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的定义

Uncategorized 6 Comments

最近本地运动界由于找不到最佳教练而闹得沸沸扬扬。
事情原本简单不过,却因有人不想讲、有人吓要告、有人懒得理、有人没眼看,变得越演越烈越有看头。
只不过得等人家有空,下回分解。
一个外来人材,挑战本地权威,绝对吸引眼球,买了爆米花,就等着看事件如何落幕。

其实何谓人材?何谓最佳?
是不是拿到百年未遇的奖牌就算名副其实?
即使牺牲他人的福利前途也无可厚非、心安理得?
没错,自古以来皆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只是谁来可怜无定河边骨?

如果有人为了排名,而把能力差的学生调走,或排除在外,结果得了全国第一,这间学校,能不能算最好?
又如为了竞赛,只专注于几名球员,而忽略或利用其他队友,最后摘下奖牌,这样的教练,能不能算最佳?
这些,其实只能说明你有能力。

奖牌固然重要,可是不能拿传承的价值观去换。
别让父母老师的教诲,成败无所谓志在参与享受努力的过程奖牌不是一切,通通变成谎言。

这个悬空高挂的荣衔,也许让最佳与成功,可以重新定义。

考试

Uncategorized 3 Comments

这两个礼拜,小子考试。
每考完一个试卷回来,铁婆都惯例地问他会不会。
小子都说会,有时口气还很大,还说很容易。
铁婆受不了,讲他每次都说会,为什么不见好成绩?
小子憨笑,答说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一旁的我会心笑。
如果说不会,日子马上就不好过。
换成是我,不会也说会,还非常会。

清洗厕所,你干不干?

Uncategorized 6 Comments

日本的邮政大臣是谁?
没有印象是吧?答案是野田圣子。
如果提起那位洗完厕所,然后为了证明对自己有信心,已经全力以赴,竟然就当着主管面前从马桶舀水来喝的那位仁姐,相信大家就有印象。

这事多年来在日本国民中广为流传,细节巨细无靡,想必是出自当事人之口。
听来有点匪夷所思,老实说,我是不信,除非亲眼目睹。不过,东瀛向来以干净卫生的厕所为傲,此事也全非不可能。

我想,野田自爆这段往事的目的,是在强调职业不分贵贱,鼓励民众对工作要认真,不管是在任何岗位上,都得体现出自身的价值,把工作做好。
不知怎的,总觉得这里头,应该还包含了她对民众的一种要求:英雄莫问出身。

金融风暴来袭,导致人浮于事,很多公司都在裁员,有些则头痛着应该裁谁?
听说外国开始有公司仿效类似的做法,要求员工去清洗厕所,以资证明。
其实,敢喝洗厕过后马桶内的水,充其量只说明这个员工能把厕所洗得很干净,并不代表什么。
不是喝了马桶的水,就可以当上内阁大臣的。

前些日子,有些国家传出猪肉有毒,当地官员为了辟谣,不也挺身而出,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啖猪肉?
这么做只说明了该官员够胆,足以与武松鲁达比肩,并不能证明他有控制病情的才能。

有些测试、做法,真的只能用一次,依样画葫芦,就成了经典笑话。

情何以堪

Uncategorized 4 Comments

总觉得身为一名新闻工作者,除了讲求真实与抢在第一时间报导,应该还要有一定的敏感度,更要有一颗能够设身处地、为人着想的同理心。
会有这番感触,只因在上个星期六,在海峡时报看到的一篇关于“学校零用钱基金”的报导,在脑海中盘旋多日,依然挥之不去。

文字报道该户家庭的落魄遭遇,父亲丢了工作,失去栖身之所,全家颠沛流离,寄人篱下;随文还刊登了那户低收入家庭的全家照。
照片版面不小,年幼的孩子与略显无奈的父母,各搂着寝具抱枕,面对镜头,眼神茫然失焦。

当然明白,一张照片,胜过千言万语,当能唤起普罗大众的同情,捐款肯定增加。
可是,有没有想过,两名年幼孩子的心理?回去学校如何面对朋友同学?怎么还能像以前那样若无其事、理直气壮?虽然什么都没做错。
相信我,孩子不像大人,他们的心理素质没那么强。
是的,我父母找不到工作,我急需零用钱,我没地方住,我需要帮助,我穷;可是,这一切,我真的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需要帮助的人那么多,为什么照片中的人是我?为什么是我出来抛头露面?

为慈善筹款,热心社会事业,为低收入的家庭学龄儿童筹集基金的出发点,任何时候都无可厚非。
问题是,在筹款的时候,能不能敏感一点、小心一点?
除非你经历过,否则,请别告诉我,贫穷不是罪过,没什么好丢脸的,完全可以照常生活。

我敢断言,见报以后,这两名孩子的心理肯定产生变化,生活会截然不同,已然无法再回到从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