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奇遇

Uncategorized 5 Comments

甫上车就看到他在比手划脚,华语参杂方言地从钓鱼台的人质事件扯到卢沟桥事变,七情上面兼口沫横飞,把全车人当听众。
讲到激动处还鼓动大家站起来爱国,打倒日本帝国。

当然没人理他,大家都置若罔闻,把眼神放逐窗外。
车上的乘客似乎都习以为常,表现得莫不关心,可一些还是掩藏不了嘴角的那一抹窃笑。

他六十开外,衣服端庄,道貌岸然,如不言语,看起来与一般老汉无异。

时有妇人上车,抱着小孩,颠簸向内移进,前方乘客端坐不动,也不能怪,不是巅峰时间,车上尚有多个空位。
老汉却猛然站起,二话不说,伸手接抱过小孩,把位子让了出来。
该名妇人不停鞠躬道谢,落座后接过小孩。
从妇人的语音穿着与鞠躬的角度,不难猜出来自哪里,大家开始不由自主地把眼神瞟过来,等着看好戏。

果然,一等妇人坐好,他以流利的英语询问对方要去哪里?
妇人表示要到日本人协会。
老汉听了神情一凝,问妇人是否来自日本?
妇人轻轻地点了点头。
老汉开始质问妇人是否知道日本曾经占领过新加坡?残害过多少的中国老百姓?
妇人惊慌地看了老汉一眼,带着些许愕然。
老汉慷慨激昂,如数家珍地遍数日军当年的罪状,以及质疑当前扣留中国船员的野心。
妇人越听越怕,急忙按铃,想要下车。
谁知老汉却把她按下,告之日人协会还差两个站,要妇人放心,到了会通知她下车。

妇人忐忑不安,把小孩搂得更紧了。
巴士如是到目的站,老汉起身喊停,伸手想要帮忙,妇人却头摇如捣蒜,抱紧小孩下车唯恐不及。

老汉也不以为忤,高嚷要对方路上小心,要过天桥,挥手目送,眼里满是关爱,俨然如一名儒雅老者,细心叮咛着自家媳妇。

一场闹剧,就此落幕。
我是安坐如素,心里却不住在想,到底谁是异类?谁是疯子?到底是谁的神经有问题?

吃力

Uncategorized 8 Comments

那天阅报读到一篇专栏,作者写道请亲家公婆上高级餐馆用餐,却因为亲家穿着老土随意,又声若洪钟,满嘴福建,感觉脸都他们丢尽,读了不禁黯然嗟叹。

作者想必清楚亲家的教育程度应该不高,算准对方没有读报的习惯,就算有也不会看专栏,所以胆敢淋漓尽书对亲家的轻蔑与不满。

可笑的是,作者通篇探讨的是何谓优雅?认为亲家公婆一点优雅都不懂,请人吃饭,竟让他丢人现眼,身份大失,满腔不是滋味。
纵观全文,从字里行间,感觉不到作者亲家有何不妥,最多只能算是不识大体,刘姥姥初进大观园,难免热情过度。
其实,穿着老土衣衫价廉口操方言,很多时候未必代表低下。
反之,衣冠笔挺镶钻戴金,就算外语流利到一泻千里,和“优雅”这两个字有时候也扯不上任何关系。

以貌取人、外恭内诡、表里不一,老实说,给这样的人请吃饭,就算是山珍海错,还是不吃也罢,免得伤胃。

酒店惊魂 2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果然,挖了半天,差点就把人家的行李箱撬坏,还是无法打开。
间中美女看我搞到满头大汗,认为应该是少了工具,于是主动下楼去柜台商借。
最后还是放弃,可是美女还没回来,又等了一阵,担心铁婆,只好不管了,打开房门回去。

一走出房门,就看到自己的房间洞开,心下隐觉不妥,急冲进房。
当下从头顶凉到脚底,身如坠入冰库,四肢发肤没有一丝知觉。
只见房内凌乱不堪,所有行李已然不翼而飞,连铁婆都不知去向。
稍一回神,赶到柜台询问,这才知道美女房间之前住了三男一女,不过早就退房。
告之详情,柜台职员认为应该是中了美女的调虎离山计,劝我报警。

感觉头皮发麻,背脊湿透,没想到一念之差,就此万劫不复。
身在异乡,失去钱财事小,可是想到铁婆还有护照,心下悔恨不已,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万念俱灰。
心痛如绞,茫然走上酒店天台,眼前景物辽阔无边,彩霞满天,应该算是良辰美景,却让人更添心酸只想自寻短见。
思前想后,不知应该好死还是赖活,天地之大,竟感无处容身,愧对天地。
正犹豫着跳与不跳之间,背后突然被人一推,身子顿时失去平衡,直线从天台掉落。

虽然想死,不过还是大惊,手足乱舞,这时,只听到老大的声音嚷道:老爸,还不起床?我上学快迟到了!
睁眼一看,感谢老天,这才惊觉是南柯一梦。
虽说是梦,感觉却如实弹真枪,拳拳到肉,也未必不可能发生。

看来是日有所思,是时候养性修身了。

酒店惊魂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经过一番长途跋涉,舟车劳顿,决定宠一宠自己,与铁婆入住一间颇具规模的五星酒店。
卸下行李,正想把门关上,却看到对房门开,一位风姿绰约、衣衫却略显单薄的美女探身出来,似乎在找人,看到我,竟然风情万种地对我嫣然一笑。
有点受宠若惊,只能报以微笑。
对方轻启朱唇,有点赧然却又充满磁性地要求帮忙,说是行李箱打不开。
愣住半晌,对方若是幼童或是老妇,问题就简单得多,马上就可以过去,无需这般天人交战。
踌躇片刻,最后说服自己只是举手之劳,为人解困,何必胡思乱想?
转身拟向铁婆交待一声,却发现她已进入浴室,于是把房门轻轻关上,走进美女的房间。

其实本身对于开锁并不在行,根本没有一丝把握,只是美女相求,能力所及,没理由援手不伸,只有硬着头皮碰运气。
但若说纯碎帮忙,没有一丝绮念,别说骗不了人,连自己也不相信,不过带着铁婆,想也是白想。

出门在外,原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最终还是走了过去,追根究底,还是典型男人的好色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