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快乐

Uncategorized 9 Comments

下午老大从外头打电话过来,报告会晚点到家。
问他在哪里?答说某购物中心。
听了气上心头,语气马上变坏,快枪一轮扫射,现在都几点了?下课不回家还在外头流荡干什么?不是快要考试了吗?这次又打算当掉几科?
老大嚅嗫说道,今天是弟弟生日,想买份礼物给他,可是不知道要买些什么。
听了沉默半晌,不知该说什么。
老大发现我不出声,以为师出有名,马上又来劲地说,看上一件衣服,弟弟一定会很喜欢,不过要70多块。
什么衣服这么贵?是火烧不着还是刀捅不破?忍不住还是要泼他冷水。
是。。。chelsea的球衣。。。
不要,太贵了,家里衣服很多,随便买样东西就好,不要浪费时间,赶快回家。
老大唯唯喏喏收线,语气明显不以为然。

傍晚一回到家,老大就献宝似的拿来一个大纸袋,打开一看,里面装着一个崭新的书包。
五十多块而已,比买衣服好,是不是?
老大一副讨好,小心翼翼的样子,却又难掩眉宇之间那份自豪与兴奋的神情。
小子的书包年头开学刚买,哪里需要添购替换?可是一想到老大哪来的钱买,到嘴的这些话语,只能按下不表。

也许是家穷的关系,从小,铁齿家族无论是谁过生日,一向都没收过礼物,蛋糕偶尔还有,要看天气。
记忆中,那时候,生日从来不是一件大事,有碗染红的鸡蛋面线,已经算是走运。
记得一次老父过生日,八月十六,刚刚出来工作的大姐和二姐,合资在中侨百货给他买了一个DUNHILL的皮夹,原以为会讨得老父欢心,没想到老父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就把两人狠狠地训了一顿,说什么钱难赚买这些没用的东西干什么?还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姐妹两人莫名其妙被骂得狗血淋头,过后还被逼拿着礼物回中侨退钱。

说起来,已经是三十多年前的往事,却恍如昨日。
不知道为什么,当年老父收到礼物后那副气急败坏的神情,此刻突然浮现脑海,依然历历在目。

夜归,不必等

Uncategorized 5 Comments

每次稍微夜归,老母不是站在窗前,就是坐在大厅的沙发等候,吓人的是灯也不开。
昨晚竟然还开着大门。
看过一些影视情节,任性的主角无意中知悉老父老母深夜守候,往往就会良心发现,感动涕零,浪子回头。
就是没这种感觉,只是觉得心有点痛,甚至有点气。
这种感觉,很难说得清,跟不理解的人说,一下子就会被扣上不孝的罪名。

十分明白,天下父母心,不管孩子年岁多大,在他们的心目中,永远都是孩子。
只是,这种深夜守候,其实对谁都没好处。
当然知道,亲在不远游,也不宜迟归,不该让长者担心,应该早回,多陪伴他们。
我也知道,孩子没回来,一些父母会担心到睡不着;可是不能因为睡不着,就希望孩子能早回。

这么说好像有点不近人情,我也是有孩子的人,话可能说得太早。
不过,一直告诫自己,孩子大了,有自己的世界要闯,真的要学会放手、淡然、看开。
担心挂念难免,但只能深藏心中,因为担心而守候,真的不能改变什么。
就如在外远游,不会因为有人在机场等候,就提早回国,是一样的道理。
当然,还是有些人会。

一些想不通的事

Uncategorized 2 Comments

令箭拿来当鸡毛,民间气恨心难平,
五百壮士贴身随,官方却是缩首尾;
有人明明不口渴,偏偏就是要喝水。

股市熊牛尚莫辨,房价早已岌可危,
有人哭诉不景气,工作不保东西贵;
可是一到旅游展,人潮汹涌烧不退。

老汉无律丢烟蒂,执法人员上前冲;
强辩硬拗罚两千,刑罚让人想不通,
飞车撞人脱光光,大家罪名一样重。

有人一到星期五,双黄Z线没政府,
轿车罗厘挖土机,车场不够停马路,
从来不会出事情,好像神明有保佑。

怎么想都想不通,应了一句广东语,
你吹咩?

一场输定的战役

Uncategorized 4 Comments

某日,一不小心,被铁婆诓进某间大型百货公司,一踏入就知道万劫不复,急忙想方设法脱逃,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番血拼下来,被刷得形同槁木,肝胆俱裂。
好不容易哄住铁婆打道回府,没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次轮到老大眼睛发亮。
只见他兴奋地走进一间专卖店,从架子上抽出一件黑色毛衣,大声嚷道:终于找到了!就是这一件!

买来干嘛?你又不泡图书馆,学校课室又没冷气。
没好气地回答,天气这么热,几时派得上用场?应该是扮酷多于实际,再说家里又不是没有。
早上有时很冷。老大毫不气馁,继续争取。
原是不理,可是看着手上还帮敌营携着的那些战利品,已然历经一番寒彻骨,再加一刀又算什么?再看老大一脸的爱不释手,心一软,当下也就点头答应。

谁知铁婆接过一看,蹙眉说道,有什么好?乌漆抹黑,肯定褪色脱毛,要买就买好一点的!走,我带你去!
既然老母开了金口,老大只得怏怏放下,依依难舍。
过后铁婆带着老大,几乎把有几个足球场大、数层楼高的百货公司都踩遍。
可是,看了数十件的外套,不管什么样的布料款式颜色,多贵多好,老大看都不多看一眼,总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抿嘴摇头,怎么都不合心意。
到了最后,铁婆终于放弃,带着老大,乖乖回到最初那间,买回毫不起眼的那件黑色毛衣。
老大这才喜上眉梢,重新展颜。
铁婆看了,摇头长叹,真不明白,这件毛衣好在哪里?不听我的话,你一定会后悔!
我不会!

看着老大那副坚决、掷地有声的样子,不禁有点心酸。
可以想象,现在是毛衣,以后就是女友。
孩子大了,就有自己的主张,自己的选择,就算养他育他爱他,也不容置啄,改变不了他的决定。

铁婆的眼光没错,那件黑色毛衣,果然腿色掉毛,穿不过三回,就被塞进橱底,不见天日。
父母好像永远斗不过孩子,这是一场输定的战役,想深一层,是有点心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