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一个永难磨灭的镜头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正午的太阳,炎热得像毒蛇。
一群刚入伍的新兵,曝晒在旷野里,听着一名兀自躲在阴凉底下的士官大放厥词。
新兵中有人终于忍不住骂了一句。
虽然没有一丝风,可是那句关系到士官老母的脏话还是尖尖细细地传进了每个人的耳里。
士官脸色一变,马上跳了起来。
是谁?到底是谁?给我出来!
新兵个个保持缄默,就算知道,根据道义,也不能说。
不说是吗?好!这个week end,全部留下来做guard duty!
时站在前排的一名士兵突然走了出去,懒洋洋地说,Sir,是我啦!
士官的眼睛似要喷出火来。
队伍中的人都知道不是他,可当时竟然没有一个出来说句公道话。
反正有人认了,大伙只想着可以回家,不用做guard duty。

后来才知道,这个为大伙挡了一枪的新兵名叫苏莱曼,是个华巫混血,福建话溜得比福建人更福建。
接下来的日子,苏莱曼的日子并不好过,该名士官总是针对他,不只在体能上屡受折磨,在精神上也惨遭羞辱。
苏莱曼不甘受辱,屡次出言顶撞,甚至动手,进出兵营牢所形同便饭家常。

一天,众人在营内的cook house遇见苏莱曼,竟见他在大啃猪肉。
你嗌噻甲猪肉咩?有人惊问。
吾拔甲过,企看唛!没哌。。。奂直,令伯嘛没想爱出兵了!
苏莱曼头也不抬,淡淡地说。
隔天,在打靶场上,将子弹上了枪膛的他,突然调转枪头,向站在身后不远处发号施令的士官发出一颗子弹。
士官应声倒地,不知打中哪里。
旁边的人,吓得呆愣,不知如何反应。
其他的长官全都躲进控制室,然后空气中响起警号。
他冷然地看了周遭的同袍一眼,举起枪,朝自己的太阳穴,又开了一枪。
子弹穿透打靶场的亭子屋顶,打开了一个大洞。
他和衣缓缓仰卧倒在血泊中,终于看到了一角天空。

多年前的一个午后,最后那声枪响,震耳欲聋。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

Uncategorized 4 Comments

我家老大喜欢吃啦沙,尤其是坐落于美世界中心的那一摊,有段时间几乎每个星期都会光顾两三回。
摊主三十开外,外表不修边幅,啦沙以砂煲烹煮,佐料除了一般固有的豆卜鱼饼鸡肉,又别出心裁地加上一大片的乌打,上桌后吃个十来分钟,整煲依然烫滚。
随着老大吃过几回,每每吃到大汗淋漓,衣衫湿透,频呼过瘾。

感觉这摊的啦沙卖相不错,要价不高,汤料也还可以,可不知为何,午餐时刻,人潮不少,他却无甚生意,客如大禹,皆过其门而不入,令人费解。
眼看其他摊主客似云来忙到不亦乐乎,他也只能故作轻松地傍着档口轻声哼着小曲吹着口哨,却不知游离闪烁的眼睛早已出卖了他的心情。

很少与他打交道,那天啦沙送来的当儿,发现他给老大多加了一块乌打,趁机打趣问他是不是在搞促销?
他尴尬地抓了抓头,说是回馈熟客,还说做到这个月底就收档不干了。
老大听了顿时傻眼,嚷道你的啦沙很好吃啊,为什么不卖了?
对方苦笑答道捧场客来去就那么几个,实在撑不下去,说完转身回到摊位傍着,继续看着人来人往,状甚茫然。

最近经过该小贩中心,忘了之前的事,想着再吃一碗不是那么地道的啦沙,直至看到摊位已然人去楼空,这才猛然想起,不禁嘘唏,有阵失落。

很多人不知道,其实最让这类摊主坚持不下去的理由,不只是生意惨淡,更大的原因是那些不光顾却又投来同情怜悯的眼神。

这点我懂,只因感同身受。

问世间 情为何物

Uncategorized 9 Comments

午后车站,些许人潮。
等车,见一对年轻情侣,女的深情款款,向男友叨叨絮絮。
男的则无心恋栈,不时引颈张望,生怕错过久候不来的公车,有一句没一句的应和着。
要等的公车终于来了,男的轻轻挣脱女友环抱着自己腰间的臂膀,挥手示意公车停下。
女的看也不看到站的巴士,眼神依旧望着男友,还是拖着男友的另一只手,万般不舍。
男的皱眉,轻轻推了推女友,要她赶紧上车。
女的依依不舍,犹如生离死别,一步一回头的上了车。
只见那边女的脚跟才刚离开地面,这边男的已经转身就走,没有丝毫留恋。
上了公车的女人,犹自极目张望追寻车站间男人的身影。
可怜她只能看到一个没头发的中年汉子怜悯的眼神。

当时唯一的念头,是庆幸自己没女儿。

差一点

Uncategorized 4 Comments

差一点,可以创造历史,也可以转眼灰飞烟灭。
差一点,英雄可以变狗熊,小兵可以立大功,加纳原本还可以走得更远。
差一点,有人就赶上了失事的那一趟班机;有人就此阴阳相隔,对长亭晚,寒蝉凄切。

有人差一点就到达顶峰,却毅然选择转身下山;有人漏夜赶科场,连滚带爬,借你的肩膊踩踏。
往往只差一点,胜负已分、立判高下。
盈盈一握,此去经年,万水千山,缘悭一面,也只差一点。
谁的人生没有差一点?或多或少而已。
失恋的人总是喜欢说,差一点,你就是我的人,也只有自己相信。
很多时候,以为只差一点,其实是差很多。
差一点,与成功擦身而过,就算败了,似乎好像比较好过。
差一点,说穿了,其实就是没有成功,根本也没什么好说。

忘了是谁说的:人生的悲剧,不在于输了,而是差一点赢了。

这该死的差一点,穷其一生,谁都无法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