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儿子

Uncategorized 4 Comments

孩子小时候,偶尔都会顽皮争吵,互不相让,屡教不改。
一次,在气头上,认真地对两个小子说,家里钱不够用,决定要卖掉其中一个!
接着,还拿出一本所剩无几的银行存折给他们看,以资证明。
两个小子听了,即刻静了下来,面面相觑。
一阵,老大才嚅嗫问道,可以卖多少钱?
我说不知道,不过,养了这么多年,你们自己算,应该卖多少?十万八万应该有吧!
老大终于听出我语带双关,低头不语。
小子还傻傻担心地问:那。。。你想要卖谁?
老大毕竟年岁较长,知道此事绝不可能,看到弟弟还听不出我话中谴责的意味,竟然继续与我串谋:当然是你!
为什么?弟弟不服。
因为你比较cute,可以卖贵一点。
小子鲁钝,竟然把哥哥的话当真,脸色顿时一黯,默默坐到一角,抱头苦思良策。
看到小子如此认真,不禁瞪了老大一眼。
这时,小子红着眼眶,哑声问道:如果。。。我不再吃prata,每天吃粥,那钱。。。还够不够?
老大过去搂住弟弟,不忍再骗。

这样的事,我们可以当玩笑开,可是,对某些人来说,在某些地方,可能确有其事。
年关将届,世间诸事纷纷扰扰,穷困人家更是苦不堪言。如行有余力,应当多注意周遭可能需要帮助的人。
要主动关心,因为有些人家不会先开口。
有些人家,找不到管道。
不要说没有钱,因为关心,有时候不一定需要用到金钱。

这是来年,对自己的期许,新年希望看到的新气象。

半桶水的爱情

Uncategorized 3 Comments

带两个小瓜看爱情十八克,原先还担心他们会看不懂。
小小的一间剧院,虽然地方偏僻,却是济济一堂,笑声此起彼落。
结果,在戏院里面笑得最大声的是小子。
剧终,老大还转头对我说,比你写的戏好看!
他们现在认定了爱情的重量,只得18克,还学会了如何计算。

当然,笑得最大声,并不表示就懂得什么是爱情。

一个远房亲戚,正当壮年的丈夫,突然中风,原本弱不禁风的老婆,除了必须挑起全家的重担,还需照管丈夫经常往来医院的复健。
她的爱情,应该不只是一个躯体上下轮椅的重量。

岳父不管多累,每天上班回来,总是会提水帮岳母清洗客厅的地板。
但是,岳母老是嫌他草率了事,因为他只用半桶水。
看了电影,我才知道,原来,还有半桶水的爱情。

为什么只有当你怀疑伴侣的时候,才会关心他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大意)
这是电影其中的一句经典对白。

回来后,一直在想,我的爱情在哪里?

爱情18克 — 一封来不及寄出的情书

鹤野云闲 5 Comments

容我就在这里与你分手。
我一直算到百步,才敢回头。
还以为你会站在原地等我回眸。
总站的行人天桥,熙熙攘攘,你我原来伫立挥别的所在,早已失守。

长途巴士喷着浓烟开出,透过车窗,极目寻找熟悉身影,却只见到一片蒙蒙的灰尘滚滚,和早前路过却视而不见的几棵杨柳。
南下到半途,看着窗外远处山峦起伏,想起了青春如酒。
突然有种冲动想掉回头去找你,到底还是没有。

长途巴让乘客歇息在一间小店。
店内的味道摆设,相似我们那天对坐的那间。
可是这次没那么幸运的可以靠近海边,却下起了小雨绵绵。
我一个人喝着不像茶的茶,眼前浮现的,尽是你惊慌失措的眼。

雨开始下,还越下越大。
昏黄的灯光飘着土油味,雨水沿着屋檐,挂起了一副水帘。
邓丽君在隐隐的地方唱着情人再见。
于是,想起你要我做的事情,让你心安的话语。
此时此刻,如果再问一遍,我想,我应该不会再犹豫,那些不曾出口的诺言。

天生的推销员

鹤野云闲 7 Comments

上篇有一些网友留言,对铁齿及两名小子赞誉有加,读了心里忐忑,很过意不去,觉得有欺骗之嫌。
明明只是刚好及格,却加油添酱,让人看成满分。
铁齿加小子其实平凡无奇,柴米油盐,毫不起眼;贪嗔痴疑慢,更是一样不缺。

可是,和世上许多父母一样,在我眼中,总觉得自己的孩子是最好的,因此撰文也只拣好听的来说,让各位只看到他们的优点。
最糟的是,还把它们无限放大,犹如美人照镜,顾影自怜。
真的,不是客套,其实别家的孩子也一样,温良恭俭让,只是有些人选择不说,有些人是看不见。
只能说,跟其他父母不一样的是,我是一个天生的孩子推销员。

受之有愧,谢谢诸位网友美言。