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被雷劈

Uncategorized 12 Comments

报载一名男子见义勇为,下河打救落水的陌生女子,由于身上数处被岸边的尖石割伤,被到来的救伤车将他与女子一并送院急救。
医院过后向男子征收九十元的医疗费用,男子如数照付,不过却频叹不可思议。

好心被雷劈的经典之作当属2005台湾发生过的那件,一名同学基于热心,自愿抱送患有脆骨症的同学上楼,却因天雨路滑以致从楼梯滚落,“玻璃娃娃”多处骨折,送院急救不治。热心同学因此吃上官司,被控上法庭,过后还被法官判决过失致死,必须负起责任赔偿。
当时法官的判决不只轰动整个台湾社会,其影响更是无远弗届,还好大多数人皆不以为然,发出声援,都深觉不公。

几年前,驾车途经一条繁忙车道,见一辆车子在马路中央抛锚,由于处与弯道死角,后面高速行驶而来的车子几乎每辆都要做紧急刹车,绕车而过。
现场顿时险象环生,呆立车旁的老汉车主吓得六神无主脸无血色。
一时心软,将车停在不远处的路肩,走回现场与另一名摩多骑士帮老汉推车。
没想到车子经我们一推,竟然可以发动,车内的老汉不敢稍停,向我们挥一挥手,就扬长而去,我和骑士只能相望苦笑,相继离去。
回到车子,一名白衣骑士已在等候,听了我的解释,微微一笑,把罚单递了过来,礼貌地说,这里危险,不能停车,有话去跟法官说,快把车开走。

相信经过媒体的报导,这名男子的九十元应该会有着落,至于我的(好像是七十),时过境迁,又死无对证,应该很难。

忘了提男子过后对媒体表示,上岸后并不在意自己的受伤流血,他更在意的是岸边猛拍他为了救人而脱剩一条底裤的人群。
读了不禁令人扼腕。

这真的是个做好事也须要付出代价的年代。

神经预算案

铁齿乱报 7 Comments

昨天,一名神经兮兮的中年汉子,突然闯进国会,抢过麦克风,向在座的诸位议员呛声,要求只要在2009年出生的孩子,就可以享有以下福利/特权/优惠!

全天托儿服务。
小学时期,免费校车接送。
升学保送。

每年十次免费门诊,及派送优质奶粉和纸尿片。
为没有能力缴付保健储蓄的家庭,提供免费住院/手术。
必要性的牙齿矫正手术。

津贴组屋杂费,一个孩子十巴,两个二十,三个除免。
根据孩子人数,Upgrade去较大型组屋。

学生上学,免付巴士和地铁车资。
乘德士半价。
买车及拥车证皆有折扣,一个孩子十巴,两个二十,三个三十。
超过四个,免付拥车证,ERP随意进出。
五个以上,连车都送,兼颁发PBM勋章。
所有需要排队的地方都设有专柜,优先处理。
享有特别停车位,兼开辟专用车道。
最最重要,给我保住工作!

据知,神经汉最近刚被公司裁退,第四个孩子即将出世。
神经汉过后被刑警带走,于今早被控上法庭。
记者听到神经汉还在庭上高声嚷道:
“不想生孩子的,还要什么条件,你才肯干?快说!”

奇遇

Uncategorized 7 Comments

每次路经总统府前面那条路,总是会想起十几年前的一桩往事。
记得当时,老大才一岁多,忘了是要去哪里,车子来到总统府附近,停在交通灯前。
不经意的往左边看去,发现赫然是他,独自驾着一辆富豪,与我并排,等着交通转绿。
很是意外,一直以为,以他的身份地位,出入应该会有司机。
不知是否多心,他看起来似乎有些心事、仿佛有丝落寞。
感觉有人打量,他侧过脸来,四目交投,他稍稍展颜,微微点了点头。
不知怎地,他的表情,让人浮想联翩,想起了古龙笔下的人物李寻欢。
当年的他,还没上位,两鬓已然微霜。

这时,坐在前座、一路上已经很不安份的老大,突然站了起来,举起手上的玩具枪,隔着车窗,朝他开了几枪。
急忙把老大按下,正想举手向他表示歉意,却看到他竟然两眼翻白、把头一歪,做了一个中弹反应。
交通灯转绿,后面的车子不知死活猛按车笛。
他急忙收摄心神,赧然一笑,把车开走。

顶着光环、含着金钥出世,就注定摆脱不了定向培植、以及坊间的种种蜚短流长。
关于这些,以前还半信半疑,此事过后,皆嗤之以鼻。
一直深信,只要保有赤子之心,就应该还是有情有义,不会坏到哪里。

父荫可以说是他的资本,应该也是一种负担。
对他来说,要赢得人们的相信、尊重,需要通过更大、更高的考验,要比常人付出更多的努力。
这样的路,其实并不好走。
他也没让人失望,虽屡遭命运重创却一路坚毅挺过,视颠峰为险境至今依然战战兢兢。

每次车驾经过总统府,下意识地总会左盼右顾。
多希望能够再来一次,看他是否依然童心未泯、潇洒如故。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Uncategorized 12 Comments

自懂事开始,父辈们已然将他摆上神台。
老母不识字,近来连铁齿叫什名谁都忘了,更别提那些内外孙,可一旦在报章或屏幕看到他的身影,老母总会带着欣慰的语气说,安昵老咯够安昵勇,真强!
也只有他,可以让八十多岁的老母马上叫得出名字,其他的就算是什么大国总统、天王巨星,对老母来说,都是路人,通通欠奉。

那天,在报章上知悉他到医院探访为公受伤的议员,读到他在病人的耳边悄声地自我报上名来的有关报导,内心不禁一阵悸动、感慨万千。
真的无法想象,究竟要经过多少次的磨难试炼、多少年的耕耘付出,才能做到让一名身心俱损、意识模糊的病人,听到他的名字,竟然能为之一颤、增强了求生的意志!

我是某某某,短短的五个字,却足以让人为之动容。
不由得自我省思,这才是一个名字真正的价值。
名字只是一个代号,不管你叫阿猫还是阿狗,姓什名谁,可是在别人心底,它却承载了你的重量。
所以,要时刻检视警惕自己的所做所为,这才无愧于父母赋予我们的名字,不枉此生。

PS:我想过了,这辈子不求名字能掷地有声(当然也不可能),只求曾经共事相聚的同事友人,提起时不会有怨怼,然后在街头偶遇的时候,还叫得出铁齿的名字,则余愿已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