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

Uncategorized 7 Comments

应该是亦舒的名句:一个人的时间用在哪里,别人是看得见的;可是,有些人的用心,却不一定被发现。

那天到书局,想找几本华文参考书,这才发现林林总总,真的什么都有,不知如何下手。
后听到一名同道拿着一本模拟考卷题解,向店员询问是属于何种级别?
店员支吾半天,看来也不明所以,胡诌解释一番。
同道随手翻看,过后放弃选购摆回,转向其他。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拿起研究,只见该本参考书其实在首二三页已清楚注明是针对普通源流的学生。
再查看同个编者出版的系列,发现外观一样只以颜色区分等级,普通快捷还是高级,全都要翻开首页才可以确定,版面书背脊骨都没注明。
问题是选购的人多往中间翻阅,从第一页看起的人少之又少,这是人的通病。

编者为什么要这么做?
竟然忽视购者习惯需求,不做市场考量,不把分类源流印在外头?
转念一想,好容易才明了编者的良苦用心。
马上买下,冲着这点用心。
壮哉,编者韦渊吴彬。

想当年小三四分流,还有现今尚存的普通源流,多少心灵因为打上的标签而就此自暴自弃、自我放逐?
如果当中的决策者有人稍加替想,是否能减低伤害?
不敢质疑有关当局的用心,只能说敏感度不够,忽视了这个环节,无人体恤那个随着年龄日益壮大却可怜的自尊。

又如近日闹得沸沸扬扬的华文B。
浩瀚字海,竟找不到一字足以取代那个B?
如果英文差,是否可以选修English 乙?
姑且不论需不需要这个华文B,一字已然代表了当局的程度用心。
华文易华文宜华文艺随便一个,怎么看都比那两粒强。

注:谨此声明,与编者素不相识,无吹捧之嫌。

逃兵(2)

Uncategorized 9 Comments

比赛当天,全场闹哄哄,父母师长教练比参赛选手还多,各人七情上面,都在为自己人加油。
小子蹲坐在选手席上等候上场,终于叫到名字,惶恐不安地看过来一眼。
老大给他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出来的对手身手矫健,还好身材瘦削,几番想要扳倒小子都有心无力。
小子头低低的似只蛮牛只求不倒,紧紧抓住对方衣襟手臂,有如人家跳交际舞般,又像移动冰箱,没想过进攻,一次也无。
场边对方的父母,朝着孩子怒吼:把他绊倒,用力!用力啊笨蛋!
对方被父母一吼,竟发狠起来,开始拼起小命,一不小心,前冲时失去重心,扑倒在地。
小子的教练在场边喊:扑过去,压住他!
小子一愣,听令扑了上去,对方涨红了脸,奋力想翻身,却被小子压在身上,根本动弹不得。
只听裁判看着秒表,然后哨子一吹,举起小子右手,示意小子获胜。
看着垂头丧气的对手,小子上前轻拍他的肩,却被对手扫开,小子一脸茫然反应。

比赛持续进行,小子再度出场。
看到小子的对手,一个短小精悍的光头,和老大对看一眼,知道这次小子肯定讨不了好,因为先前看过光头的身手,最拿手“过身翻”。
小子一上场,依样画葫芦,使出千斤坠,不让光头得逞。
光头不是省油的灯,几番抡不倒小子,马上改玄易辙,不再陪小子跳舞,转身往小子身前一靠,后腿一勾,弯腰一扯,马上就将小子拽过肩头,头上脚下,栽个结结实实。
一旁观战的老大看得霍然站起。
小子惊惶地从软垫上爬起,头也不抬,灰溜溜地钻进选手席,再也没看过来一眼。
老大看了,不自量力的嘀咕,我能替他就好了!

颁奖的时候,小子竟然被叫到名字,得了银牌,后来才知道,他那组只有四人参赛。

回家途中,老大不断责问小子,为什么不进攻?
小子答说没想过要把人打倒,只是不喜欢被人摔过肩。
老大气忿地告诉小子,你根本不适合这项运动,真的!you must quit!
小子看我沉着脸,又默不作声,轻轻地说,以后,你们不要来看我比赛好了!

回到家,小子随意地把银牌丢进抽屉,如弃敝屣。
不象以前他拿到羽球的奖杯,总是擦了又擦,摆在橱柜最显眼的位置。

我们的教育制度,教的从来不是孩子想学的,给的永远不是孩子想要的,还美其名说是为他们好。

很想把这一切拍下来,给他学校的校长看。
小子虽然不喜欢柔道,可他还是坚持不做逃兵。
问题是,学校呢?

注:文辅一月“气得一时想不到题目”。

口交的快感

Uncategorized 5 Comments

抛开之前许下相濡以沫的信誓旦旦,忘了之前还在奴颜婢膝的百般讨好,无视之前说好的互惠互利各取所需。
树倒众人推,猢狲犹不散,竞相发话爆料,皆盼能在最后关头捞取些许好处,各自从不同角度往躺下的尸身飞擒大咬。
报章部落各种媒体,更是大打旗帜,挂上名号,借题发挥,炒了又炒,即刻生意兴隆,点击者众。
到最后连跳梁小丑都义无反顾借拔刀相助为名力争头条。
其实大家都知道,扼腕叹惜人,凛然卫道者,极可能亦是一丘之貉,很多也只是时候未到。
那些后来者,请别再大义凛然,说什么提醒怕后人上当。
事情过去多年,既然有凭有据,为何当时不说?
这时候才拿出来,说穿了,还不是因为已经失去利用价值。

顺风时吹捧阿谀甚至可以两肋插刀,落难后即刻划清界线随手送你两刀。
朋友如是,媒体如是,观众如是。
真的,说得没错,幸亏还有家人。
看看独眼龙阿豪和最近在泳池非礼男生的游泳教练,尽管名声败坏十恶不赦,家人始终不离不弃。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所以,猪还是不要太肥。
无可避免,此事火速成为各个阶层的茶余饭资,很多家庭夫妻的反面教材。
铁婆当然就此事发出严厉通牒,警告最好不要行差踏错。
铁齿马上猛拍胸口保证不会。
是的,我能保证不会有记者会,也不会要求铁婆出席。

个人认为,没参与这个话题讨论的部落媒体,基本上都应该赢得敬重。
惨,这次咬的人多,口大了一点,不好意思。

逃兵(1)

Uncategorized 4 Comments

羽球队解散之后,课外活动的球类项目只剩下篮球足球棒球和铅球,要求和选项都在小子的能力和兴趣之外。
别无选择,小子只好加入柔道,开始了他的“白袍生涯”,亦算是聊以自慰,反正他的志愿是当医生。

上完第一堂课,小子就带着浮肿的脸颊回来,闪闪避避就想躲进房间。
急忙叫住他,要他脱去上衣验伤,小子扭扭捏捏,死拖活拉,就是不肯就范,直到他老北答应不到学校找碴才肯配合。
虽说心理早有准备,看了还是大吃一惊,从胸背延伸到手臂,只有伤痕累累四字方能形容。
问他何以如此?小子嚅嗫回答,说是与高班的对手过招,与人无尤。
心痛无比,气愤难当,新手怎能跟高手比?
马善被骑人善被欺,几乎去到哪里都一样,避无可避。
当然知道天欲降大任,但前提也要留得青山在。
既然答应了,也只好强忍,不想过份袒护,只求小子吉人天相,贛贛呷天公。

如是过了几周,只要有练习,小子身上就免不了有伤,给他上油的时候,劝他放弃,去参加歌咏队算了。
小子却是咬咬牙,说不想做逃兵,况且比赛就快到了。
听了大吃一惊,才练多久,就可以参加比赛?
老大大喜,猛拍弟弟的肩膀,说一定很有天份,不然怎会被派上场?
细问之下,小子这才赧颜透露,比赛以年龄及重量分级,学校初中组五十公斤以上的只有他一个,没别人了。
全家笑翻,瘫倒在地。

你家的孩子,答得出吗?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过年收发红包,有时可以是件很恼人的事。
给多收少还无所谓,因为出手孤寒,亏不了多少;可是如果给少收多,内心就会很过意不去。
熟人还好,至少还可以通过其他途径补偿;最怕是平时很少打交道、或者此生都可能不会再见的那些,真的是无计可施,平白受惠。
遇过一些大人,孩子一收到红包,就赶忙接过躲进厕间,出来还假装冲水,其实做了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有想过这个方法,只是人一多,频用这招也不行,会被误为肾亏。
其实,过年过节,红包只是礼俗,最好定个market rate,就好像以前进CBD一样,全天各地一律三块钱,何必搞成现在的ERP这样,不同时段不同进口不同收费?
唉,说到哪里去了?

近年,为了增加这项“鸡肋礼俗”的趣味性和拉近距离,在给之前,总会要求对方必须答对一道问题,戏谑不然红包收回。
十二岁以下,问题如下:
你妈咪的华文名字叫什么?
你爹地的生日在什么时候?
很简单是不是?
可是,如果真的实行,发出的红包十之八九可以收回。
如把妈咪和爹地换成公公嫲嫲,包你全身而退,不费分文。

不骗你,不信明年试试,不过小心对方父母恼羞成怒,铁齿就被好友的老婆斥为无聊。
不是有心让人难堪,因为答不出第一道题的就包括了小子和老大,真的感触良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