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台

Uncategorized 7 Comments

悠闲的午后,一向热闹的小贩中心不知为何竟然有点冷清。
带着一家大小,光顾转角那摊阖家最爱的烧腊。
正吃得杯盘狼藉匙筷乱舞不亦乐乎,突有一老者,端着碟叉烧饭,上前嚅嗫要求搭台。
环顾周遭,皆是空桌剩椅,与铁婆相觑,老者来意不明,举止有点怪异。
稍为沉吟踌躇,谁知对方已然不客气坐了下来。
大人心下忐忑,小孩虽觉唐突,却也不疑有它,没一下子就与老者有说有笑,客气攀谈起来。
老者心情大好,挥手呼叫添加菜肴,除给小子老大夹肉送菜,兼详问姓名岁庚,学府住处,不明就里还以为是有意攀亲,过后还抢着付钱,怎么也挡不住。
老者对大人无甚理会,一点也不感兴趣,端过来的那盘叉烧饭也只是稍动几口即罢。
水酣饭饱,理该曲终人散,老者却似乎意犹未尽,眼神就管直盯着老大看,在小子的身上转,眼里跳跃着一丝不难察觉的闪光,一些不舍。
到此铁婆与我心下已经了然,可是最后还是得狠心丢下老者说再见,即使是在今天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

六月的第三个星期天,对很多人来说,日子照旧。
扫地的照常扫地,收盘子的依旧收盘,不敢有丝毫怠惰。
纵使两鬓霜白佝偻残喘,夕阳斜照形影单只。
无论如何,这日子,还是得过。

可惜当时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看着考卷,明明读过,就是一题都不会。
面对着一纸的空白,没办法,也只好交上,硬着头皮。
前座的阿刚转身过来说等下一起走回去。
高佬说顺道去哥文园吃五毛钱的lor mee。
隔壁班的小木偶捧着一粒足球出现在门口,问谁要踢。
后排尾角的大肥嫂怒瞪过来,傍在她身边波派水手的老婆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
前排的梦中情人从未有过的浅笑回眸,若有深意。
突然想起一事,今天过后,这些人,以后怎么联系?
上前冲向黑板,想写下自己的号码,可是不管怎么写都不对。
把9写成6,3变8,就是控制不了手上的粉笔。
急切间,钟声就响了,班上同学马上收拾书包走人,谁也不理谁。
一走出课室,个个都变成大人,变得虎背熊腰,脑满肠肥,风霜满面。
就这样惊醒,一身冷汗淋漓。

青葱岁月,一开始就铸定了此情可待成追忆。
没想到30年后依然午夜梦回,在梦里重现放映。
原来我是如此在意,那年J班,我的1981。

奖台上,你看到了什么?

Uncategorized 16 Comments

有人管叫她们是国兵弃儿。
有人不齿她们是国家耻辱。
有人痛骂她们是国家叛徒。
有人说我们怕输。
有人说我们胜之不武。
有人说我们的脸皮是别人的屁股。
但我看到的是,当红白星月扬起时,她们一字一句,开口唱国歌。

可以想象,今天的荣耀,是多少日夜苦练的积累,多少的含辛茹苦,多少血汗的付出。
宽容一点,千万别在“拿到冠军当然高兴”的后头,加上“如果她们是本地人就好了”的那么一句。
说多了,会让人心灰意冷,痛心彻骨。
血浓于水,四海一家,一样是黑头发黄皮肤。
其实她们一如当年南来垦荒的先辈,一样离乡背井,飘洋过海,只为了寻找足以安身立命、一展所长的国度。

当她们望着国旗,一点也不扭捏含糊地开口唱国歌的那一刻,我真的一点也不怀疑,她们跟所有国人同胞一样,诚心热爱这片国土。

风中的承诺

Uncategorized 6 Comments

以前有个同事,看到我在喝茶,总会提起家里有很多上好的茶叶,摆着没泡,盛意拳拳地说改天带来送给我品尝,每次遇到都这么说。
起初还会问他是什么茶叶?可是日子一久,这才明白原来这只是他的一句口头禅,就如问你吃饱了没并不是想跟你一起或者要请你吃饭一样的意思。
过后每当他又这么说的时候,会回他说咱家满地都是钻石,小孩拿来当goli玩,不小心就会被它戳伤脚板,讨厌得要死,改天送你几粒玩玩。
气得他从此看到我就绕道而行,或望向一边。

最近在播的我在你左右,汉伟生前说过要带老婆女儿去日本看雪景,要带老爸上黄山,可是一场车祸,让一切都成泡影,死后才来后悔。
现实生活中,类似这样的事情每天上演。

改天喝茶有空吃饭找个时间聊聊。
很多时候,心底异常清楚,茶凉饭冷人走,这一天可能永远都找不到,不会出现。
真的,如果没这个意思,点头微笑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