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之差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老实说,篡改停车固本,真的不是什么大罪。
一念之差,因小失大,企图瞒天过海,自食其果,怪不了人。
问题是一念之差,谁不曾有过?
固本制度本身容易被篡改,也是诟病之一。
就如之前的周末用车固本,也死得人多,让不少定力不足的专业人士中标下马。
记得其中好像还有神父军官老师级的人物。
当然当然,这不能成为犯罪的借口,不能当成推卸责任的理由,否则那些强奸犯非礼案,更加振振有词。

好奇的是那个发黑函给报馆的神秘人究竟是谁?
显而易见,军医可能得罪过他却不自知,还把他当自己人,甚至让他坐过顺风车,不然不可能会跟他分享秘密。
当然,也有可能只是眼红。
人心有时候,真的很可怕。

不难明白媒体难得有这样的新闻当标题,见猎心喜的那种心情。
只是个人多年的寒窗苦读前程,父母亲的心血希望寄托、养育之恩,很可能就这样付诸东流。
可以说是妇人之仁,明明罪有应得,只是想到他的家人。
如果不是军医,也许就不会上报,没有新闻价值,就不会是被杀一儆百的那个。
几乎可以肯定,如有机会,他一定会选择离开这里,出走他乡,一个人材可能就此流失。

有时在想,能不能不要图文并茂?给人一条路走?
黄丝带计划,能不能,先从新闻媒体做起?

黄莲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想起以前请女佣的日子,屈指一算,没没也有十多年了。
这次为了老妈子,只好重出江湖。
想当年,也是为了她,才忍痛放弃有女佣的日子,原因无它,一年连换七个女佣的记录,都是因为老妈子难服侍。
不是嫌女佣不够勤快,就是不喜欢她对谁都笑脸迎人,尤其是对她儿子,也就是铁齿,不知道担心谁会把持不住,“红杏出墙”。
还有就是一找不到东西,就理所当然地认为是有家贼,硬是要把人辞退。
很多时候下班一回来还要升堂当包青天,评定谁是谁非。当然,结局只能有一个。
事实证明老妈子没错,一直到搬家的时候才发现,一些平时极少用到的贵重物品竟然不翼而飞,不见踪影,怎么都找不到,这是后话,不提也罢。 当然也有人不要她,其中一个更绝,只干了三天,就卷好包袱带着行李站在门口等我回来,表示受不了,不想干了,要求送她回去。 没便,不能换老妈,只能换女佣,最后还是放弃,决定自己来做,如此这般沦为男佣至今,真的是血泪斑斑。

在本地最集中的女佣中心走了十多家,由于事急,一进去介绍所就表明立场,要转让并且可以马上过户的,最好还听得懂一点基本的福建话。
前半部的要求对介绍所来说应该是喜出望外,可是听了后半部,多数都摇头,表示没有。
从B1问到4楼,终于在一间毫不起眼但代理费并不便宜的介绍所,找到一名看起来还蛮顺眼的印尼女孩,因为曾经做过,所以懂得一点福建话。
这次轮到我喜出望外,因为清楚知道很多悲剧都是因为沟通不良所引起的。
有了前车之鉴,于是决定之前,先带女孩去医院跟老妈子见个面。
原以为老妈子会大力反对,至少也要发发脾气,没想到竟然一拍即合。
原来老妈子也明白,什么叫做时不我予。

兴冲冲回到代理中心,没料到无良的介绍所,竟然以女佣是天主教徒为由,坐地起价, 把代理费调高两百元,总数为$688,一副不要就拉倒,摆明吃定你的样子。
换做平时,早就发作拍桌走人,可是这次,乖乖还钱。
一旁的铁婆,苦中作乐,笑言第一次看我这么窝囊,让人治得服服贴贴。

第一次

Uncategorized 8 Comments

今年的芦柑,是老大买的,这还是第一次。
时光飞逝这四个字,要过了四十,才能深刻体会。
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到来。
帮他换尿布,牵着他的手过马路,送他上学,恍如昨日,掌中犹有余温。
O水准放榜后,在等开学,于是开始了他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在giant扛汽水,卖可口可乐。
要站整天,从早上十点到晚上十点。
一个小时六元。
回来他说经理不是人。
给我看红肿的双手。
跟我说脚很酸。
忿忿道出只因帮顾客搬货上车却被经理误会他玩忽职守的种种委屈。
只能静静地听着,看着今年十六岁的他,很想告诉他,这一切,我在十岁的时候,就曾经历过,比他早了十年。 最后还是选择什么都没说。

十二月的时候,看他呆在家里,叫他去找一份临时工,他说一直找不到,没有人要请学生。
当着他的面,拿起征聘广告马上打,劈头立马告诉对方我是在帮孩子找假期工,老大静静地看着我。
打到第三通,一间铁厂的老板说,带他来看看,如果他肯做,我就请。不过我告诉你,我的孩子跟你孩子一样,也是在等开学,给他双倍的薪水叫他来,他都不肯,嫌辛苦。
老大也没有接受铁厂的工作,嫌远,结果自己找到了可口可乐。
不想说什么,尊重他的决定。

第一次发薪,他说要请,于是就近顺路进去荷兰村的翡翠。
第一次看他拿起菜单先看价钱,最后两人各点了一碗牛腩面。
吃完面后,他还会问,够不够?饱不饱?要不要再叫?
我说饱了,你呢?
第一次两人坐下来只吃一碗面就说饱,没有再点其他,连饮料都没有。

人生如梦,真的,不知不觉,这一天这么快就出现。

讨厌新年

Uncategorized 3 Comments

今年这个辛卯年,过得很不一样。

大年初一,上自度庵拜祭老父,没想到八十多岁的老母,在下车时,竟然不小心跌了一跤。
老母痛得站不起来,路都不能走。原想送她入院,她却坚决不肯,认为大年初一入院不吉利,说什么也不依,宁愿躺在床上唉声叹气,懊恼早知道不要出门。

家人开会过后,也觉得大年初一没理由让老母住院,问题是如果不住院留医,行动不便的她,从房间上厕所都成问题。
无奈之余,只好跑去买轮椅和移动式厕具,可是过年要找吃的还容易,想找这类医疗用品却难如登天,根本不可能。

明知如此,还是硬着头皮找了几家,果然不出所料,没有一家开门,打电话过去,不是电话不通,就是不做生意,没量可商,只是劝你送医院。
只好跑去医院找,虽然人家说新年进医院不祥,会触霉头甚至衰一年,却也管不了这么多,年底才来总结,看准不准。
记忆中医院内一些专门店应该有卖,可是连跑了三家,结果还是一样,新年大家就是不做生意。
以前没在这种节骨眼碰过这类事情,这才明白新年有多讨厌。

后来幸亏阿政打来,知道老母的事情后,自告奋勇帮忙找到轮椅,可是最重要的厕具却没着落。
就这样,拖到初三,最后老母自己求饶,乖乖进医院躺。
医生交待老母出院后一定要有人随身伺候,尤其是半夜起来如厕,不能再跌。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鸦雀无声,大家心中想的都一样,谁可以?
有时想想,真的很悲哀。

于是跑完医院跑女佣介绍所,只见多间门外都贴着一张纸:新年休息,初X开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