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Uncategorized 10 Comments

上个星期五,在公司从电视上看到滔天巨浪海啸发飙无情地席卷日本的宫城县时,原本还在为剧情如何发展男女主角如何动情牵手而绞尽脑汁各持己见的我们,顿觉意兴阑珊。
看了看钟表不由得想起午后这个时刻只有小子一人在家,现在应该是正在准备自己一个人的午餐。
小子自认最丰盛的午餐不外是从冰格里取出肉饼丢进烘炉设定时钟接着趁隙再煎个荷包蛋我猜也许两个,在肉饼发出香味时又把两片白面包丢进去同时烤,最后才将肉饼和煎蛋夹在有时会烤过头变成焦黑还是照吃不误的两片面包中间再铺上浓浓的番茄酱和芥末,然后在一室冷清无人作陪只有午后暖阳一寸一寸移进的定格中一个人大块朵颐。
想到他肯定吃成个大花脸还不自知心就疼了起来,马上和伙伴收拾文件关上电脑回家。
途中,顺道去了趟超市,买齐各类食材,准备晚上围炉。
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今晚一定要吃火锅围炉,也许只有这样才能感觉幸福。

隔天从报上看到记者符祝慧从日本发回来的报导,标题让人触目惊心。
由于地震导致多处地方交通中断,东京就有很多人不愿在外头过夜,宁可步行几个小时,无畏夜里风寒路有多远,一心只想回去跟家人在一起。

原来,想哭的时候,最想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