糕是让人试吃的,要的话他可以让我试吃。
看到小子一副垂涎欲滴的样子,于是便点了点头。
一试之下,跟小子交换了眼神,答案不言而喻。
小子舔着嘴唇惋惜叹道,可惜哥哥没来。
话没说完,小伙子木无表情的拿起一张纸巾,又切了一片给我,又埋头继续看他的书。

已经没蛋糕可卖了竟然还开着店让人免费试吃?这是怎样的一种营业方式?要有怎样的自信和胸襟才敢这么做?
幕后人的策划和小伙子的表现同样让人激赏,令人折服,刮目相看。
要知道执行和拍板的人同样重要,很多时候幕后下达的指令往往到了台前就荒腔走板,形似而神非。

从此以后,成了这间蛋糕店的常客。
小伙子不理你是熟客还是第一次上门,来买还是来吃,依然惜言如金,没有一句废话。

不知道为什么,这家蛋糕店,让人联想起我国政府延揽人才的种种奖励措施,似乎也是殊途同归,担心的只是到底进来吃蛋糕的人是谁。

气难平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今年1月1日,兀兰中心公园湖内,发现一具半裸男尸。
5月1日,武吉巴督一所天主教堂,早上发现一具男性尸体。
5月22日,兀兰某座组屋顶楼的水槽发现了一名女佣的尸体。
6月20日,勿洛蓄水池发现一具腐烂的半截尸体。
7月3日,警方在晚上11时20分接到通知,熙来攘往的滨海湾双螺旋桥下发现一具女浮尸。
7月13日,报载在金文泰丛林发现的女腐尸,被证实是早前失踪了6个星期的女房地产经纪,嫌凶是和她同住的友友。
短短一个月内,本地竟然发现了8具尸体。

到底发生什么事?新加坡病了吗?
警方说是巧合。
社会学家呢?辅导员呢?你们有什么话说?
还有还有,中年汉深夜闯组屋,劫财劫色。
青年把前女友和其母亲锁在屋外,然后强暴前女友妹妹。
新加坡算是个严刑峻法的国家吗?为什么还是有人如此胆大妄为、视法律警察为无物?

就说上面这名在澳洲留学受过高深教育的青年好了,竟敢把母女挡在门外,当场就锁在房内强奸未成年女子!这是怎样的一种心态?
难道他不知道会被抓?还是他清楚法律,看过有关类似判决,最多被关个几年,出来又是一条好汉,反正我还年轻?
如果说半夜偷偷摸摸劫财劫色的被判18年,为什么明目张胆目无法纪的却只需囚禁11年?

不明白,没有藐视和质疑法庭的判决,只是胸有块垒,真的想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