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丁发财

Uncategorized 1 Comment

那些老是批评本地电视剧毫无看头没有经典对白的人,如果有空,请给个机会,看看今晚这集的添丁发财。
你可以说是借口,不过老实说,有限的资金制作,局促的创作时限,至少要做20集的连续剧,不可能集集都精彩,场场有看头。
前半部那些年青人的戏有点闷,后半部向云与靓瑄母女对戏,看能不能感动到你。

有些话,老早就想写了,可是碍于身份位置,总是难以下笔,只好按下不表。
许是我多虑,这篇可能引发众怨,希望不会。

1500万美元可以做什么?

Uncategorized 5 Comments

报载,星霖将与中国横店影视基地和澳洲联制成本1500万美元的大制作,片名“寻龙夺宝”。
不知道为什么,看了这样的报道/片名,马上就有了写下这篇稿的冲动,有点不顾后果。

喜欢看一个名为“海盗王”的日本综艺节目。
制作人在节目中苦心造诣“创造”了一座座看起来根本不是人力所能超越的重重障碍,让观众跟随着一群热血沸腾、来自社会不同阶层的“疯子”,前仆后继地挑战人类体力的极限。
以“疯子”来形容该节目的参赛者,实无贬义,因为除去这个字眼,根本无从表达他们那种渴望成功、征服难关的热忱。
个中的佼佼者,长野诚,学历不高、岁数逼近四十大关、身为一艘饱经风霜毫不起眼的渔船船长,一个双鬓微霜、即使攀上顶峰却依然保持着谦卑笑容、穿着朴实无华,宫崎县来的渔夫。
原来国中毕业后,长野经年累月地以船为家,以海为伍,每天打渔攀杆,无意间及刻意的苦练,成就了一副过关斩将的好身手。
看过节目才明白,原来崇拜一个人,根本无需看他的学历外貌还是身家。
知道国内外很多综艺节目都会造假,不过,看着这些人通关后或跌落水的眼神,让人选择了相信。

也许你会暗嘲一些参赛者的不自量力,可是,追看下去,才发现这些人尽管遭遇无数挫败,面对人们的喧笑,却还是屡败屡战,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让人见识了什么叫坚持。
只差数秒就可完成任务,成功咫尺天涯,在节目中不断上演。挑战者落败后落寞寂寥但豪情不减的神情,让人对功亏一篑、功败垂成有了另一种诠释。

一个竞赛节目,竟然能做到让观众与赛者皆为落败者叹息扼腕,为渡过难关者真心欢呼,让人们浑忘了国籍,只想看到困难被人类打败,难关被勇者征服,将人的精神提升到另一种境界。
当然明白,要做出一个好节目,资金不可或缺,可是如何分配却需要更高的智慧。

个人觉得,无论是电视电影或任何形式的表演,一个好的节目,应该做到让观众看了对生命有所启发,有所领悟;可以鼓舞人心,引导人们向善。
这些都没有的话,至少也应该带来一些欢乐,一些感官上的享受,松懈紧绷了一天的神经。

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还是别玩算了,把钱还给我。

想不通

Uncategorized 9 Comments

友人找来诉苦,告最近公司发生了一件让人想不通的事。

由于财务主管辞职,公司只好重新招聘,由友人负责。
经过一轮淘选,好不容易才在众多的应征者当中,找到了无论条件经验各方面都合适的人选。对方也满意公司给予的待遇,答应上班。

原本以为这下双方算是互看对了眼,没想到不过十天,这新人就开始没来公司报到。
先前还以为是病了,没能上班。可是,过了两天,还是音讯全无,所给的电话号码都联络不上,这下大家才急了,担心她出了什么事。
然后,令人意外的电话来了。
她的妹妹打电话告之,说她因为私人原因,必须出国一趟,两个星期就会回来,到时,会向公司交待一切,至于要走要留,悉听公司尊便。
友人听了大急,忙问是什么私人原因?难道事情紧急得连亲自打个电话交待的时间也没有?
对方的答案竟然是无可奉告,不亢不卑地转达姐姐的意愿,表示愿意接受公司的一切决定。

这个消息让众人如坠云里雾中,对管理层更似平地一声雷。
问遍公司上下,都说之前豪无丝毫迹象,也与人无尤。
究竟要遭遇什么样的事情,才会说走就走,不告而别?这在职场上根本是兵家大忌,无可原谅,尤其是身居要职。
这件事让友人几乎抓破脑袋,几个晚上辗转难眠。

两个星期过后,对方如约归位,获悉公司已经另聘新人,也只是眉头微皱,欣然接受。
根据条款,签约后如欲解约,须赔偿两周薪金,除非有正当理由,如健康或家庭出现状况。
友人心软,问对方有何难言之隐?答应保密,还可代向公司情商,免去罚金。
对方却是倔强地紧抿着嘴,不说就是不说,爽快地签交支票,还了罚金,潇洒地掉头就走。
友人心痛目送,百思不得其解。

与友人抽丝剥茧,逐点分析,企图找出任何蛛丝马迹。
两人过后叹道,真要在鸡蛋里面挑骨头,就只有一项,她曾经离过婚,育有一女,不过,这绝对不能算是污点。
不能说的理由,能想到的有两点:
一是牵涉感情。面对感情,女人一般比男人勇敢,才会不顾一切,说走就走。
二是与身体健康有关,而且是难于启齿的那种,如精神病患。
反复推敲,还是找不到答案,最后的结论是,除非她愿意说,否则,真相永远无法大白,这个问号也只能永远存留心底。

看不开

Uncategorized 5 Comments

经常光顾的一处小贩中心,有左右两摊咖啡水,左摊的咖啡较香醇,经常大排长龙。
一次,排到半途,见人龙不动,失去耐性,见右摊无人,就转向光顾。
没想到对方却摆出一副臭脸,虽然依然照卖,却明显不情不愿。
当时感觉不快,但转念一想,如果把自己放在他的位置,会不会也是如此反应?

其实,说到底,原因只有一个,看不开。
生活中,看不开的事情/时候多得是,谁不曾有过?

最常挂在嘴边的如:
他的比我多。
她的比较大。
这么美,一定是假的。
为什么他有我没有?
他凭什么?他有什么好?
为什么是他不是我?

最受不了的是,不排队不打信号灯半途吃进车道的车主,还一副理所当然、毫无愧色的样子。
每天都遇到,每次都气得义愤填膺,恨得咬牙切齿。
缘何?还不都是因为看不开。

看不开,最终吃亏的,还是自己。

每逢佳节倍思亲

Uncategorized 7 Comments

小时候,家在河水山,住在那种一房式的组屋。
记忆中,童年的生活虽苦,三餐不继,却从来无需担心功课,一年到头,只须应付两次考试。
除去偶尔做些劳作以帮补家计,那个时候的小孩,责任好像也只是玩乐。
长辈信鬼神,七月鬼节,有太多避忌,这也不许,那也不行,所以,盂兰一过,憋了整个月的小孩,就如猛虎出闸,开始四处游荡寻乐。
那个年代,中秋算是盛事,小孩都欢天喜地,因为可以明目张胆地玩火,可以提着灯笼,朝传说中的鬼屋去,往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走。
那个时候的灯笼,都是玻璃纸糊,以铁丝绕成各种造型,上下通风,间中插着一根小蜡烛。

可是,不是所有的家庭都有能力或者愿意给小孩买灯笼。
就像我,只能点着一根蜡烛,跟着大伙的屁股走,当救援大队。
所谓救援,就是哪个灯笼里边的蜡烛一旦被风吹熄,没有灯笼的小孩,就会争先恐后上前“救火”。
原因无它,因为救火过程,就可趁机提过对方的灯笼,过过干瘾。
当时,像我一样的孩子很多,所以心里还可以平衡。

众小孩里边,二楼的四眼田鸡最拉风,因为他的灯笼咸蛋超人,是那个时代男孩的最爱,更是我所梦寐以求。
为了一偿夙愿,一路死跟,亦步亦随,等待时机。
好不容易,田鸡的火终于被风吹熄,正待上前,没想到却被隔壁的黑炮捷足先登,原来,和我同样想法的人不少。
推挤中,那个咸蛋超人,不知道被谁手上的蜡烛点着,顿时化为一团火球,烧成灰烬。
眼看闯祸,黑炮马上拔腿就跑,我也跟着众人作鸟兽散,留下四眼田鸡在原地嚎啕大哭。
忐忑不安地回到家里,没想到不久四眼田鸡就带着他的父母摸上门了。

刚收工回来的父亲,从头到尾,只是屏着气,静静地听着对方气急败坏的投诉,看也不看缩在一旁的我。
父亲问过咸蛋超人的价钱,眉头紧皱,就从裤袋掏出了一堆银角和三几张湿漉漉的一元钞票。
我知道,那是父亲从早到晚,辛辛苦苦踩三轮车的一天所得。
当时我们兄弟姐妹一天最大的娱乐,就是等父亲收车回来,帮忙点算他的骄傲。
一家大小眼睁睁地看着父亲挑出了那几张湿漉漉的钞票,交给了对方,一番打躬作揖,好不容易才把田鸡的父母送走。
大家都以为,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肯定逃不过父亲的一顿毒打。
出乎意料地,那晚,父亲丝毫没有责难,完全只字不提,只是在临睡前,听到他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幽幽穿胸入肺,那种沉重感,久久不散。

更意外的,父亲隔天还给我带回了一个灯笼。
那是一个公鸡造型的灯笼,珍而重之收藏了好多年,过后,还是不知所踪。
此后,没有再买过灯笼。

农历八月十六,为父亲的95冥诞,谨以此文遥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