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还是不打?

Uncategorized 41 Comments

上篇其实不是针对小孩,身在福中不惜福,不是小孩的错。
孩提如同一张白纸,最初的颜色,都是大人给的。
自己的孩子,如何管教,自不容他人置啄,只要不是无理打骂,什么都给他最好的,也很难定论孰对孰错。

看过不少孩子在公共场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大人的反应不一而足。
有者置之不理,掉头就走,任他自生自灭。
有者为求息事宁人,三两下就投降,遂其所愿。
有者先是好言相劝,后见屡劝无效,就动手逼其就范。

看过最离谱的一次是在一间中档的餐馆内,旁桌有一对年轻父母带着个约莫五六岁小女孩,伴着个老奶奶,叫了满桌子的菜。
年轻夫妇兀自吃着,将喂食的任务交予老奶奶。只见小女孩边咳嗽边吵着要喝冷饮,奶奶不让反对,只频频喂食。
小女孩哭着相逼,还挥动粉嫩的小小胖臂捶打老奶奶,高嚷“坏奶奶臭奶奶”。
年轻夫妇无奈妥协,不顾老奶奶的反对,要来一罐可乐。
老奶奶为了讨好小孙女,帮忙打开拉环插入吸管递到小女孩面前,谁知道小女孩哭得更大声。
父母细问之下,小女孩这才抽咽着说要自己打开拉环,要自己插吸管,不要老奶奶碰。
那个做母亲的听了,横了老奶奶一眼,似在怪她多事,举手又叫来多一罐可乐。
原以为这下小女孩该安静了,没想到小女孩还是哭闹不停,说不要新的这一罐,她就是要自己打开之前的那一罐。
为父的这下也失去耐性,高声嚷道:之前的那罐已经打开了,能怎么办?难道还能把拉环粘回去不成?
可小女孩就是不依,听不进去,依旧哭个不休。
说真的,当时真的很想上前给这家人每人一巴掌,当然除了那个老奶奶。

身为父母者,真的是如履薄冰,稍一不慎,即为万劫不复;何时该紧何时当松,如何拿捏可说是一门学问,间不容发。
小可人儿以后是魔是人,都在自己的手中渐渐形成。

是谁的风雨不改?

Uncategorized 3 Comments

6月14号,在报上看到有五报贩获颁模范奖。
其中一人辜若川,53岁,过去27年来起早摸黑为裕廊东和裕廊西的两千个住户提供派报服务,风雨不改。
另一名获奖的是通晓淡米尔语、马来语和中英语四种语言的惹德纳古玛,51岁。
他自12岁起就开始随父卖报派报,默默为美芝路一带的400个办公室服务了31年。
惹德纳古玛道出他的父亲在上世纪50年代开始卖报,30年后由他接手。
如今30年又过去了,惹德纳古玛表示他的小儿子将取代他继续做下去,继续卖报派报,也是风雨不改。

看到这样的报导,坦白说除了佩服,更多的是觉得心酸。
真的,人生有几个三十年?
通晓四种语言,相信还没包括方言,竟然只能一辈子派报?
是不是别无选择?
没有看不起报贩的意思,工作不分贵贱,不能以收入断成败,人也只有在平凡中才能见其伟大。
大家多少都应该清楚派报的酬报,能一路坚持下来,从年轻干到老,屈指算来,能有几人?
这些人绝对可以引以为豪,只是执政当局真的不可以。 
 
如果是日进斗金的摊位,或是家大业大的家族企业,子承父业,这完全可以理解。
只是一份卖报派报的工作,竟然祖传三代?
有谁可以告诉我,我们的社会到底进步在哪里?

身在福中

Uncategorized 44 Comments

亲戚的孩子三岁生日,受邀出席。
最怕这种场合,去是人情,不去是不近人情。
其实以铁齿性格,如果是自己这边的亲戚,早就拿MC,避之则吉。
惜事关另外一边,“婆命”难违,只好买了礼物,径奔梁山。

和这家亲戚来往过几回,夫妇皆为高级白领,有点钱,却带着暴发户的味。
当然,许是偏见,也可能是自卑作祟。
虽然表面上还是和和气气,握手寒暄,笑容满面。
说真的,有时候还蛮憎恨自己的虚伪。

生日快乐唱过,蜡烛吹过,蛋糕吃过,主人翁就开始心痒难搔,对一角堆积如山、七彩缤纷的礼物虎视眈眈。
问过父母后,小可人儿就开始拆礼包。
只见原本包装得美轮美奂、无懈可击的礼纸,瞬间就被撕得面目全非,满天飞花。
铁婆看不过眼,上前帮忙拆卸,同时借机进行教育,要小可人儿爱惜纸张,小心示范撕开礼纸,以后可以循环备用。
小可人儿却不领情,将铁婆推开,以英语嚷道: don’t touch!is mine!
亲戚夫妇听见叫嚷,假假叱责几句,眼里却满是笑意,看来还颇满意小可人儿维护主权的特立独行。

礼物一包包拆开,多是一些玩具,铁婆和我选送的是一本童话故事书,还有一种上了电池会转动的钓鱼玩具。
应该算是很落伍的那种,不过记忆中家中的老大和小子都爱玩这个。
可是这些都不入小可人儿的法眼,只见他拆看了就随手一丢,与其他的礼包命运相同。
铁齿不甘心,开动电池,只见假池转动,池内的假鱼嘴巴朝天一开一合,拿出小鱼竿,开始兀自钓起鱼来。
可是小可人儿一点也不领情,反而是另一名婴孩充满兴趣的爬了过来,于是将小鱼竿交予婴孩,教他怎么玩。
没想到小可人儿见状,高声嚷着一把抢过,还是那一句:don’t touch! Is mine!然后捧起整副钓具丢进一个大桶内,发出一阵巨响。
不用看也知道,那副钓鱼玩具应该已经解体。

看了不免火起,忍不住出言斥责。
小可人儿委屈地跑向父母,哭倒在母亲温暖的怀里。
母亲万分疼爱地问小可人儿到底想要什么?
只见他梨花带雨,抬头答道:“I want i-pad ! Where is my i-pad?”
只听那个母亲温柔的说道:“ok ok,don’t cry, I will buy for you!”
小可人儿遂笑颜逐开,众人总算松了一口气,皆大欢喜。

你我头上,都有只秃鹫

Uncategorized 32 Comments

住家附近有座商场,商场内有间走中档路线的面包店。
夜里偶尔经过,只见时间未到,店里剩下的唯一员工就开始收摊,拿出一个常见的黑色垃圾胶袋,将架子上所有卖剩的面包,一股脑地扫进袋里,完全面不改色,眼也不眨。
发现他们这样做的时候还是我第一次站在架子前面,正考虑着要买什么样的面包。
他竟然连问都不问,当我透明。
没错,时间到了,要买就买,别碍着我下班。
一个平均卖两块半、花样百出的面包,在他眼里,好像都是一堆垃圾。
看得我目瞪口呆。
之前还以为卖不完的面包,会送出去,问题是看他那种收法,肯定是丢,不可能是送到老人院或任何慈善团体。
真是那样,那更是罪无可赦,无可原谅。

终于忍不住借机抓住那名员工问个究竟,果然是丢,只因送慈善团体需要额外交通资源,而且多数团体还拒收,便宜卖又等于砸自己招牌,还是丢了干脆。
是的是的,在商言商,一切都合情合理,很多食材都是如此这般的被处理掉。而且是越发达的城市越多,为了维持物价而不惜毁粮也多有所闻,只是你我没看到。
不是不知道,只是从没有过如此的近距离。
没有亲眼目睹,还是隔了一层,少了震撼。

当然,这是老板的吩咐,只是执行得如此彻底如此的冷酷无情如此的不假思索,让人看了不禁心寒。
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会联想到当年蝗军进出许多城乡时大肆杀孽的嘴脸,应该也不外如是。
脑海中浮起那帧苏丹女童挣扎着前往救济站、饿到跪倒在路上,后方有秃鹫在等待扑食的照片…
还有非洲大地许多乳房干瘪的母亲,抱着骷髅般的婴孩,茫然若失的盯着远方的画面…

在我们暴殄天物的当儿,别忘了抬头看看头上是否有只秃鹫在盘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