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的世界

Uncategorized 6 Comments

自从知道小舅开始掌权打理一家日本餐馆,他就兴奋莫名,好几晚都睡不着。
因为从小小舅就特别疼他,经常带他到处去,他要什么,小舅都会买给他。

这天放学,他带了班上跟自己最要好的同学,说要请他吃日本餐。
同学担心贵,他叫好友别担心,因为餐馆是最疼爱他的小舅在打理,同学露出羡慕的表情。

果然,小舅看到他很开心,这是他第一次自己来光顾,之前都是父母带他来。
他告诉小舅,因为是好友生日,所以想请他吃日本餐。
小舅说好,热情招待,拿出餐牌让两人点。
两人大块朵颐,开心大吃一顿,直到侍者拿出账单过来收钱。

看着账单,他呆愣了好一阵子,脑中开始闪忆自己几次跟父母来,付账的时候,小舅都是极力不收,推来推去,如打太极般,最后总见父亲丢下几张钞票匆忙就走,才结束这场在他眼中的闹剧。

他举目四望找寻熟悉的身影,期待救星出来解围,没想到侍者却告知经理有事已经先走。
他讪讪地问侍者小舅离去之前有何交待?
侍者说有,说给他20巴仙折扣。
他再度愣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最后他只好跟同学掏出身上所有的钱,包括银角,窘迫的数着,结果还是差了两块多。
后来,他辗转才知道,小舅也是为了他好,让他明白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他跟小舅的感情没有因为这件事情转淡,但是已经十六岁的他,没有再上去找过小舅吃日本餐,也不会再跟同学提,他有个开日本餐馆的小舅。

有些错,未必一定要改

Uncategorized 4 Comments

不知道为什么,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可是这起事件一直在脑中挥之不去。
如果不是新闻报道,谁也不会知道(当然,除了那些犯错的组委成员,还有那两位头头),新加坡青年奥运会所颁发的那4万5000多份证书上的签名,并非那两位头头真正的签名,而是设计师用的样本签名。

出现这样低级的错误,可想而知浪费了多少公帑,时间和精力。
可是至今似乎没听到有人为了此次事件负责,好像也没有人出来交待。
也许,对有关当局来说,不过是小事一桩,重新补发就好。
钱能解决的事,从来就不是问题。

亡羊补牢,其实可以有很多方法。
如果有诚意,两名头头可以沿家逐户去重签。
嫌累的话就找个场所摆个柜台,当明星签名会来做。
至于远在海外的,也不妨去走一圈,就当是签名外交。
反正要花钱,就要花得有意义,让人相信你的签名真的很重要很珍贵。

其实大可设个网站问问看,那些领到证书的人,到底介不介意证书上是谁的签名?
对非要那两个头头签名不可的人员,这才进行补发证书,相信很多树木纸张可以得救,何乐不为?
可以试探人心,同时试探人性。

此文原意并非苛求责难,深悉筹办类似盛典实非易事,千丝万缕,些许疏忽纰漏在所难免,差别在于事后的态度,残局如何收拾人心如何安抚,往往最考功力。
有时想想,一些树木会倒,不一定是风雨的问题。

难道割别人的肉就不疼?

Uncategorized 4 Comments

本地两家赌场落成不到一年,所有数据报告看了都让人胆战心惊,真的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早前赌场为居民提供免费巴士直透,没想到当局马上介入,终止该项“颇受大众欢迎”的服务,理由很简单,担心太过方便,轻易抵达,国民可能无法“抗拒”诱惑,这与拒绝三级片进驻组屋区影院有异曲同工,步伐还算一致。

赌场当然不怕,他们有的是捧场客。
每天满载阿嫂兵团,一车车络绎不绝地从长堤对岸开过来;还有印尼诸岛坐船过来的固定班底;还有在本地工作上达白领下至廉价劳工;当然还有其他国民其他管道。
当大家皆蜂拥入场,投身赌海,众人都放手一搏的时候;当知悉赌场一天的赌金收入是960万的时候,身为国民的你,在想些什么?
是不是与有荣焉?还是庆幸曾经低靡的经济因此多少获得振兴而松了一口气?

问题是当政府在担心自家国民会因沉迷于赌而不时左防右挡,担心国人会钱财耗尽、妻离子散、家庭破裂,那这些人呢?
难道我们就该袖手旁观、乐观其成?有钱赚就好?
难道外地人的家就不是家?别人的就不是血汗钱?

曾经在云顶赌场看过一对年幼孩子,在门外远处等候父母等到头靠头背靠背睡去。
此情此景,让赌性深重的铁齿引以为戒。

不是反对建赌场,只是有些问题一直想不通。
钱当然要赚,只是怎么赚得心安理得,又不落人后,予人口舌,真的是门学问。

串起, 又散落

Uncategorized 7 Comments

迟起赶路,快步走着,放弃惯走的路道,贪快抄捷径,没想到脚底旋即传来清脆的一阵声响。
马上可以意识踩到什么,那是忘却了多久的一种感觉?
没骗你,真的是心底一凉。
轻轻移开脚板,犹如赌桌揭盅,多希望自己猜测错误。
可惜,事与愿违,一只久违的蜗牛,躯体外壳模糊成一团地紧贴地面,粉身碎骨。

多久没看到蜗牛了?
睽违多年,没想到竟重逢于如斯情境。

我不该抄捷径,它不该迷路走到人行道,只要错过一秒,它的生命就可以继续。
很多时候,些微的阳错阴差,生命就此烟消云散。
什么伟业丰功,原来都是假的。

满怀歉疚,不想如同一些肇祸司机,畏罪潜逃,却也无可奈何。
来世,让我当一回你,不能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可是,又不相信有来世,真的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