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滚

Uncategorized 8 Comments

说过了不再为这种事情生气,可是遇上了还是无能为力。
阿刚当年送过铁齿一粒鹅卵,上头刻着江山易改四字,原来早就预言今生,其实应改为无可救药方为贴切。

周末与朋友在乌贼一间附属于书屋的咖啡屋品咖时,邻桌来了一名妇人,带着一名孩童。
由于靠得很近,所以妇人与招待人员的过招历程都听得一清二楚。
原来书屋当时搞促销,推出1+1的套餐优惠书屋会员,该名穿着普通的妇人,以为只要出示会员卡,就可享有,没想招待员却因她没打印出该份1+1的促销广告而加以拒绝。
妇人与孩子听了俱都傻愣,后来男人到来,粗人模样,听完妇人陈述,即刻叫来经理据理力争,却也无济于事,男人气忿欲走,却被妇人拉住,说孩子想吃,三人过后只点了一份套餐。
听着男人轻声怪责妻子为何那么大意没有打印,看着一家三口共享着那份简单得可以的套餐,男人与妇人明显尽让给孩子吃的那种爱怜,原本愉快的心情,已被这样的画面消耗贻尽。
当然,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用钱,可是,肯带孩子上书店的人,精神面不会太差,不可能接受施舍,你可以侮辱自己不能侮辱别人。

终于忍无可忍,叫来经理,说要点1+1的套餐,结果,答案还是一样。
问他为什么那张广告页纸那么重要?搞促销难道不就是为了答谢会员?为何还要为难我们多此一举?外头不是张挂着要爱护地球少用纸张的吗?
邻桌的那家看过来,静待事情发展。
经理看了我一眼,心里应该有数,可是还是礼貌表示,这是公司的Policy,是他的职责,还出示该页广告,说上面都写的很清楚,需要打印。
听了不禁火滚,又是一个死抱条规的人,已经无法控制文明的语气。
那明天给你行不行?
当然不行。
那你手上那份借来影印可不可以?
不可以。
经理显然见过风浪,见招拆招,可是面对我的无理取闹,表情已然开始僵硬。

不知道隔壁那家看到这场闹剧心情会不会好过一点?
经理没有针对外来人,一视同仁,关于融入问题,我算是出过力,也努力过了。
硬是跟经理要了名片,这次他以轻蔑的态度递了给我,应该以为我是要投诉。
怎么投诉?誓死捍卫公司利益,跟着Terms and conditions走,何错之有?
原本的想法是用他的名字作为这篇的标题。

最后也只能L L的离开,告诉自己,除非这个人不在了,否则,再也不会踏进这个地方一步,真的是不共戴天。
应该是书香咖啡香满溢、充满人文的地方,却因为这样的一个人,让人差点作呕。

暮鼓晨钟

Uncategorized 12 Comments

一直相信自己与佛有缘。

十多岁离开学校以后,就开始在所谓的江湖打滚。
当时的我,终日与一班死党鬼混,有工就做,没钱就赌,有家不归,随地而卧,看到不顺眼的人就打;生活没有目标,噩噩浑浑地过了几年这样的日子。
二十岁那年,因缘际会来到槟城的极乐寺。
一踏入寺门,就有异样感觉,看着一尊尊的佛像空门,不觉越走越深,越深越静,越静越奇。
然后,眼前就出现了两根不算大的擎柱,柱上左右两边,端端正正地刻着一副对联。
当下整个人愣了,感觉这幅对联就是专为我而刻,有人把机关算尽,就为了要我看好。
费尽心思的安排所有因缘,就等着这一天,点化一颗乖戾不驯的顽石,唤醒一息尚存微温的良知。
伴着宝相庄严,对看两柱擎天,从中午坐到黄昏,寺外蝉声不断,树窗云影,最后,真的给我等到了暮鼓三通。

对有些人来说,这副对联也许很俗,可是身处其时其景,还有当时的心情,乍见之下,说是五雷轰顶,也不为过。
很多年过去了,带着两个小瓜和铁婆旧地重游,只见寺庙经过大事翻修,变得更加壮丽堂皇。
可惜,花了一整天,却再也找不回当年的那副对联,也等不到,改变我这一生的暮鼓晨钟。

假如我是假的

Uncategorized 9 Comments

当今科技,已经去到了什么都可以造,如人造雪,人造云,人造雨,人造草,人造人,人造食品,人造宝石。。。
只要你想得到,没有做不到的,当然,前提是要有钱。
当今奸商,也已经去到了什么都可以山寨,什么假发假钞假水假油假蛋。。。
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做不到的,当然都是为了钱。
最可恶的是连假发也有假,已经假了还要再假,这是什么世道?

也不是所有假的东西都不好,什么都有例外。
残缺了幸好还有义肢,心脏阻塞可以人造血管。
没有水就造个人工湖,想风雅无妨筑个假山。
不漂亮没关系,可以进行整形加工,益人益己。

最恨的是假道学,假面具,假仁假义假惺惺,假公济私。
可是,谁敢说他没有?

适时放松自己,累了就假寐一下,失业权充假释。
可以假死,不用假装坚强,无需制造假象。
别把上司同事同行当假想敌,不要再假如了,世事无法重来,假设从来不会出现。

最怕的还是假厉害。
根据观察,多数时候,只要老公有点成就,身旁的那个老婆,都难免有类似特点。
这些有成就的人,智慧当然比常人高,通常选择视若无睹,听若罔闻,当做不知,只是苦了周围的人。

如果身旁的老婆并非如此,其实也没什么好高兴的。
因为这只说明了自己无甚功名的事实。
想想,如果可以让铁婆久久假厉害一下,也未尝不好。

交情

Uncategorized 7 Comments

拥车的烦恼,除了找停车位过ERP,还有就是载送的问题。
顺路当然没问题,可是顺路的定义,每个人都不同,有些人以为同个方向就算是了。
相距不远还好,如果是一个东来一个西,送到来,加上人工,花费其实所差无几,只是没去算而已。
往往开车的人还在路上奔波,被送的人早已经洗完澡进入梦乡。

问题是有时候真的是赶时间。
无论拒绝得多婉转,听起来都像是借口。
这些人可能心想,岛国能有多大?有车那么方便,送不送,就看交情。
不送,可见我在你心目中的地位,交情到哪里。
于是,有人就地割席绝交,有人从此冷漠以对。
有人就是喜欢在牌桌上看品性,有人则以这种事情测交情。
说得没错,不过,如是过命的交情,没时间反而可以坦然叫他去搭巴乘德士,对方也必甘自如贻。

送人一程,考虑的其实不止是交情和时间。
曾经载过一人,真的是话不投机一路沉默,过后试着无话找话连他有几个兄弟姐妹老婆都问了三遍,加上身有异味,四面开窗都驱散不了。对方竟然还问不开冷气是不是为了节省能源?
真的是如坐针毡,很想半途撞车让救护车送他回。

最近懒得接送铁婆,车子都让她驾,于是向友人求搭顺风车的次数颇多。
那天打完球,问一名球友是不是回家?因为知道他就住在我家附近。
他说是,可是知道我没驾车后,只见他马上改口说其实他还要去别的地方。

噢,还以为算是不错的交情,原来都是自己的误以为。
老实说,人家载你是人情,拒载也不欠道理,可是心里依然不是滋味,开始有了深切体会。
过后转念一想,以载送测冷暖,其实,也未尝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