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一面飘扬的国旗

Uncategorized 5 Comments

今早,清晨时分,应邀去了小子的学校一趟,原因是什么,有跟进铁格的人应该很清楚。
为了保护当事人的利益和名誉,结果如何,这里就不提了。
这里指的当事人,可以是一个,也可以是几方面的人,也可以是一群人,也略过不提。
但是,过程倒是可以说一说的。

坐在办公室外的长椅上等候召见,通道上,看着大批学生都赶着往一个方向走。
百无聊赖,拿起书看,不久,原本人声吵杂的周遭,突然静了下来。
正纳闷间,远处看不到的地方,传来一阵熟悉又陌生的国歌,原来正值升旗礼。

当下鼻子竟然有点发酸,马上站了起来。
多久没唱国歌了?心下一阵茫然,
原来多少年没唱国歌,就等于离开学校多少年。

放眼望去,长长的走廊,几名走到半途的学生,都自觉地停下脚步,身体朝向国歌传来的方向,不敢再动。

左边不远处,一名清洁工,也保持着立正的姿势,握着扫把的手,如握着枪。

后面来了几名迟到的学生,带着凌乱匆忙的脚步,待看到我和校工的姿态,也放弃了最后的冲刺,呆立一角。
原来有些事不用说,只要带头做,真的是会传染的。

接着,楼梯上来了两名老师,看也没看周遭一眼,匆忙拿出磁卡,在办公室门口上的感应器按了一下,发出哔的一声。
原先还以为他们是要进入办公室,原来是在打卡。

然后,办公室走出一名中年人士,不知是老师还是主任,不过肯定不是校长也不是校工,匆匆地走向餐厅。

国歌还在继续。
遗憾的是,所在的位置,看不到一面飘扬的国旗。

有些话,不顺耳。

Uncategorized 7 Comments

1月12日,在晚报看到有关小子羽球事件的追踪报道,自己竟然沦为在博客上“泄愤”、“投诉”的家长,不禁掩报长叹。
还好是用“泄愤”,而非“泄粪”,总算值得庆幸。
相信记者的工作量应该很大,所以,遣词用字常缺乏考量,与文字功力无关。

纵观全文,怒气当然有,不过,心痛的感觉难道不是更强烈?
如果真要泄愤,早就抄家伙找校方理论,在邮筒涂鸦,甚至火烧礼堂,而非只是不痛不痒,为文三数十行。

心痛的其实不是羽球队的解散,而是借博客版位,反映/揭露/谴责/批评 当局急功近利、似是而非的价值观,那种虚与委蛇的治学态度,还有我们的无能为力。

在本地,几乎无论什么团体,只要是有关当局,真的是想圆就圆、要方就方。
群众当然可以有声音,当局一定有解释也可以不解释。
至于能不能让人接受,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据知,从今年3月起,要成为新公民,必须先了解我国历史、文化和社会规范,以及对本地生活环境的认识。
个人认为,其实这些都是其次,身为新公民,首先要学会的,应该是逆来顺受。
噢,对不起,应该说是以大局为重,比较顺耳。

气得一时想不到题目

Uncategorized 25 Comments

开学的第二天,就接到小子从学校打来的电话,语气沉重地说:爸,大事不好了!
心里马上一沉,以为发生什么大事,因为小子向来报喜不报忧,除非真的出了大事,无法解决。
细问之下,原来学校决定解散羽球队,所给的理由是,以目前校队的水平,根本无法与他校争长短,就算参加比赛,也肯定得不到奖牌,所以,没必要浪费时间,鼓励小子及其他队员,转换课外活动。
听了真的有那个冲动想飞车下去找学校理论,给说这番话的人饱以老拳。
可以想象这番话对这班孩子的冲击,这些办教育的人,到底还有没有脑?还有没有良知?
这是什么话?没有奖牌就要拉倒,没有机会胜出就得放弃?
难道不是应该痛定思痛排除万难力争上游?
就算输了得不到奖牌但至少努力过奋斗过争取过!
我们不是都在强调做每一件事情重要的是享受那个过程而不是最终的结果吗?

心痛不只是因为看到小子变得垂头丧气,而是这些所谓的人类工程师,到底在灌输什么样的一种人生观给我们的下一代。
难道这就是我们的教育宗旨、立国之道?

如果真的做不来,那就下台吧,也不需要鞠躬,换我来做做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