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车

Uncategorized 8 Comments

喜欢自己洗车,不喜欢给机器洗,更不喜欢坐在车里让外人代劳。对那种活像爆发户的感觉,非常抗拒,尤其是车里还载着老婆孩子。
有几次迫不得已,在车里真的是如做针毡,眼睛不晓得要看哪里,不敢与那满面风霜双鬓斑白的脸孔有任何的眼神接触,想要下车帮忙可是车子谁开? 当然明白有供有求,假设个个如我这般想法,对方也可能无以为生。
那就让别人去,不谴责让别人洗车的人,只是宁愿自己动手。

严格上来说,自己不是爱车之人,每星期只洗一次,有时懒起来也没有。
也许你会说,一次已经不错了,有些人一个月才洗一次。
当然,一种米养百种人,什么人都有,我还看过一天洗三次的,不过是洗澡。
最近洗车,都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一次,来到洗车处,见一车打横停泊,霸占着原本可供两辆车的洗车位。
车子已然洗净抹干,车主正蹲着清洗车轮。
静静地看着他,希望他自动把车移好。
车主不可能不知道有车到来在等,只是故意不看我,头也不抬,依然好整以暇。
见他装聋扮瞎,忍不住轰了他一下,示意他把车停好。
车主这才懒洋洋站起,走向我,示意我把车窗摇下,然后说:能不能去转个圈还是喝杯咖啡再回来?给我十分钟,我就快好了!
生平最讨厌这种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冷冷地告诉他:不行,一分钟都不行!
对方见我毫无商量的余地,狠狠地瞪着我,好像随时准备动手。
心里有点后悔,不过是洗车罢了,何必惹事生非?可是对这种人又不甘示弱,学他懒洋洋地说:别再看了,隔壁就是警察局,快把车移好,我赶时间!
很担心,迟早会因为洗车上头条。

我们两个,都是新加坡人。

回家

Uncategorized 10 Comments

上个星期五,在公司从电视上看到滔天巨浪海啸发飙无情地席卷日本的宫城县时,原本还在为剧情如何发展男女主角如何动情牵手而绞尽脑汁各持己见的我们,顿觉意兴阑珊。
看了看钟表不由得想起午后这个时刻只有小子一人在家,现在应该是正在准备自己一个人的午餐。
小子自认最丰盛的午餐不外是从冰格里取出肉饼丢进烘炉设定时钟接着趁隙再煎个荷包蛋我猜也许两个,在肉饼发出香味时又把两片白面包丢进去同时烤,最后才将肉饼和煎蛋夹在有时会烤过头变成焦黑还是照吃不误的两片面包中间再铺上浓浓的番茄酱和芥末,然后在一室冷清无人作陪只有午后暖阳一寸一寸移进的定格中一个人大块朵颐。
想到他肯定吃成个大花脸还不自知心就疼了起来,马上和伙伴收拾文件关上电脑回家。
途中,顺道去了趟超市,买齐各类食材,准备晚上围炉。
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今晚一定要吃火锅围炉,也许只有这样才能感觉幸福。

隔天从报上看到记者符祝慧从日本发回来的报导,标题让人触目惊心。
由于地震导致多处地方交通中断,东京就有很多人不愿在外头过夜,宁可步行几个小时,无畏夜里风寒路有多远,一心只想回去跟家人在一起。

原来,想哭的时候,最想回家。

好久不见

Uncategorized 10 Comments

路口停了一辆车,无法转进停车场。
等了一阵,见对方毫无动静,忍不住朝他轰了一下。
轰了之后,才见一老者从车内缓缓移出身子,搬出助行器,下车之后,狠狠回瞪了轰他的人一眼。
阻道的车子,临走前,从车窗伸出一只手,朝天比了比中指。

买了一堆早餐回来,晚了一些,回到家里,已经无人。
原来铁婆担心迟到,等不及已经出门。
后传来一则简讯表示歉意。
回她:没事,会内疚还好。

上班途中,天下起微雨。
车停交通灯前,见一名矮小女佣,背着沉甸甸书包,为几乎与她比肩、两手空空的他打伞,从车流前缓缓走过。

来到公司,在门口看到清洁工阿婆推着杂物,被沉重的门卡住。以为她要入内,急忙快步上前帮她推了进去。
没想到阿婆竟然没好气嚷道,这么多垃圾,当然是拿去丢,哪里可能是推进去?
是的,是我的错,观察不够入微。
再说,一早上班,看到这么多垃圾,佛都有火。

已经好久不曾看见,飞机划过天际,在万里晴空,留下一道长长白线,久久不散,天空宛如被刺破了胸膛。
是的,好久不见,尤其是在上班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